看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暖婚:愛上前任總裁老公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事情真相
    本來還有交談的病房門口,突然沒有了聲音,所有人都回頭看著白婉的背影。

    而被所有人關注的她也因為男人的聲音而停了下來,她剛剛雖然沒有認真的去看,可是也非常的確定這里沒有一個人是她認識的,胖妹他們都不在,要不是這樣,她也不會毫不猶豫的轉頭離開。

    她慢慢的轉過頭,看到一個男人正朝著她走過來,這個男人長得很是兇神惡煞,身材高大,臉上還有著一道非常明顯的疤痕。

    這種人白婉第一次見到,尤其是看到他纏著自己一步一步逼近,讓她不由得緊張起來,畢竟這個男人的氣勢是真的強。

    不過她還是強裝淡定的對著面前的人開口了:“您好,我是白婉。”

    雖然不明白面前人的身份,白婉看著他的穿著和氣勢都能夠感覺到對方不是一般人。

    對面的男人聽到白婉的話微微愣了一下,隨后明白了白婉是因為太緊張了,他沒有再靠近,而是非常自覺的和她留了一定的距離,開口說著:“抱歉,突然開口叫住你,你應該是看邢先生的吧,他一直在等你。”

    這個男人的聲音也沒有了剛剛的冷厲,更加是溫柔的不像話,跟他的外面根本沒有辦法讓人聯想到一起。

    這些讓白婉都想要責怪自己以貌取人。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同樣非常客氣的跟面前的男人說話:“謝謝。”

    白婉沒有解釋自己為什么要轉身離開,對面的男人也沒有開口詢問,畢竟都是聰明人沒有必要說那么多的廢話。

    男人做了個請的姿勢,白婉點了點頭走過去,邁著優雅的步伐,目不斜視的朝著面前這群看起來非常不善的男人走去。

    她剛走幾步,面前的這些人都非常配合的走到了一旁,給白婉留出了一條路。

    這讓白婉點了點頭,明顯是對著這些人道謝的意思,等做完這一切,她也已經到了門口,不等她敲門,房門直接被門口的保鏢打開。

    “邢先生說白小姐來了直接讓您進去。”保鏢的這話明顯是在和白婉解釋,語氣里面的恭敬明顯是發自內心的。

    這讓白婉有些許不知所措,不過并沒有表現出來,強裝淡定的來到了辦公室里面,房門也隨著她的進入被關上了。

    房間里面沒有一點的聲音,更加沒有其他人,只有病床上的邢風豪,還有醫療器械的響聲。

    白婉停頓了一下,然后抬腳走了過去,她來到了邢風豪的面前,他還正緊緊的閉著雙眼,臉色蒼白,臉龐格外的消瘦。

    昨天她沒有特寫打量,如今才真的感覺到這個男人如今跟之前有了非常大的差別。

    這些事情,竟然都讓她感覺到隱約的心里不舒服,竟然是有些許的疼痛。

    就在白婉繼續出神地打量這個男人的時候,只見到他地眼睛動了動,他這樣的動作。立刻讓白婉回過神來,轉過頭去整理自己的情緒。

    幾乎是同時,邢風豪睜開眼睛看到了白婉,他的臉上立刻出現了欣喜的表情,語氣格外的溫柔:“婉婉,你來了,謝謝你還愿意過來看我。”

    邢風豪的聲音有些許的沙啞,明顯是長時間沒有飲水了,而且非常的虛弱,硬是把這些話給說的可憐兮兮的。

    他的話并沒有得到回答,白婉轉身走到了一旁的桌子旁,到了一杯水拿了棉簽到他的面前。

    她對醫生的交代銘記于心,直到他如今不能夠喝水,她坐在他病床旁邊的椅子上面。用棉簽沾水,溫柔的放在他干裂的嘴唇上面。

    她的表情說不上溫柔。可是非常的認真,眼睛里面也有些明顯的不忍。

    這讓邢風豪開心的笑了起來,能夠被白婉這樣給對待,是他這輩子都想象不到的,也是他這輩子的奢望。

    就這樣,父女兩個人,一個認真的做事,一個傻傻的笑著。

    等白婉把所有的一切做完,這才注意到自己父親的表情,不由的抽了抽嘴角,感覺他此刻的表情非常的怪,當然可以說是非常的怪了。

    她把杯子放下,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于邢風豪保持了一定的距離,輕聲開口說著:“邢先生,我今天過來,主要是想要詢問你為什么沒有去找我母親。”

    在白婉的心中,他不去找她是應該的,畢竟她只是他的女兒,他們沒有任何的感情。可是他和她母親肯定是有感情的。

    這樣想著,白婉眼睛里地面的期待越發的堅定。

    看到她的表情,邢風豪就明白了白婉如今還是沒有能夠完全的原諒他,他也沒有想過事情會過得那么快,于是就開口了:“我當初去了,可是你母親說她已經有了新的家庭,而且還把那個男人帶過來了,兩個人明顯很幸福,而當初我沒有見到你。”

    說到這里邢風豪的臉上出現了懊悔,明顯是對自己當初輕易的相信很是后悔,可是就算是后悔也沒有辦法,他也明白這個道理。

    他輕嘆一口氣,繼續說著:“我當初相信了,也是我做過最大的錯事,雖然說是因為有誤會,可是我明白都是我的錯。我應該相信你的母親,想著她不會離開我。”

    說到這里,邢風豪一個大老爺們竟然紅了眼睛,淚眼婆娑的看著白婉,明顯把所有的愧疚都放在了白婉的身上。

    他如今這樣的表現讓白婉有些意外,不過更加讓她覺得動容,她對他和她母親的事情,也沒有那么的有隔閡了,不過還是想要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接下來邢風豪就完全的滿足白婉的想法,把方面的事情都說的差不多,這些跟白婉之前聽到的一些也正好吻合,她也明白了為什么當年她母親要那樣做了。

    邢風豪當初是邢家的老大,自然是要繼承邢家所有的家產,而邢風豪不愿意繼承,這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幾乎當初黑道的人都非常的不敢相信。

    當然邢風豪的父親怎么允許這種事情發生,他先把邢風豪給關起來,然后找到了白婉,因為知道白婉的身份,所以并沒有用錢結束兩個人的感情。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操盘联盟配资 最新股票行情 创业板股票代码 p2p投资理财平台排行 股票融资每天多小利息 德阳期货配资 南宁专业股票配资 基金配资哪家好 新浪财经股票直播 2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现在什么理财方法好 中国平安股票分析论文 炒白银稳赚的技巧 动态市盈率 股权基金配资 期货配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