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早已注定(三)
    浮生躺在床上,嘴中一直重復著,別再說了,別再說了。

    浮生開始踢被子,在空中打空拳。

    “浮生,這到底是怎么了?”月瑤看著浮生的樣子,很是心疼。

    扶風只能在一旁,施法,試圖清除他耳邊的魔音。

    “怎么東甘請的天醫,還沒到。”月瑤在浮生的床前繞來繞去。

    浮生和月瑤,平時最愛做的,就是互懟,懟的對方誰的心里都不痛快,但在對方收到危險時,都會不顧一切沖上去。

    “你先在這里看著他,我親自去把天醫抓來。”月瑤把手按在了扶風的肩膀上,扶風點了點頭。

    此時的東甘一直在玉藥宮和天醫說教,天醫卻用棉花把耳朵堵了起來,無論東甘怎么說,天醫也不去。

    天醫給出的理由竟是,玉藥宮事務繁忙,有很多人等著治病呢,你們哪位扶風將軍?以前不是蓬萊的嗎?他會的肯定也多,你別擋著我治其他的病人。

    天醫把東甘推到了一旁,東甘也沒有因為天醫這么說而善罷甘休,天醫每走一步,他也跟著走一步,一直在哪兒跟著,就等著天醫煩了為止。

    誰知,這天醫壓根就沒打算去幫浮生治病,以前天醫可不是這樣的,凡是這宮里有點什么大大小小的疾病,天醫都會立馬趕去的,怎么一聽說是蓬萊老君的徒弟,就不去了呢?

    東甘的心里正納悶呢,月瑤就闖了進來,她變幻出連云劍,架在天醫的脖子上,把天醫趕到了墻角,按著他,問道“這人,你是救,還是不救。”

    “救,救,我救。”天醫伸出了雙手,輕輕的推了推月瑤的連云劍,還好,月瑤沒有拔劍,要不然,天醫的老命就沒了。

    東甘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能勸誡天醫,好自為之,惹到月瑤公主,他可能,真的半條老命就要沒了。

    天醫立馬收拾好行囊,跟著月瑤去了啟星宮。

    “以后,像這種不服從命令的,直接抓來便是。”月瑤看了一眼天醫,對著一直跟在天醫身后的東甘說道。

    東甘能怎么辦?雖然他很想舊浮生,但天醫,畢竟他也不能惹啊,他只能,一面答應月瑤,一面安慰天醫,畢竟整個天宮里,他的醫術最好。

    月瑤帶著天醫進了啟星宮,天醫見,扶風正在為浮生施法,立馬讓他停了下來,雖然那樣可以減輕浮生身旁的魔音,但還是會打亂他的氣息。

    天醫給浮生號了號脈,打開醫藥箱,為浮生施針,不久浮生就醒了。

    浮生睜開眼睛,看到月瑤和浮生一直陪在他身邊,他開心的笑了。

    天醫看浮生醒了,順便問了他一些問題,剛才在為浮生號脈的時候,他還感受到了另一個氣息的存在。

    老君把針放進醫藥箱,順便問浮生“最近,可有什么異常。”

    “總是聽到一個聲音,讓我去殺人。”浮生的眼神有些暗淡無光。

    “還有嗎?”

    浮生想到,最近確實有太多奇怪的事情了,就像,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天宮的一樣。

    “總是莫名其妙的,在不同的地方醒來,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之前干過什么。”

    天醫覺得,浮生可能是最近有些勞累,患上了夢游癥了。

    天醫給浮生開了些藥,讓他按時服用。

    月瑤讓東甘陪著老君去玉藥宮拿藥,正好,浮生已經醒了,反正他的心靈強大,在懟他兩句,他也不會再差到哪里去。

    “浮生師兄,你是不是上個月,在凡間玩累了?”月瑤時不時的把眼睛向上抬,一只手摸著自己的耳垂。

    “什么凡間?我根本沒有去凡間好嗎?”浮生拽了拽自己的被子。

    心想,我明明一出蓬萊就來天宮了,怎么會去凡間呢?我最近是有些斷片,但也不會私自去凡間逗留啊。

    浮生氣的翻了身?月瑤和扶風卻愣住了?

    “不對?”扶風察覺出了什么不對勁,雖說浮生剛來天宮時,并沒有和扶風說他去了哪里,但在這里住了幾日后,他明確的和自己說過他去凡間游玩了一圈。

    月瑤也清楚的記得這件事情,畢竟當時,月瑤也在場。

    自從浮生來到天宮后,浮生的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以前的浮生,根本接不住,月瑤一招,那一天,卻差點和她打成平手。

    月瑤和扶風對視了一下,覺得,浮生,肯定不是夢游癥,那么簡單。

    如果說,現在,躺著的這個是浮生,那前幾日,一直和他們在一起的那個人又是誰?

    月瑤決定在驗證一下,便問浮生,他們見面第一天,做了什么?

    浮生想都沒想,就說了出來,“我們見面第一天,你就把我打趴下了。”

    “這是浮生,沒錯。”

    浮生回答的確實是真相,扶風還是有些不確定,問道“你還記得,我房間外的結界,是怎么來的嗎?”

    浮生有些不耐煩了,說“你們是故意揭我傷疤嗎?那不就是我帶你出去玩把你丟了,師父為了防止其他師兄弟效仿我帶你出去,而設置的嗎?你們總是問這個干嘛。”

    “沒錯,是他”

    浮生突然在床上打起了坐,用手指指著站在前面的月瑤與扶風,“你們!哎。”

    雖然月瑤和扶風確認了,眼前之人,是浮生,但還是不能排除,有兩個浮生的可能,也有可能,那個人就住在浮生的身體內,監視著他。

    自那以后,月瑤每一日,都會以各種理由,打一頓浮生,浮生都是一擊被推到,也因為這樣,浮生,成了玉藥宮的常客。

    直到那一天,一切都瞞不住了。

    月瑤還是像往常一樣和浮生打鬧,那一次,浮生竟然接住了她的那一招,甚至,開始反擊。

    月瑤立馬變幻出了連云劍,向著浮生刺去。“說,你到底是誰?”

    扶風剛練完兵回來,看到月瑤正在和浮生打架,浮生竟然還擊了月瑤,他立馬趕了過去,變幻出靜心劍,指在了浮生的背后。

    浮生看著扶風和月瑤這架勢,向是來真格的。

    “我,還能是誰?你的浮生師兄啊。”浮生那著劍,在自己的面前晃了晃。

    “不,你不是。”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艾德配资 三明期货配资公司 泰凌微电子上市的最新消息 金股宝配资 亿多配资 今天沪市股票指数 个人如何投资 九个最好的理财方法 国际股票指数字母名称表 东风股份东方财富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主要包括几种 国盛配资 股票推荐买入骗局 股票融资公司靠谱认准大牛时代 乐赢资本 微豪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