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第十章
    這一千年,魔族與天族決裂了,魔后孔周意在離世,卻總有傳言說孔周是被魔君殺害的。

    但孔周死后,魔君一蹶不振,就連孔雀族族長都與魔族決裂,一直跟魔君爭吵,要求湛倧與湛木由他親自撫養,被魔君拒絕。

    自此以后,孔雀族族長再也沒有與魔君來往,只是偶爾會看望自己的外孫。

    孔周去世后,只有席鈞一直曾去探望過湛倧,月瑤和仲啟也只是在孔周下葬之前去過一趟。

    那時的魔君,只是飲酒度日,湛倧和湛木,見到魔君再也沒有了以前的熱情與安心,他們開始害怕,害怕魔君像對付母親一樣,來對付他們。

    不在像以前那樣的依賴,也許才是兩個孩子的成長。

    雖然知道魔族與天族決裂,有可能開戰,但席鈞還是會去找湛倧,湛倧是他認定的朋友,不管任何人攔著他,他也一定會去找他,因為他知道,湛倧的心地非常的善良,不像魔君,心機深重。

    席鈞每次去找湛倧都會在魔族的結界處等著他,一旦踏入魔族的結界之內,他的法力就無法施展,所以,席鈞從未獨自進入過魔族。

    以前魔族還未與天族決裂之時。湛倧曾領著席鈞進過幾次魔族,但不久之后,他的母親就去世了,魔君性情大變,變的湛倧已經不認識他了。

    湛倧已經做好了放棄這個此生摯友的準備,他告訴席鈞,現在的魔族,已經不再是往日的魔族了,這里很危險,不準他在靠近魔族半步。

    湛倧離開的時候,席鈞緊緊的拉住了他的手,示意他,我們永遠是朋友。湛倧卻狠狠地推開了他,告訴他,他從來沒有把他當過朋友,他只是他替父親了解天族,打探情報的一枚棋子罷了。

    席鈞楞在了原地,站了好久好久,他在魔族的結界之處,自己最親愛的朋友,對他說出了那么傷心的話,還推開他,完全不在乎他的感受,就離開了。

    席鈞想,那一定不是湛倧的真心,他一定不是利用他的那種人。席鈞沒有離開,還是一直在魔族的結界旁等待著湛倧,希望他能出來見見自己,那么一等就是七日。

    魔族的侍衛見他一直呆在結界旁不走,就把他抓了進入,關入地牢。

    席鈞已經七日沒有進食了,他根本沒有力氣,再去反駁那些士兵。

    關入地牢后,他才吃上了這七日里的第一頓飯,他看著這地牢外面的光景,又看了看里面,哀嚎著,原來沒吃飯,沒有力氣的下場,就是被關進了地牢里,還要吃牢飯啊。

    他端起裝滿米飯的碗,又拿起了筷子,心想,不知道湛倧,還有爺爺,知不知道我在魔族的地牢里面,不知道,爺爺會不會來救我,還有仲啟。

    他在地牢里,沒一日都會有不同的侍衛來給他送飯,但他叫那些侍衛,卻從不機會他,就像是被人控制了一樣,眼神空洞,沒有思想,本想著讓他們去跟湛倧通報一聲,自己被關在他家的地牢里,看來是沒戲了。

    湛倧找你那日與席鈞一別后,就再也沒有出過門。

    湛倧在殿中的沒一日,都會想起席鈞,他是他在天族唯一的朋友,可偏偏現在,魔族與天族的關系是水火不容。

    席鈞曾與湛木相約,沒月的十五,或者三十,他都會在魔界之外等著他。

    眼看著又快要到十五了,湛倧看著窗外的月亮,心想,不知道,他明日還會不會來。

    雖然席鈞被關在地牢之中,看不到外界任何的事務,但從這侍衛每日為他送來飯菜的份數,也可以推算,他端起今日的米飯,談了一口氣,“又快到十五了,不知道他會不會去結界外找我。”

    鳳族族長已經很久沒有見席鈞了,他幾乎每日都會去席鈞的房中去找他,但總是尋不到他的身影,族長爺爺氣的一錘屋內的注意,罵道“這兔崽子,我不允許他與魔族的人來往,他倒好,給我玩失蹤,看他回來我不打斷他的腿!”

    席鈞正吃著米飯,就打了一個噴嚏,把剛吃進去的米飯也噴了出來,他搖了搖頭,“誰在罵我。”

    雖說自己被關在這魔族的地牢里,但過得還挺自在的,最起碼,魔族沒有對他用什么刑罰,讓他招一些東西,再說了,他就是一個不學無數的鳳族小仙,也沒有什么可招的,他繼續吃著自己的飯。

    魔君批完了奏折,突然想起幾日前在魔界的結界處壓來的小仙,那小仙叫什么名字來著?

    魔君想了半天,愣是沒有想出來,只記得他是天族中人。

    早就聽族中的宮女說,湛倧在天族有一個朋友,每到十五或者三十都會去結界處等他,不知道,哪個小仙,回不回就是湛倧的那個朋友。

    鳳族族長找遍了家中,愣是沒有看到席鈞的一點蹤影,于是他就去了宋映家,想要去詢問一些情況,可仲啟卻告訴族長,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席鈞了。

    想著,席鈞會不會在湛倧那里,畢竟,席鈞與湛倧的關系已經超越了仲啟。

    鳳族族長很不希望席鈞與湛倧成為朋友,雖然湛倧是個好孩子,說起來,他們還是近親,但畢竟他是魔族中人啊。

    族長找不到孫子,心里著急呀,宋映突然想起來,湛倧不是孔雀族族長的外孫嗎?如果席鈞真的在魔族,有孔雀族族長出面,事情應該好辦一些。

    鳳族族長也沒有什么可以猶豫的了,他立馬奔去了孔雀族族長的家中。

    沒想到,孔雀族族長卻告訴他,自從孔周去世后沒多久,他便與魔族決裂了,湛倧與湛木是兩個好孩子,但我卻不能把他們接過來。

    孔雀族族長一直搖頭嘆息,鳳族族長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孔雀族族長告訴他,他與湛倧湛木有一個傳信的紙鶴,每當我想他們的時候,就會把紙鶴傳過去。他們就回來見我,要不,我明日便將紙鶴傳過去,來問一問,有沒有席鈞的下落。

    鳳族族長激動的抱著孔雀族族長,說,“太謝謝你了,老兄弟。”

    鳳族族長雖然還并沒找到席鈞,就已經計劃好了,找到他后要做的事情。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期货配资列入刑法了吗 信达赢配资 股票涨跌停 鑫科材料股票行情 股票融资买入 科大讯飞股票 股票配资杭州雷曼期货 海宁皮城股票 多赢策略 盈盈有道 期期盈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 小说 排名靠前的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公司需要什么资质 股票配资余额 股票融资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