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第十六章
    碧兒端來了洗漱的用具,可卻看到竺余珠在哪里拍打這自己的頭。

    碧兒連忙把那些東西放到了桌子上,去阻止竺余珠,竺余珠卻一把把碧兒推開了,碧兒被推到在了地上。

    碧兒差點碰到了一旁的桌子,竺余珠起身,從碧兒身旁邁了過去。

    碧兒,慢慢的自己站了起來,走到了一旁,竺余珠用余光看了一眼碧兒,現在知道攔她,為什么昨天晚上不攔住她。

    洗漱過后,她一直坐在桌子旁,想著,“就裝不知道,什么也沒做過。”

    竺余珠不知道,經過昨天晚上一鬧以后,平若和仲啟會不會,對她的印象變的更加的不好了。

    竺余珠走到了房門口,吩咐碧兒,今日,他們便回東海。

    竺余珠正要去房中找平若,與她辭行,畢竟她已經在這里叨擾了一日。平若見到竺余珠,本想和她談談昨日之事,但竺余珠表現的這些想沒有發生過一樣,就沒有和她說。只是在送她出門的時候,告訴她,也許她也會碰到那個對的人,但不是現在。

    竺余珠走了,她知道那是平若故意說給她聽的,在走之前,她還想著去天宮,看一眼仲啟,畢竟仲啟現在在天族當值,還被封為了戰神。

    仲啟還不到兩千歲,就有了如此的功績,是許多人都羨慕不來的。她本準備親自與仲啟辭行,也許仲啟會因為昨晚,而挽留她一下,雖然昨晚的她很是失態,但當她剛走到啟星宮宮門口,就聽到了月瑤與仲啟嬉鬧的聲音。

    她還是沒有踏進去,碧兒只是輕輕的喚了一聲“公主”,竺余珠舉手示意碧兒不要再說了。

    碧兒也是很識趣的閉上了嘴,碧兒跟了竺余珠很久了,今天早上那么對她,也只是因為,她昨晚的失職,也許,這只是她的自作自受罷了。

    竺余珠轉身離開了天宮,碧兒只是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

    東甘有事要找仲啟稟告,卻無意看到了竺余珠,在門外徘徊的場景,本想著叫住她,問一問要不要他幫她通報一聲,但竺余珠卻離開了,他也就沒有再多的過問,而是直接的進入啟星宮,剛一進入,就見到,仲啟撫琴,月瑤起舞的場景。

    月瑤在這院子中起舞,仲啟特地把那些武器都收了起來,怕誤傷到了月瑤。

    月瑤的舞姿優美,伴隨著琴聲,更加的動人,尤其是起舞時身旁顯現的曼珠沙華。

    天族中的人都說,脖生曼珠沙華,對于公主來說,是不幸的,但在月瑤看來,卻是幸運的,如果,沒有這曼珠沙華,也許她可能,還不會得到這個真心對她好的人。

    雖說月瑤穿的是黃色的天族服飾,但由于周圍曼珠沙華的顯現,它竟又些微微泛紅,更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美麗。

    東甘看呆了,甚至快要忘記了自己來的目的,沉浸在了他們二人的合作之中。

    不久,月瑤的舞蹈動作漸漸地慢了下來,仲啟的琴聲也越來越小,漸漸地停了,只有東甘一人,還沉浸其中。

    月瑤看到東甘那個樣子,捂著嘴笑了起來,她坐到了仲啟的旁邊。

    仲啟咳了一聲,想要把東甘拉回現實,可東甘還是一直看著前方,仿佛那些都還沒有結束一樣,仲啟又接著咳了兩聲,東甘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于是他施法,在一旁撿起了一塊石頭,扔到了東甘的頭上,順便叫了一聲他的名字。

    仲啟好不容易才把東甘拉回了現實,東甘的表情上竟然有些失落,東甘擦了擦嘴,好像是流口水了。

    仲啟看到東甘擦嘴的動作后,就對著東甘扔了一個石頭,心里竟有些微微的醋意,他剛剛竟然對著月瑤流口水,看來,以后要把月瑤藏起來了。

    仲啟又拿起一塊小石頭打東甘的頭,他也是能感覺到疼痛的,只是沒有叫出聲,他揉了揉自己的頭,看著仲啟,問道,“將軍,您為何打我?”

    沒想到,他這話音剛落,仲啟就又對著他飛來了一個石子。

    東甘這次沒有在說話,仲啟在宮中與月瑤撫琴跳舞,這件事他是知道的,并且吩咐了,沒有事的話,外人不得打擾,怎么今日,他卻過來了。

    “你來這里,所為何事?”

    東甘被仲啟用石頭打了那么多下,得反應好長一段時間。

    可沒過多久,東甘的臉就越來越黑了,由剛開始的揉頭,到了拍打,“我怎么把那么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月瑤一臉懵的看了看東甘,又看了看一旁的仲啟,突然覺得有些尷尬,說“他這是忘了?”

    仲啟捂住了自己的半邊臉,心想,我怎么會有一個這樣的下屬,“好像是吧。”

    東甘拍了很久的頭,月瑤在一旁看東甘的拍頭大戲有些困了,就躺在仲啟的懷里睡了。

    天宮的太陽都快要下山了,泛起了些許紅色的光,仲啟竟也有些犯困了,就當仲啟也快要爬下的時候,東甘終于想起了自己的來意。

    東甘使勁的拍了拍自己的頭,大喊,“將軍,我想起來了!”

    仲啟突然就驚醒了,看著躺在她肩上的月瑤,幫她正了正頭,心想,還好沒有吵醒她。

    仲啟用眼神示意東甘,讓他小點聲,畢竟,月瑤正在睡覺。

    于是東甘走到仲啟的身邊,彎下身子,貼近他的耳朵,對他說道,“魔族又在擴充軍隊,天君讓您著手調查此事,是不是有對天宮發起進攻的可能。”

    東甘說完后,就挺起了身子,站在一旁,仲啟看了一眼東甘,讓他先下去了,并告訴他,先讓他去魔族結界處觀察一下,畢竟天族將領不可以隨便進出魔族。

    仲啟早就聽聞,魔君在擴充軍隊,只是一直沒有得到指令調查,處理,如今天君竟指明讓他調查,看來魔族是搞出大動靜了。

    “這應該是到了席鈞的表現的時間了吧。”

    仲啟看了一眼熟睡的月瑤,整理了整理她的頭發,將她抱回了月靈宮,將她安頓好后,才離開了。

    魔君正在魔族訓練新的軍隊,每一次湛倧和湛木與魔君說軍隊之事之時,魔君總會用各種理由來搪塞他們。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保定股指期货配资 怎么样看股票涨跌 国人策略 鑫福网 上海期货配资 宋钱 巨龙配资 德旺配资 恒牛所 亿胜金融 科创板股票涨跌幅 中国十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图 票据理财平台排名 2019十大股票推荐 十大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中金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