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第十五章
    仲啟推開了那人,一看,竟是東海的那位公主,竺余珠。

    “她怎么喝成這個樣子。”仲啟看著眼前醉醺醺的竺余珠,明明記得,再不久之前,竺余珠在與平若說話。

    仲啟推了推她,叫來了她隨身侍候的丫鬟碧兒,讓她帶她離開。

    碧兒卻站在一旁,遲遲不動手,仲啟推開竺余珠后,竺余珠還會死死抱著仲啟,讓他無法脫身。

    仲啟推開她了很多次,她也一次又一次的去擁抱仲啟,嘴中還總是說著,“仲啟,我喜歡你。”

    仲啟不知道該拿竺余珠怎么辦了,畢竟他是父親好友的女兒,還是東海的公主。

    仲啟再一次的推開了她,把他送到了一旁的柱子前,竺余珠抱著柱子,抱的緊緊的,完全沒有要松手的意思。

    甚至抱著柱子親了起來,仲啟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讓碧兒趕緊帶著她離開。

    碧兒去拉竺余珠,竺余珠卻一把推開了碧兒,碧兒摔倒在地,她大叫了一聲。

    平若聽到了聲音趕了過來,想要看一看出了什么事情,原來是竺余珠。

    平若看到竺余珠一直抱著仲啟房前的柱子,還有摔倒在地的碧兒,她連忙走到仲啟的身旁,問“什么情況。”

    仲啟搖了搖頭,平若看著當前的情況,也是一臉的懵,明明在之前,竺余珠還在與自己談話,怎么才過了這么一會兒,這丫頭就喝多了。

    平若和碧兒到柱子旁拉竺余珠,好不容易才把她拉了下來,平若讓仲啟幫忙,仲啟說男女授受不親回避了。

    平若一想,也是,仲啟現在都是訂了婚的人了,讓他開扶竺余珠,確實不太好。

    平若與碧兒,一起抬著竺余珠回到了房內。

    平若坐在竺余珠的床邊,讓碧兒打了盆水過來,她親自給竺余珠擦了擦臉,卻隱隱約約的聽到,竺余珠在醉夢中,叫了仲啟的名字。

    平若知道,竺余珠自小就喜歡仲啟,她也曾經想過讓竺余珠做自己的兒媳,但仲啟喜歡的是月瑤,并且,月瑤也是一個很漂亮,善良的孩子。

    月瑤與仲啟在一起,平若并沒有什么不贊同的,雖說天族的人都知道,月瑤脖生曼珠沙華,注定命途坎坷,但那也不能剝奪一個孩子,愛與被愛的權利。

    竺余珠,月瑤,仲啟,都是平若看著長大的孩子,她也早就把月瑤與竺余珠當成了自己的女兒,如今兩個女兒都喜歡仲啟,這讓一個母親很為難,但只有真心相愛的兩個人在一起,才會幸福。

    平若從進到竺余珠的房間后,就看到了桌子上的酒瓶與酒杯。

    她替竺余珠擦完臉后,吩咐碧兒,以后少讓竺余珠喝些酒,這這酒,對女孩子的身體不好。

    竺余珠已經睡著了,平若才離開了她的房間。

    再回房間的路上,平若才發現,這孩子與自己談話時總是心不在焉,特別是月瑤來過以后。

    竺余珠與平若談話,十句總會有九句是仲啟,她經常偷偷的去看仲啟,還總是偷偷的去他的房間。

    她把對仲啟的愛意都藏在了心里,天族中有不少的姑娘都喜歡仲啟,但拿著姑娘卻都被竺余珠給私自處理掉了,卻唯獨一人,她失了手。

    以前的那些人,都是一些丫鬟什么的,也不妨有別的族群的公主,但卻唯獨月瑤,讓她失手了。

    以前的拿那些喜歡仲啟的人,她都可以偷偷處理掉,但唯獨月瑤,是一個專門被仲啟保護的人。

    一千年前她就下過手,卻被仲啟給救了,但似乎,月瑤已經把那件事情忘記了。但竺余珠,卻記的一清二楚。

    月瑤那次差點被扔下了凈泉,如果不是仲啟扮成長庚出現在凈泉,那么的及時,也許,她早就死了。

    但也因為那一次,他們的學堂解散了,她便很少能來到天族,她解決了身旁所有的障礙,卻唯獨解決不了她。

    每一次她看到月瑤,都會咬牙切齒,想著,終有一天,你會心甘情愿的跳進凈泉。

    可就在那一天,似乎她所有的幻想都破滅了。天君下旨,替月瑤和仲啟賜婚。

    她一聽到這個消息,就立馬從龍宮,趕到了仲啟的家中,想要確認一下,這到底是不是事實,多么希望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還沒有成定數。

    當她來到這就時,平若還是向往日那樣對她,給她準備好吃的,與她談話,總會提起仲啟與月瑤二人。

    她便知道,這一切已經注定了,但那又如何,只要他們還沒有成婚,那便一切都有定數。

    仲啟回來后,連正眼都沒有給她,就回了房間。

    竺余珠也只是在和平若說了一些話,就回到了她平日了在這里住的房間,想起一整日,見到了月瑤那副模樣,她的心里就會覺得很不爽。

    雖說今日月瑤的眼中有未見到仲啟的那副失落之感,讓竺余珠的心里感覺有些暢快,但她一來,平若便把仲啟的行蹤告訴了月瑤,這讓她的內心很是暴躁。

    她在這里,配了平若那么長時間,聊了那么久的仲啟,平若卻沒有給她透露任何仲啟的消息。

    于是,她回到房間后,就讓碧兒在府中尋了些酒來,把自己灌醉了。

    剛開始,只是在屋子里面撒酒瘋,到處砸東西,后來,就跑了出去,碧兒也只是被嚇的在一旁躲著,不敢上前。

    竺余珠跑出去后,就敲了仲啟的門,等著他開門,等著他,真真正正的看自己一眼。

    第二日,竺余珠醒來,只覺得自己的頭很痛,碧兒卻趴在自己的床邊睡著了。

    她坐了起來,用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頭,用另一只手喚醒了誰在一旁的碧兒。

    碧兒揉了揉眼睛,道“公主,你醒啦。”

    竺余珠只覺得自己的頭很痛,絲毫沒有要說話的意思,于是碧兒就起身離開了房間,去給竺余珠打洗漱用的水。

    竺余珠一轉頭就看到了倒在桌子上的酒瓶,立馬,昨天晚上喝醉后,自己的所作所為,就都浮現在了腦海中。

    她瘋狂的用手錘著自己的頭,說道“我昨天晚上都干了些什么啊!”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个人做期货配资合法吗 佰亿配资 今天的股票指数 下周一股票推荐 8月16日股票推荐 汇盈盘 众昇策略 搜搜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选哪个 股票配资平台 手机怎么下载股票行情 股票涨跌颜色消失了怎么办 海南板块股票推荐 模拟炒股和真实炒股有什么区别 产业基金配资 国内最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