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葉雄小說主角 > 544.第544章 第0542 離開(一更)
    葉雄整個人愣住了,直到那寡婦大聲尖叫,他才反應過來。

    果然是潑婦啊!

    如果被人看到,他三更半夜,爬進一個寡婦家里,而且這寡婦一絲不掛,那他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當機立斷,葉雄從原路返回,離開秀姑的家。

    “怎么回事?”朱雀聽到秀姬的聲音,見葉雄出來,奇怪地問。

    “遇到個女瘋子,先回扎營地再說。”

    兩人急匆匆回到營地,見他回來,其余的人紛紛圍了過來。

    葉雄將事情跟他們說了,當其他人聽說秀姑為了逼退葉雄,居然用脫衣之計,個個無語,沒想到這女人,居然這么下賤。

    “雄哥,那村婦身材如何?”陳蕭打趣。

    他話剛說完,分明感覺到三道殺氣射來,幾個女人紛紛瞪著他。

    “當我沒問。”陳蕭連忙說道。

    “一點節操都沒有,那種時候我還可能有心思看她的身體嗎?”葉雄指著陳蕭,恨鐵不成鋼:“她皮膚又粗,身材又胖,小腹全是贅肉,胸下垂,這樣的女人,我有可能會看她嗎?”

    周圍的人:“……”

    “開玩笑,黑呼呼的,我真的沒看清楚。”

    葉雄說完,收斂笑容:“從剛才的情況看來,那鬼東西一定就躲在秀姑家里,現在問題是,怎么把它抓到。”

    “秀姑可能已經趁剛才的時間,把那怪物轉移了。”陳蕭說。

    “既然那怪物跟秀姑有關,就有了線索,現在問題是,這個潑婦連脫衣服的事情都做得出來,是絕對不可能讓我們查下去的,說不定已經報警了。”

    “怕什么,我們以前還是特種兵呢。”陳蕭說。

    “怕倒是不怕,就是不想惹麻煩,大家睡吧,明天可能有得煩了。”

    接下來,一群人進去休息。

    葉雄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凌晨三四點了,于是朝郭芙蓉那里走去。

    郭芙蓉傻傻地坐在那里,沒有葉雄的命令,手下那幫人,誰都沒有放開她。

    見到葉雄過來,郭芙蓉這才站起來,驚魂未定地問:“那東西抓到沒有?”

    “讓它給逃了,不過我肯定能抓到它的。”葉雄說道。

    郭芙蓉臉上全是鎮驚之色,那東西的實力,她親身體會過,就算她武功還在,都未必能贏,沒想到葉雄不但沒事,反而能傷它。郭芙蓉雖然早就知道葉雄厲害,但是兩人一直沒交過手,所以心里還是有懷疑。現在一看,對方實力果然比她高了不少,難怪他是連師傅都忌憚的人。

    葉雄走過去將她解開,拉回營地。

    “能不能將我放開,這東西鎖在手上,怪難受的。”郭芙蓉指著手上的鐵鏈。

    “你覺得可能嗎?”葉雄反問。

    郭芙蓉嘴角抽了抽,沒說話,乖乖跟在他后面回到營地。

    相比起在這里提心吊膽,營地那里太好了,雖然一樣綁著。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陳蕭正在生火弄早餐,一輛警車開進村子。

    警車上走下三名警員,兩男一女,為首的是一名四十歲左老的老警員。

    警員進來之后,村子里飛快地跑出一名婦女,正是秀姑。她跑到老警員面前,不停地說著什么,一邊說一邊指著葉雄這邊。一猜就知道,她在污蔑葉雄半夜想侵犯他。

    聽完秀姑的話,老警員朝這邊走過來,指著葉雄說道:“這位先生,秀姑說你三更半夜潛進入她家,意圖不軌,請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警官,你看看我身邊這些女人。”

    葉雄指著身后的楊心怡,朱雀跟慕容如音,說:“這些都是我朋友,還有這一位,是我老婆。你覺得我會放著這么漂亮的老婆在營地,半夜三更去爬一個寡婦的家,麻煩你們說這話之前,先看看她的樣子,你能不能吃得下?”

    “我老大想要女人,幾十個排著隊過來,他會看上一個村姑?”陳蕭附和。

    “這些很難說,我現在請你們回去協助調查。還有你們,小槐村不許外地人進來,限你們一個小時之內,把東西搬好,統統離開。”老警察身邊,那名年輕的警員傲慢地說。

    “小槐村情況比較特殊,不允許外地人來過夜,請你們諒解。”那名二十多歲的女警,見年輕男警態度太硬,出言解釋。

    相比起年輕的男警,這名女警禮貌得多。

    “幾名警官,我們來這里有事情要做,沒做完,是不會離開的。”王海說道。

    對于這些警員,王海可是一點都不放在心上。

    市里的局長,都要給他幾分面子,別提這幾名小警員。

    安排到這種山旮旯的地方當警察,基本上都是沒什么背景,也沒啥能力的人,每天混吃等死,這些警察他才不放在心上。

    “你們是不是聾了,沒聽見我們組長的話?這里不允許扎營,快快搬走。還有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年輕的警察大喝。

    “草,你們是那個管的,知不知道老子是什么人?就連龔長真都對我客客氣氣的,你們算什么東西?”王海指著男警腦袋,破口大罵。

    聽到王海直呼局長的名字,那名男警頓時就萎了。

    三名警員面面相覷,也看出王海不簡單。

    不但王海不簡單,就連旁邊一群人,男的氣勢不凡,女的漂亮的不像話,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當下他們的態度軟弱下來。

    老警察咳了一下,這才說道:“各位,不是我們故意為難你們,實在是小槐村情況特殊,在這里過夜的人,都離奇失蹤,我們是為了你們著想。”

    “那為什么我們昨晚在這里住了一宿,什么事情都沒發生?”王海反問。

    “昨晚沒事,不代表一直都沒事。我勸你們還是離開,不然的話,出了什么事情,我們可不擔保。”女警說。

    “我們扎營在這里,沒犯人,沒阻礙交通,沒占到誰家的地。我們就不走,你們又能怎么樣?”王海冷冷道。

    三名警員,面面相覷,一時之間,措手無束。

    他們也看出這些人不簡單,但是不把他們趕走,如果他們在這里出事,他們就逃不了責任。上面可是下死命令,外人不允許在小槐村過夜。

    正在他們不知道怎么辦的時候,葉雄突然開口:“算了,咱們走吧!”

    聽到葉雄的話,一幫手下面面相覷,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警察同志這么做,自然有他們的道理,收拾東西,準備離開。”葉雄吩咐。

    “老大,可是……”

    “收拾東西,聽到沒有?”葉雄再次命令。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厦门麻将规则 黑龙江22选5app 网盛棋牌? 新浪棋牌游戏中心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辽宁25选4中奖号码查询 时时乐彩票 开元棋牌app二维码 下载琼崖海南麻将精英版 福彩3d彩吧论坛 德国足球队 平特一肖加4的计算公式 单机四人麻将破解版下载 3d定胆地铁转电车 模拟炒股和真实炒股有什么区别 金蟾千炮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