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第二十七章
    長庚領了天君的旨意,但還是沒有和天君說任何一句無關于政事的事情。包括,珞芙。

    天君看著長庚走出庚云宮的背影,心里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落寞,甚至,更有一些擔心。

    “扶之,扶之。”月瑤去了扶之連慶殿,卻沒有扶之的身影。

    這連慶宮,怎么一個宮女也沒有。月瑤在連慶宮轉了一圈,就因為扶之很久不在宮中,她們就開始偷懶了嗎?雖說我的月靈宮只有一個宮女,但這連慶宮現在未免也太寒酸了吧。

    想當初,連慶宮,可是整個天宮最喜慶的宮殿啊。

    “她不在這里,能去哪里呢?”月瑤撓著頭想,“她會不會回去找我了?”

    月瑤連忙跑回月靈宮,生怕扶之又瞎跑到什么別的地方,不過,聽席鈞的話,扶之應該是回天宮了。

    “阿竹,扶之回來了嗎?”阿竹還在收拾這宮中的園子。

    阿竹聽到了月瑤的聲音,連忙放下手中的東西,跑了過來,說道,“公主,扶之公主她,在宮中哭了起來,奴婢也不敢靠近,好在琯珣太子來了,扶之公主才好受了些。”

    “天哪,扶之這是在席鈞那里受了多大的委屈啊。不會又因為被席鈞拒絕了,而哭的死去活來吧。等等,琯珣也來了?”月瑤回到寢宮,卻看到,扶之竟然跟個沒事人一樣,與琯珣竟然下起了棋。

    琯珣早早的就看到了月瑤,想要與月瑤打招呼,月瑤卻做了個手勢,示意琯珣閉嘴,她要捉弄一下扶之。此時的扶之,一直看著棋盤,思考著下一步應該下在哪里,根本沒有時間去關心,這宮中是否多了一個人。

    月瑤悄悄的走到扶之的身后,蹲了下來湊到她的耳邊,大大喊了一聲。

    扶之突然跳了起來,跑了很遠的距離,感覺,剛剛自己的耳朵,似乎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她伸出食指,指著月瑤,一臉委屈的樣子,似乎要哭了出來,“你回來了就回來了,干嘛在我耳邊大喊啊。”

    琯珣也站了起來,走到月瑤的身邊,拽了拽她的衣角,搖著頭,長長嘆了一口氣,說道,“姐姐,我好不容易把她哄好的,現在好了,她又哭了。”

    “我”月瑤突然語塞,才想起她有正事要問,所以她半推半就的把琯珣送到了月靈宮外,讓他趕緊回晨陽宮,去履行他太子的職責,說的那叫一個大義凜然啊。

    推走了琯珣,她立馬關上了宮門,回到寢宮內,卻看到,扶之坐在地上埋著頭抱著胳膊哭泣。

    月瑤坐在了扶之的旁邊,一只手摟著她,說,“說說吧,出了什么事。”

    扶之微微抬起頭,扭過來抱著月瑤,大哭,說道,“他今天,為了一個魔族的男人,欺負我。”

    “為了,一個魔族男人?”月瑤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好拍了拍扶之的后背,像哄孩子般,哄著扶之。

    原來扶之并沒有去魔族,而是又直接去了鳳族族長的家中,只是這次比較幸運,在路上便碰上了席鈞與湛倧。

    湛倧是孔雀族族長的外孫,所以,天宮的侍衛不會太難為他。

    可沒想到,卻碰上了半路殺出來的扶之。

    扶之可是自小就喜歡席鈞啊,想當初,扶之可是做了不小傻事,而那時,天族還并未設立學堂,湛倧,也并未來到天宮。

    那時小小的扶之總是追在席鈞的身后,而席鈞卻總是跟在仲啟的身后,只因鳳族族長,總是用身高這個問題,來打壓席鈞,所以席鈞每天都會和仲啟比一比身高。

    仲啟做什么,席鈞就做什么,可仲啟每次都把他甩的遠遠的。

    那一次,席鈞因為扶之的原因,沒有追上仲啟,就把所有的脾氣都發在了扶之的身上。

    扶之的心里又氣又委屈,便哭著對席鈞喊到,“你這么兇我,所以你永遠都比不過仲啟哥哥。”邊哭邊用衣袖擦眼淚。

    “你別以為你是天后的侄女,我就不敢對你怎么樣了,以后別跟著我。”席鈞氣哄哄的走了,只留扶之一人在原地哭泣。

    扶之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很熱情,說是熱情,不如說是一個愛闖禍的闖禍精,單純的喜歡熱鬧,所以,天后讓她住在了慶云宮。這么頑皮又喜歡熱鬧的人,卻在對待席鈞這件事情上,她的態度,完全不一樣。只是很安靜的跟著席鈞,他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可那一日,她的父親,要帶著她離開天宮,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在上天宮,她只是想要跟席鈞好好的告別,可他根本就不理會她。

    擦完了眼淚,扶之拿出自己親手折的千紙鶴,扔在了原地。

    席鈞兇完扶之后,向前走了一段路程,想到,“看來,今天是注定追不上仲啟了。”他的眉頭微縐,“我剛剛是不是真的太兇了。”

    席鈞按著原路返回去找扶之,畢竟,扶之也算是她的妹妹。他到了那里,扶之早就已經離開了,只留下了落在地上的紅色的千紙鶴。席鈞撿起千紙鶴,盯著千紙鶴看了很久,“這么漂亮的紙鶴,是誰丟在這里的。”席鈞四處望了望,沒有發現其他人,也沒有扶之的身影,心里頓時有些失落,“她應該回到慶云宮了吧。”

    席鈞向著巷子里的另一旁看去,沒有她的身影,便拿著紙鶴,回到了府中。

    扶之離開天宮那日,在南天門徘徊了很久,很是希望可以看到席鈞的身影。

    “扶之,走吧。”

    扶之低下頭,快要哭出來了,她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拉著她爹爹的手,離開了天宮。

    接下來的幾日,席鈞都沒有看到扶之的身影,“是不是,我上次說話太重了。”

    他連忙跑到慶云宮,可慶云宮中卻空無一人。他失落的走出慶云宮,卻看到月瑤正埋著頭坐在慶云宮的門前,同樣的失落。

    “你怎么了?”席鈞坐在月瑤的身旁。

    月瑤微微抬頭,看了一眼席鈞,沒有說話。

    席鈞見月瑤不高興,便拿出他前幾日撿到的紅色千紙鶴,來逗她開心。可月瑤看到千紙鶴后,沒有很高興,反而哭了起來,似乎怎么也哄不好了。

    月瑤邊哭,邊打坐在她一旁的席鈞。

    “扶之這個小混蛋,她送你千紙鶴都不送我。”月瑤抬著頭對著天大喊,還一邊用手擦眼角的淚水。

    席鈞看著手中的千紙鶴,才恍然大悟,“原來,她那日是想要送我這個。看來她是真的生氣了,才把千紙鶴扔了。”

    “那她去哪兒了?”

    “她走了。”月瑤邊哭邊喊道,扶之這一走,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在這天宮之中,她只有她這一個朋友,她走了,就再也沒有一個可以與她一起說話,玩耍的人了。

    “走了。”席鈞突然用手扇自己的嘴巴,那日怎么能說出那么氣人的話呢。

    月瑤哭著打了席鈞幾下,就失落的離開了。

    席鈞呆呆的坐在那里,自那以后,席鈞每日都會來慶云宮看一看,不知從那天開始,席鈞也不來了,再后來,席鈞也消失了。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济南 如何分析股票涨跌 网贷理财平台排名 亚得股票配资 理财app排行榜前十名 迎客松配资 华融配资 2019上证指数年线 亿鑫配资 第一策略配资 长安汽车股票 浪潮信息股票怎么样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对股票有什么影响 银行实物白银怎么买 证监会对期货配资的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