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第二十八章
    如今他們二人的再次相遇,卻又是一場鬧劇。

    兒時的他們,沒有好好說聲再見,卻是以吵鬧結尾。如今他們的相遇,卻又是以吵鬧開始。

    以前總是有仲啟阻礙在他們之間,如今卻換了一個人。

    席鈞回到府中后,跟爺爺請了安就回到了房中,本想著躺下睡覺,抬頭卻看到了自己掛在床沿的千紙鶴,不自覺的笑了起來。“沒想到,我們再一次見面,竟然又吵了起來。這小丫頭,倒是漂亮了不少。”

    想到今日扶之那氣急敗壞的樣子,席鈞的嘴角總是不自覺的微微上揚。

    本來見到她是一輛很高興的事情,可她與他一見面就與自己的摯友打了起來,讓他很是難辦。尤其,是當她以湛倧是魔君兒子為理由,讓湛倧遠離他的時候,那一點點再次見到她的欣喜卻轉化成了憤怒。

    可他卻再也不能挽回那個整日跟在他身后的小姑娘了,那微笑逐漸凝固,慢慢的消失。

    眼見就要到天宮了,明明那也是一個很熟悉的地方,如今,卻不能在隨意靠近。“我只能送你到這里了,以我現在的身份,不能隨意進出這里,我先告辭了。”

    湛倧轉身要離開,席鈞拉住他的衣袖,問道,“魔君,他,不會反的,對嗎?”

    湛倧低下了頭,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魔君造反這件事,已經注定了,在這個特殊的時期,席鈞還不介意族人的眼光,愿意和他做兄弟,更讓湛倧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了。

    這次他來,就是要告訴席鈞,那可能是他們最后一次見面了,如果,下次見不到他,千萬不要去魔族找他,那樣會很危險。

    湛倧和湛木正謀劃著偷魔印,一旦失敗,后果不堪設想,是親生的父子又如何,他最愛的發妻尚可殺死,又何況是兒子呢。

    席鈞還是一直攔著湛倧,畢竟這一次見面后,下一次,又不知道何時才會相見。

    他們二人在此僵持了很久,直到扶之的闖入,才結束了這尷尬的局面。

    扶之看到湛倧與席鈞拉拉扯扯,又在從月瑤那里聽到,席鈞與湛倧之間的交往很是親密,很難讓她不浮想聯翩。所以,她立馬就飛了過去,給了湛倧一掌,若不是席鈞扶著,湛倧早已面朝地摔下。

    席鈞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扶之,轉頭便詢問湛倧,是否需要找天醫看一看傷勢,湛倧搖了搖頭。

    扶之見席鈞,竟對她不聞不問,一定是這個湛倧,一直在蠱惑他,于是她準備在送湛倧一掌,讓他永遠不要在靠近他的席鈞哥哥。可就當她要再次靠近湛倧時,席鈞卻變幻出凌云扇,擋在了湛倧的面前。

    凌云扇的威力很大,一下就把扶之打倒在地。扶之吐了一口血,看著扶著湛倧的席鈞,眼中的淚水快要涌出,“席鈞哥哥,沒想到,你竟然為了他,打我。”

    席鈞呆呆的看著倒在地上的扶之,湛倧似乎從中聽出了什么,于是一把推開席鈞,示意他去扶倒在地上的扶之。可席鈞卻一步也沒有邁出去,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扶之,自己慢慢的從新站了起來,沒想到,月瑤說的竟然是真的。

    扶之的眼中含著淚水,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是低下頭,轉身離去。

    “他已經不再是我的席鈞哥哥了。”扶之往天宮的方向走著,席鈞跑過去拽住了扶之的手。

    扶之惡狠狠的甩開他,眼睛紅紅的看著席鈞。“你是想在為了他,打我一次嗎?”

    席鈞沒有開口,而扶之卻推開了席鈞,轉而走到了湛倧的面前,又給了湛倧一掌,湛倧沒有反抗,“我警告你,離我的席鈞哥哥遠一點。”

    “姑娘,您為何一來就攻擊我。”湛倧不明白,為何扶之一上來就要攻擊他,但聽她的語氣,他應該與席鈞是好友,不知道,他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因為你是魔君之子,因為你一直在蠱惑我的席均哥哥。”扶之大喊著,轉而又是一掌,可這一掌卻打在了席鈞的身上。

    席鈞倒在湛倧的懷里,廢了很大的力氣才站了起來,扶之看著席鈞現在的樣子很是心疼,她要去扶席鈞,卻被席鈞拒絕了。席鈞看著眼前的扶之,緩緩的開口道,“你還是和以前一樣,一樣的任性妄為,他有沒有蠱惑我,我自己心里清楚,我們之間的情意,不是你三言兩語就能說清的,別讓我在看見你與湛倧挑起紛爭,也別讓我聽到,你再說任何一句,不利于他的言語。”

    “好。你別后悔。”

    “從不后悔。”

    扶之的眼淚瞬間流了下來,她狂奔著離開了這里,這整日都晴空萬里的天宮,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心痛,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席鈞看著扶之遠去的背影,他的手突然攥緊了拳頭。

    湛倧不知該說些什么,也只好離去了。

    扶之失落的坐在床榻上,月瑤看著眼前的她,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不知道,該如何哄她高興,可要是把席鈞抓過來打一頓的話,扶之這家伙又會心疼他,反而,和她大吵一架。

    月瑤坐在桌子旁,用手支撐著頭,想想,就覺得,頭很痛。

    傷心的時候,喝酒最好了,雖說借酒澆愁愁更愁,但也可以緩解一時之愁,人喝醉了,也就睡過去了。

    月瑤正準備喚阿竹,讓她去尋一些美酒來,扶之卻突然開口了。

    她的眼神略顯呆滯,緩緩的開口,“月瑤,你去過凡間嗎?”

    月瑤也呆呆的點了點頭,她沒想到,扶之會突然開口,畢竟送走了琯珣以后,扶之就再也沒有開口說話,一開口,竟問她去沒去過凡間。月瑤緩緩的站了起來,走到她的身旁,扶之抱住她的腰,將頭埋進去,“你陪我去,好不好。”

    月瑤摸了摸她的頭,答應了她,只不過,要與天君商量下。

    “宋將軍,你這下手,可真是有些重了啊。”老君廢了很大的力氣,才治好了仲啟身上的傷。

    “不這么重,月瑤公主怎么才能原諒這個逆子啊。”宋映說完,斜著眼睛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仲啟。

    “若仲啟是逆子,那估計這天宮中,怕沒有什么孝順的孩子了吧。”老君捋了捋胡子,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當宋映那句逆子的話音剛剛落下時,平若的腳早已踩在了宋映的腳上。

    宋映的臉,紫青紫青的,很是難看。老君看了看宋映,又看了看一旁的平若,還不忘打趣道,“宋將軍,臉色這么難看,需不需要,我幫你也看一看。”

    “不用不用。”宋映揮了揮兩只手,扭頭看了一眼身旁的平若,平若對宋映微微一笑,宋映也對她笑了一下,轉過頭,就黑下了臉。

    老君轉頭去看扶風,突然看到他手上的雙生鏈,“這是,月瑤公主送你的吧。”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理财投资平台排名 2019年物联网新龙头 信达赢配资 钱程无忧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6507 场外配资无效 5万理财一个月赚多少钱 黑马股票推荐软件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股票配资排名 丨找杨方配资开户 保本投资个人理财产品 今天的股票行情走势 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股E融配资 2014年2月19上证指数 贵州茅台股票行情分析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