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三十七章
    長庚問月瑤,進入夢中后,可曾有什么異常,月瑤搖了搖頭,但還是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長庚。

    自從月瑤進入了夢中,一切都很平靜,可這卻是她自己的葬禮,月瑤拉著長庚走到跪著的仲啟身旁,仲啟的懷里還抱著一個女嬰,長庚以為月瑤要給他看仲啟懷里的女嬰,可月瑤卻指向了仲啟。

    月瑤覺得,這個世界的仲啟很奇怪,明明知道她喜歡的是櫻花,可他卻在她的棺材旁擺滿了曼珠沙華。

    長庚搖了搖頭,并不是仲啟奇怪,而是因為凡間的她根本就不喜歡櫻花,喜歡的是曼珠沙華,在凡間歷劫的她,性情喜好有變化也是很正常的。

    可為何,月瑤出不去呢。

    長庚在月瑤的夢境里逛了逛,不過只是這間屋子,他試圖的出屋,明明門就在那里開著,可為何就連他也邁不出去呢。

    他只好伸出手去觸摸這門外的世界,是結界,可雖說他走不出去,但卻可以在這夢境與現實中來去自如,所以這個結界,是用來困住月瑤的。“是誰?”

    “嗯?二叔怎么了?”月瑤一臉疑問的問長庚,長庚不知該怎么回到,只是搖了搖頭,只能施法,看看可不可以打開這結界。

    月瑤很想助長庚一臂之力,可她在這里,根本就一點法術也沒有,只能坐在一旁呆著。

    仲啟帶著一眾妖族人的尸體,來到妖族面見妖王。

    妖族本就與天族不合,這些年也井水不犯河水,可卻因這件事,誤入了神魔大戰,成為了一個導火索。

    仲啟把那些妖族人的尸體擺放在妖王的面前,妖王看到那些尸體,很是震驚,這妖族偶爾都會有人失蹤,大多被凡間的道士抓走了,但只是一些碌碌無為的小妖,不足掛齒,可這仲啟帶來的這些妖,雖不是那些輕易被凡間道士抓走的碌碌無為的小妖,但在妖族也排不上什么名號。

    妖族和天族這幾日的矛盾更是加重了,只是因為,這些妖去凡間瘋狂的殘害百姓,引起了天族的懷疑。

    “怎么,就憑這些妖,你就斷定是我妖族人干的。”妖王看了那些妖怪一眼,甩了甩袖子,背了過去。

    “不是,我們是來證明,殘害百姓并不是妖族人干的。”仲啟的語氣逐漸加重。

    妖王轉過身去,看著仲啟“哦?是嗎?”

    仲啟點了點頭。在妖王心里,天族人,就是偽神圣,從來不會明察秋毫。

    仲啟將他在凡間的所見所聞通通的告訴了妖王,并且告訴他,他覺得,他們都被魔族利用了,從而引起天族與妖族的戰爭,等到那時,天族的兵力大打折扣,天族與魔族再來一戰,魔族則有很大的把握勝利,如今的魔君已經不再是往日的魔君了,他上任后會做出什么事情沒有人知道。

    妖王沒有說什么,雖說,素來與天族不合,但多年來他們互不相擾,也相安無事。

    最近妖族人失蹤的太多了,看來需要加強防護了。

    就在仲啟在與妖王談事的時候,這天府都城旁邊的一戶小村莊,發生了一件大事,一夜之間,人去樓空,全部消失。

    仲啟帶著東甘離開了妖族,希望天族與妖族的矛盾可因此化解一些。

    長庚眼見這姐姐馬上就走一個裂紋了,突然一個黑衣人闖了進來,要帶走月瑤,月瑤拼死反抗,可她沒有法術,根本斗不過那黑衣人。

    長庚看了一眼跪著的仲啟,“如果他看的到就好了。”

    結界已經有了裂紋了,帶走月瑤,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了,于是,長庚放棄了繼續打開結界,去攻擊黑衣人。

    可令他沒想到的是,黑衣人見長庚來攻擊他,丟下月瑤便跑了。

    月瑤癱倒在地上,長庚趕過去扶她,“二叔,這就帶你出去。”

    月瑤說不出話來,只是點了點頭。

    這一次,他成功了。

    長庚出來后,施法將月瑤喚醒,月瑤醒后,起來立馬抱了抱長庚,捏著長庚的臉,開心的說道“二叔,我真的出來了。”

    長庚強顏歡笑的說道,“你出來了,可不可以不要捏你二叔的臉了,越大越不知道禮法了。”

    正當長庚與月瑤說談正歡之時,阿竹又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公主,長庚殿下,扶之公主她,她被人擄走了。”

    “遭了。”長庚突然想到,在夢境中,有一黑衣人,要抓走月瑤,可就在他攻擊他之時,黑衣人轉身就逃走了,他怎么把這事給忘了。

    這天族,就只有這兩位純天族血統的公主,一位抓不成,還有另一位。

    “這是調虎離山之計,這根本就不是沖著月瑤來的,他們真正想要抓走的是扶之。”長庚似乎猜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確定,長庚起身要離開。

    “二叔,你想到了什么?”月瑤抓住長庚的手問道。

    長庚讓月瑤坐在床榻上,告訴她,無論發生什么,都不要出天宮,要保護好自己,他替她把扶之,救回來。

    “二叔,到底怎么了?”月瑤想要沖出去,卻被長庚用了定身術,根本就動不了。

    席鈞在府中聽說了扶之被抓走的消息后,跟著急的跑到了月瑤的宮殿,扶之與月瑤是好朋友,扶之有難,月瑤根本不會不救他。

    席鈞見到月瑤之時,她竟然很安生的坐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席鈞跑過去就要拉走月瑤,讓她跟他一起去救扶之,席鈞的法力和武力都不高,仲啟又不在天宮,所以,他只能來找月瑤,讓她陪他一起去救扶之。

    可他根本就拉不動月瑤,月瑤被用了定身術,他解不開。

    “你告訴我,這個要怎么解開?”席鈞的樣子很是慌張。

    月瑤無奈的搖了搖頭,普通的定身術,她還是可以解開的,可她身上的定身術卻是長庚設的加固版,她也沒有辦法解開。

    “那我就自己去救她。”席鈞轉身就要走。

    “那你知道,是誰抓走了扶之嗎,你這么盲目的,要到哪里去找。”月瑤撕喊到。

    是啊,他根本不知道扶之被誰抓走了,但有一個人肯定知道。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本信配资 2008上证指数最高 杠杆配资 大连股票配资利息低 手机股票行情 股票分析师软件 通配资 炒股第一软件 投资分析师 杠杆炒股卖出 理财通和余额宝哪个好 配股宝配资 炒股入门书籍排行榜 融盛在线配资 怎样凭个人去拉投资 铁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