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暖婚:愛上前任總裁老公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很是擔心
    過了不知道多久,門口的人已經開始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尤其是夜霆,幾次緊握著拳頭想要沖進去,可是都忍了下來。

    雖然他也聯系了著名的醫生過來,到底離這里有著距離,就算他們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現在就到達。

    如今他們只能夠暫且用眼前的這些人。

    這時白婉被推了出來,幾個護士和醫生都不由得松了口氣,此刻白婉只露出了一張臉在外面。

    而臉上還有些一道很明顯的傷痕,她此刻的蒼白的臉色,疤痕看起來竟然讓人感覺更加的可怕,因為有些太過于嚴重,所以暫時沒有封紗布。

    白昊天和胖妹兩個人心疼的立刻跟上去,雖然都很緊張,可是都沒有發出聲音,也沒有靠近,只是緊緊的跟著。

    夜霆目送著幾個人離開過,尤其看到白婉臉上的傷痕,他的神色幽深,讓旁邊的醫生心中都非常的畏懼。

    這次的手術,他們真的使出了他們最大的能力,因為他們在看到夜霆的時候,已經明白這次病人的重要性。

    主治醫生來到夜霆的身邊,恭敬的站在一旁,不等他開口詢問,非常自覺的開始說白婉如今的情況。

    “夜總,這位小姐如今已經沒有什么大礙,不過因為傷口過多過重,所以接下來的休養一定要小心一點。”

    夜霆本來就難看的臉色,聽到醫生說的這番話,渾身散發著冷氣。

    他沒有理會身邊的人,而是朝著外面走去,來到白婉的病房前發現胖妹和白昊天居然等在門口,并沒有進去。

    旁邊的護士立刻給夜霆解釋著:“因為白小姐的傷口嚴重,害怕會出現感染,所以現在不能夠讓各位去探望。”

    對于護士的話,幾個人自然是不會強求,夜霆透過門上的玻璃看到里面的白婉正安靜的躺在床上,瞳孔微微皺縮。

    他沒有怎么停留,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白昊天見狀立刻起身,對著夜霆開口:“你是想要去找那些把婉婉害成這樣的家伙嗎?”

    他這話根本就是咬牙切齒說出來了,對于把婉婉害成這樣的人,心中滿是憤怒。

    夜霆的腳步停了一下,回頭看著面前的男人,緩緩開口:“白叔在這里看好她就行了,其他的交給我。”

    夜霆的聲音很是凌厲,明顯是真的生氣了,不知道這些人怎么有勇氣動他夜霆的女人,他一定會讓他們明白這樣做的代價。

    他大跨步的朝著外面走去,門口的車早就已經在等著他,很快就到了把幾個人關起來的地方。

    這是一個絕對密閉的倉庫,身邊的保鏢給夜霆帶路,很快被綁著的所有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因為燈光很是昏暗,保鏢的手中拿著手電筒照向地上所有人。

    幾個人都被綁著隨意扔在地上,他們身上滿是傷痕,一個個都是狼狽不堪的模樣,尤其是那個對白婉動手的老頭。

    他此刻躺在地方根本不知道是死是活,只是夜霆那一腳已經讓他吃不消,如今這些保鏢雖沒有對他動手,可是也不會那么的客氣。

    彪哥他們幾個人看到也夜霆的瞬間,立刻瞪大眼睛發出嗚嗚聲,明顯是想要說什么,臉上都一副急切的模樣。

    夜霆臉色陰冷的朝著他們幾個人走去,看了看彪哥此刻衣服破爛的模樣,表情并沒有絲毫的緩和,走過去一腳把彪哥給踹倒在地。

    彪哥被夜霆給踩在腳下,胸口劇烈的疼痛讓他發出更加強烈的嗚嗚聲,汗水從頭上不停地流下,臉色格外的蒼白。

    在被夜霆的人抓住之后,他就給他們老大打了電話,結果對方聽到他招惹的人是夜霆,只讓他自求多福,明顯是不想要參與這件事情之中。

    他只感覺自己被騙了,拜托他這件事情的人,明明說了白婉跟夜霆沒有什么關系,甚至夜霆非常的厭惡白婉,如今看來完全不是那樣,單看夜霆派來那么多的保鏢,就知道白婉的身份不簡單。

    他想要開口抒求情,可是無奈嘴巴被堵著,根本發不出來聲音,

    夜霆看著地上滿臉痛苦的彪哥,冷冷哼了一聲,腳下的力氣不由得更大,他毫無感情的暴戾聲音在諾大的倉庫里面響起:“你真的很有勇氣,敢從我的手下劫人,而且劫走我的女人。”

    夜霆一想到白婉滿身是血的場面,臉上的戾氣不由得加重,這個時候一旁的保鏢走上來把手機交給了他,恭敬的開口:“夜總,是青龍會的老大。”

    聽到是青龍會,彪哥的臉上立刻露出了驚喜的神色,只以為他們老大是幫他說情的!立刻開心的發出嗚嗚聲。

    結果夜霆根本沒有接電話,面無表情的盯著他腳下的彪哥,絲毫不妥協的開口:“告訴他,這個人的命我要定了!”

    保鏢立刻把夜霆的話給傳達過去,隨后保鏢把手機打開免提放在夜霆的身邊,手機里對方一副討好的語氣:“對于這件事情我們青龍會深表歉意,這個人我們并不想要要回,不過對于我們的疏忽,我們欠了夜總一個人情,以后夜總無論是有什么事情,我們都一定會幫夜總辦到。”

    夜霆雖然從來不過問黑道的事情,可是到底還是有著一定的影響力,很多人都期待能夠和夜氏打好關系,就算不打好關系,也不想要去招惹。

    如今碰到了這件事情,青龍會一個不大不小的幫派,自然希望能夠跟這件事情劃清關系。

    他話音落下,夜霆并沒有立刻回答,反而是彪哥的情緒激動起來,發出更大的嗚嗚聲,仿佛是在跟自己的老大求情似的。

    對于這些夜霆嘴角露出了嘲諷的笑容,低沉嗓音慢慢的響起:“我不需要,不過你們是欠了白婉一個人情。”

    聽到他的話,對方當然是立即同意了,只要夜霆不再追究,他們做什么都行。

    夜霆做了個手勢,保鏢立刻掛斷了電話,恭敬的站在一旁。

    彪哥此刻一副萬念俱灰的模樣,明白今天肯定是完了,他們明顯被老大給拋棄了,夜霆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教你炒股票 股票行情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好牛168配资 什么是股票期货配资 炒股课程交钱的群信得过吗 汇巨福配资 股票趋势向下 艾德配资 股票推荐_天牛宝 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 23上证指数 启牛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比例 捷捷盈配资 排名靠前的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