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歸來(三)
    月瑤剛剛從宋映府上回來,就看到了這覆蓋在天宮的櫻花花瓣。不禁感慨,“好多啊。”

    月瑤看著這滿地的櫻花花瓣,就想起了凡間關于珞芙公主的傳說,但那也只是個傳說,畢竟人已經不在了。

    月瑤回來后,思考了很多事情,尤其是平若說的那些話,而且,為什么仲啟知道她和扶風在一起后,會很開心。

    以前月瑤在靈夢山之時,長落似乎就對她的事情很是了解,便想要喚來長落詢問一番。

    “長落,長落。”月瑤在院中找了一圈,心想,也許是在殿中吧。

    月瑤又在殿中,逛了逛,依然沒有發現長落的身影,便喚來阿竹。“阿竹,你見到長落了嗎?”

    “長落姑娘,打翻了果盤,去重新準備了。”

    打翻了果盤,不對,雖然我認識長落的時間不長,但她做事一向很穩妥,怎么會打翻果盤呢?月瑤感覺這件事很奇怪,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了她。

    月瑤在自己的宮殿中轉了幾圈,問道“今天,可有什么人來過這里。”

    “長庚殿下來過。”阿竹很平靜的答到。

    “什么?二叔來過?”月瑤的心里一驚,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長庚了,可長庚既然來了,為何又沒有等著她回來呢。

    “嗯。”阿竹低著頭,“并沒有停留很久,便離開了。”

    阿竹是這個宮殿里唯一嗯仙娥,平常也只是在殿中打掃,必要的東西,總會有人送來。

    阿竹在這個宮殿內呆的時間太長了,以至于和外面的仙娥不怎么聯系,性格也有些孤僻了。

    阿竹不知道這些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畢竟這兩千年來,她都在寸步不離的照顧月瑤。

    “等等,那些果實殿中都有,長落為什么要親自去領?”月瑤又回到了殿外,坐在了那棵櫻花樹旁。

    “長落姑娘說,殿中長期擺放的果實難免不新鮮,她去領一些新鮮的罷了。”阿竹依然很恭敬的站在月瑤的身側。

    月瑤并沒有說太多的事情,她只想等著珞芙回來,問一問她以前的事情。

    長庚回到鎖妖塔內,他這一次回到天宮,就是想親自問一問天君,他是不是故意讓珞芙受天雷之刑的。

    在長庚真正的失去最后理智之前,只想要聽天君說一次真話,見一見此生思念。

    長庚在去月瑤宮殿之前,曾找天君談過話。

    “大哥,珞芙她,本不應該施行天雷的懲罰,是嗎?”長庚看著天君。

    可天君卻有意的躲閃,他不知道該說些什么,那個女人,是他此生的劫,是他入魔的關鍵,他不可能讓自己的親兄弟入魔。

    “那是她的命。”天君只是淡淡的說了這一句話。

    “命?呵,凡人怎么可以受天雷之刑!”長庚生氣了,抬起手,指著自己頭頂的這片天,他眼中的淚水涌出。

    長庚惡狠狠的甩了甩袖子,說道“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一聲大哥,天君。”

    天君驚訝的看著長庚,想要說些什么,卻無從談起。

    “從此以后,你我二人,在不相干。”長庚甩袖子,離開了天君的宮殿。

    長庚離開后,天君并沒有追上去。

    “躲不掉了嗎?”天君抬頭望著頭頂的天。

    他們生活在天宮之上,是凡人的那片天,他們主宰凡人的命運,可他們的命運又是誰主宰的呢?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世事變化無常。

    長庚離開天宮后,天君便召來了一名女子。

    長庚回到了鎖妖塔內,并沒有察覺到魔君的氣息。

    鎖妖塔安排在了離天宮最遠的大澤山巔之上,可這里卻離凡界很近。

    長庚經常會給魔君帶來凡界的妖精,供給他使用,與他相處這么久,魔君身上的靈力大增,而且他也知道魔君經常會出去,只是并沒有道破。

    他今日從天宮回到鎖妖塔,就是準備實施報復這個世界的計劃,他守護了這么多人,卻失去了唯一摯愛,這對他來說是不公平的。

    長庚與魔君之間的關系,就像是白棋與黑棋之間,相互利用。

    魔君想到統一三界,而魔君則是他報復的第一步。

    長庚在鎖妖塔內打坐,魔君已經從外面回來了。

    長庚聽到了人走路的聲音,說道“你回來了。”

    “哈哈哈,是啊,我魔君回來了。”魔君張開自己的雙臂,敞懷大笑。

    “你還是選擇了對仙界的人下手了。”長庚冷冷的一笑。雖然并沒有睜開眼睛,那股寒意卻已經深入骨髓。

    “那又怎樣。”魔君走到了長庚的前面,用手拖起他的下巴說道“這才是第一步。”

    長庚睜開了眼睛,冷笑。“這樣,你暴露的速度最快。”

    “要的,就是快!”魔君松開了拖鞋長庚下巴的手,甩在了一邊,說道“不知道,我那兩個不成氣候的兒子,怎么樣了。”

    湛木這幾日,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并且是以前被魔君鞭打過的那些傷口疼的很是厲害。

    “湛木,你怎么了?”畫卿看著湛木的臉色不太好,擔心他。

    “沒事。”湛木強忍著身上的疼痛。

    湛木身上的傷口,都是他的魔君親手造成的,也只有在魔君被關入鎖妖塔的時候,他的傷口才不會很痛。

    魔君曾在湛木的傷口上施法,魔君的法力越強,他的傷口就越痛。

    湛木似乎察覺到,魔君快要出來了。他推開了畫卿,強忍著劇痛,說道,“快,回天宮。”

    “為什么?”畫卿被湛木推出了魔族邊界外面,大喊到。

    “魔君,魔君快要出來了,你快回到天宮,稟,稟告天君。”湛木拖著身上的傷口,越來越痛了。

    “湛木。”畫卿一臉擔憂的看著湛木。

    “快走。”湛木沖著畫卿喊到,并對畫卿施法,將她轉移到天宮外,就倒了下去。

    欒安剛從外面回來,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湛木,她拍了拍他,沒有什么動靜。“二哥,二哥?”

    欒安心想,這是怎么了?

    她拖起了湛木,回到了魔族宮殿中,并請來了魔醫。

    魔醫看了一眼湛木的癥狀,搖了搖頭。

    欒安和湛倧兩個人瞬間慌了神,湛木受了這么多苦,好不容易才回來的,不能在發生這些事情了。

    湛倧走到魔醫的身旁,問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100元能炒股吗 股票融资余额是什么意思啊 泰仓配资 安全理财平台哪个好 证券投资分析师 股票涨跌撮合原理 基金配资10倍 贝赢配资 10万理财一年多少收益 股票配资论坛x贝得来 内盘和外盘是什么意思 厦门股票配资公司 盛鹏配资 2019上证年线 000032股票行情 股票配资!配资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