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第三章
    四千年前,月瑤出生,她是天族的第一位公主,出生之時,她的身旁圍繞著很多的曼珠沙華。

    紅色,開的很艷麗,天后抱過月瑤,卻發現,她的脖子上也長有曼珠沙華的花紋。

    天后看著月瑤脖子上的曼珠沙華,不自覺的,流下了眼淚。

    曼珠沙華,一種開往地獄的花,但這花,真的很美,卻也很凄涼。

    葉見不生花,花開不見葉,花葉永不見。

    “有什么辦法,可以消除這花紋嗎?”天后問天醫。

    天醫搖了搖頭,這種花紋,無法消除。

    天后摸著月瑤的小臉頰,一出生,便帶有這樣的命運,母后對不起你。

    天后靠近月瑤的小臉頰,哭著,天君將手拍了拍天后的肩膀,安慰她。

    天后塔頭看了看天君,又轉頭在問了一次天醫“真的沒辦法了嗎?”

    天醫點了點頭,嘆了口氣離開了。

    天后抱著孩子哭了起來,天君站在一旁,也不知該為孩子做些什么,只能慢慢的等孩子長大了。

    轉眼間,已經過去五百年了,月瑤在宮中整日除了去天族開設的書堂上學,就整日在天族的花園里蕩秋千。

    天后又為月瑤添了一個弟弟,也就是天族的太子琯珣,琯珣這個名字,還是月瑤幫他取的。

    琯珣出生以后,月瑤便把以前天后,天君,還有長庚送她的禮物全都拿了過來,想著,也許會有喜歡的。

    雖說是才出生不久的小娃娃,但也會挑自己喜歡的東西。

    月瑤把這些年自己積攢的最喜歡的東西都拿了過來,放到了床上,天后摸了摸月瑤的頭,蹲了下來,指著拿著東西,問“你真的想把那些東西,送給琯珣嗎?”

    月瑤點了點頭,說道“母后,月瑤已經長大了。應該學會照顧弟弟。”

    天后笑了,將月瑤抱入了懷中。

    月瑤推開了天后,拉起天后的手,慢慢的向床邊靠近,說“母后,我們來看一看,他喜歡什么吧。”

    天后點了點頭,看著在床上亂爬,看花了眼的琯珣。

    月瑤拿來的東西,大部分都是一些女孩子喜歡的金銀首飾,里面還有月瑤最喜歡的玉笛。

    那個玉笛是長庚送給月瑤的,目的就是想讓月瑤學習一下音律。可誰想月瑤根本學不會,但那玉笛依然是月瑤最喜歡的,只因那是她最喜歡的二叔送她的。

    天后知道,那么多的東西,都是月瑤最喜歡的,所以她告訴月瑤,這些東西,只用給他一個就可以了,讓他自己挑吧。

    月瑤點了點頭,一直在祈禱,真希望,他不要拿到那個玉笛呀。

    琯珣果然,不負眾望所托,一眼就相中了那個笛子。

    月瑤感覺被雷劈了一樣,那可是她最喜歡的笛子呀,反正她都拿過來了,而且,琯珣一眼就相中了那個笛子,那就給他吧。

    天后抱起琯珣,坐在床上,讓月瑤做到了旁邊,說“他還沒起名字呢,要不你幫他起一個吧。”

    月瑤看到天后用手指指著自己,竟有些不相信,不相信天后,會讓她來取名字,這件事情,難道不應該母后后父君商議嗎?

    天后很認真的對月瑤點了點頭,月瑤很害怕,害怕父君不會用她為琯珣起的名字。

    既然,他那么喜歡那個玉笛,而且,那就可以取一個琯字,不如,就叫琯珣吧。

    “琯珣。”

    天后很高興,“我們月瑤學堂還是上的很好的。”

    月瑤笑著點了點頭,蹦著離開了天后的寢殿,她該去學堂了。

    月瑤雖然在學堂里念書念的很好,但總感覺到,學堂里的人,并不喜歡她。

    尤其是那位龍宮的公主,總是給她找麻煩。

    這時天族與魔族還并開戰,魔君的兩個兒子也在學堂讀書。

    湛倧比湛木年長,所以早一年來到這天族的學堂,那日,湛木也到了來學堂的年紀。

    湛木當時是第一次來天宮,他從來沒有來過這么明亮的地方,他睜大了眼睛,看著四周,摸摸這里,摸摸哪里。

    湛倧一把拉回了湛木,讓他注意禮節,這里不是魔族,不能隨意的走動。

    湛木白了湛倧一眼,心想,怎么這里還不能摸摸了,就這么金貴?

    竺余珠那時,就在湛倧與湛木的身后,她將湛木剛才的所作所為盡收眼底,還有那個,一直跟著竺余珠的侍女,碧兒。

    碧兒斜視了一眼湛木,心想,這就是魔族的二王子?

    竺余珠并沒有理會湛倧與湛木,而是徑直從他們的身邊走了過去。

    湛木看著竺余珠從他們的面前走過,就好像沒有看到他們一樣,“我不喜歡她們。”

    湛倧也只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就拉著湛木去了天族設立的書堂。

    書堂設立在天族的花園旁的一個宮殿內,宮殿內的柱子上都雕刻這金色的龍形,每個柱子下都有一個書桌,只有兩列,桌子中間是先生的走廊。

    課堂上總會有調皮的學生,他們總會施展小法術來捉弄天族的教書先生。

    先生的手總是放在背后,手里總會拿著戒尺,他總在他們之間走來走去。

    有的學生看煩了,就會在先生的前面變一個障礙物,等先生過去只是絆一跤,畢竟,先生抬著頭走路,根本就看不見腳下。

    不出所料,先生,還是被絆倒了。

    湛倧看到先生這樣,默默地拿一只手擋在了自己的眼前,湛木和月瑤還有其他的學生卻笑出了聲音。

    仲啟一副很冷靜的樣子,一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書。

    先生站起來后,把那些剛才笑話他的學生都教訓了一頓,還不斷地拿仲啟樹立楷模,說“你們看看人家,在看看你們,朽木不可雕也。”

    月瑤嘟著嘴,白了一眼先生,不料卻還是被先生的老花眼看到了。

    先生讓月瑤自己站了出了,順便讓月瑤伸出手,打了她一戒尺,用戒尺指著月瑤說“月瑤公主啊,雖說你書讀的不錯,但還是沒有長進!”

    先生罰月瑤抄今日的書兩遍,其他的人抄一遍,還有那個施法絆倒他的學生,抄十遍。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模拟炒股心得体会 金元配资 金证通配资 华煦期货配资 股票融资比例_杨方配资开户 51策略赢 股票融资公司排名 上证指数最新年线图 2019上证指数k线图 理财平台图片 今日上证指数大盘多少点 000386股票行情 贵州茅台股票代码 期货配资网站 配资炒股 京东智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