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情不知起(四)
    琯珣近日總覺得這宮殿有些清凈,卻又說不上來是哪里清凈。

    以前自己也是這樣的度日,卻從未覺得有什么孤獨與寂寞。

    天后的壽誕結束了,眾仙家也都回去了,就連自己的侄女畫卿也不常來尋他。

    每一次去天宮看望月瑤的時候,阿竹總說月瑤去找扶風了,只有長落一人盯著月瑤宮中的櫻花樹發呆。

    琯珣回到了自己的宮殿,嘆息,“真是冷清。”說罷,他的腦中閃過了一個人,竟然會是欒安。

    欒安自從那次誤闖入他的宮殿后,就經常來找他玩,他一個天族太子,平常有很多的公務,還經常性的將她送走,卻怎么也送不走,無奈之下,只好讓她在自己的身旁坐著,

    一轉眼,她也回到了魔族,一切都恢復了往常,沒有了她吵鬧的聲音,這宮殿便的越發冷清了。

    琯珣仿佛看到了欒安,張口對他說,“琯珣太子,你宮殿的這些書你都讀完了嗎?”

    琯珣剛想要回答她,她的身影就消失了。

    隨即,他走到了自己的院中,院子里,擺放著自己平時練功用的兵器。

    欒安拿了一個起來,卻因為武器太重,把自己也壓在了地上。欒安用力,要把那個武器推開說“這武器這么重,你平時怎么拿起來的。”

    欒安怎么推也推不動,琯珣只好施法將武器收回,卻發現地上什么也沒有。

    琯珣搖了搖頭,道“我這是怎么了?”

    自從湛木回到魔族以后,畫卿經常偷偷的溜出去找湛木,讓他帶自己去玩。

    可礙于湛木魔族的身份,他們之間終究有著很多的阻礙。

    湛木不會帶畫卿進入魔族的地盤,他害怕畫卿進入魔族后,會因為不能施展法力而受到傷害。

    如果畫卿想要找湛木出去玩,那就讓她做一個紙鶴,在上面附上法力,飛到魔族的守衛處,只因湛木每天都會到哪里去執勤。

    自從上次見到畫卿以后,湛木的心情好了很多,雖然畫卿已經記不起來他們曾經發生的事情了。

    對于畫卿來說,也許忘記,是最好的選擇吧。

    湛木是沒有什么事情了,可欒安自從上次從天宮回來后,就得了相思病,一蹶不振。

    “你怎么了?”湛木看著趴在床上,噘著嘴的欒安。

    “不知道,總覺得心里空蕩蕩的。”欒安依然噘著嘴。“對了,你今天怎么有空過來了?”

    “嗯,畫卿沒有來找我,而且大哥說你今日心情不好,讓我來看看你。”湛木坐在了欒安的床邊。

    “你說完這句話,我的心情更不好了。”欒安的嘴撅的更厲害了。

    湛木被欒安搞得一頭霧水,問“怎么了?”

    欒安白了一眼湛木,說道“有你這樣這么在一個單身狗面前秀恩愛的嗎?”順便那自己的腳踢了一下湛木。

    “額”湛木心想,好像是有點不太好。不對,她這是什么心里,難道她有喜歡的人了。

    雖然湛木被欒安踢了一腳,但還是不忘調侃欒安“這個臭丫頭長大了,都有了喜歡的人了。”

    欒安被湛木這么一說,突然臉就紅了,她又踹了一腳湛木,便說道“你出去,我才沒有喜歡的人呢。”

    “好了好了,出去出去,我出去。”湛木拍了拍自己被欒安踢了的地方,出了欒安的當前。

    湛木走后,欒安一直將自己的頭埋在被子里。

    長庚這日又為魔君帶來了許多小妖,魔君看著那些妖怪,雖說,自己真正需要的不是妖怪,但也正是因為這些妖怪,自己才有能力可以暫時逃脫這鎖妖塔,去凡間收凡人皮囊。

    長庚每日都會出去為魔君尋找新的獵物,他帶走的那些妖怪,都是被賦予大惡頭銜的妖怪。

    長庚與天君的仇恨,他不希望要牽扯到這些無辜的凡人。

    “你真的要把她留在天宮嗎?”天君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珞芙對長庚說道。

    長庚點了點頭。天君生氣的看著他,說“可她是一個凡人。”

    “但是她有仙根。”長庚不想在跟天君爭執下去了,說罷長庚便離開了宮殿去看珞芙。

    天君看著長庚離去的背影,“她可是你的劫啊。”

    可惜長庚再也聽不到這句話了。

    珞芙醒來后,長庚便一直讓珞芙待在自己的宮殿中,可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長庚剛從外面回來,看到珞芙獨自一人站在這橋上,觀望。

    畢竟她是凡人的身軀,天宮雖說沒有什么太大的天氣變化,但她難免會受涼。

    長庚變出了你個披風為她披在了肩上。

    珞芙開口道“這里真是冷清。”

    “比不上人間繁華,若你想去,我便帶你。”長庚深情的看著珞芙,可珞芙總是呆呆的望著前方,前方卻只是一片空曠和宮墻。

    這一日,長庚找遍了宮殿內的所有地方,終是沒有找到珞芙,他慌了,跑了出去,卻聽到宮女說“天君正在天雷臺懲治一個凡人。”

    長庚慌忙的趕到了天雷臺,只見珞芙已經被綁在了哪里。

    “長庚,你別過來。”珞芙看到了趕來的長庚,可她正在接受天雷,珞芙不想讓長庚看到她現在的摸樣。

    珞芙是個凡人,但她有仙根,只有經受住了三道天雷,才能成仙。為了能與長庚相守,珞芙愿意嘗試,即使她可能連第一道天雷都挺不過去。

    “長庚,你別過來,我不想你看到我現在的樣子。”珞芙的嗓音中帶著哭腔。

    “珞芙,對不起。”長庚攔不住珞芙。他跟天君求情,可不可以免去這天雷之刑。天君沒有答應他。

    天雷之刑,是珞芙必須經歷的,即使現在不受,以后還是要受到天雷之刑。

    長庚知道這是沒有辦法避免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幫珞芙減輕痛苦,可珞芙卻堅持要自己承受。

    長庚沒有辦法了,只能看著心愛之人在那里承受天雷,一道一道的劈在珞芙的身上。

    珞芙是個凡人啊,她又是一名弱女子,怎么會承受著住這天雷呢。

    珞芙咬牙堅持下來了,撐住了第一道天雷,可她的身體已經受不了。長庚想要幫她,珞芙卻仍是大喊,“你不要過來,不要幫我,我自己的劫,我自己承受。”

    “珞芙。”長庚的心里非常恨自己,恨自己為什么不是一個凡人,他只想平平靜靜的陪她一世,為什么要帶她上天宮。

    珞芙還是沒有承受住第三道天雷,珞芙吐了血,長庚跑商去將珞芙身上的鐵鏈解開了,珞芙倒在了長庚的懷里,長庚的臉頰上流下了眼淚,長庚緊緊的抱著珞芙,珞芙拿手替長庚擦了他落下的眼淚,說“長庚,不要哭,我還是不能陪你到最后了。”

    “不會的。”長庚緊緊的抱著珞芙。

    “我走了,不要傷心,做你自己就好,逍遙自在,心中永存善。”珞芙想要為長庚擦一擦眼角的淚水,卻沒有了力氣,她的手從空中滑落,她的身體變成了櫻花消散在了這世間。

    天君曾來找過珞芙,但他看到珞芙就這樣消散時,心里也會有些難受,畢竟他拆散了弟弟與弟媳。

    “你真的想好了嗎?”天君問珞芙。

    “想好了。既然我是他命定的劫難,我又有什么理由繼續呆在這里呢?”珞芙的眼神逐漸灰暗。

    “這樣你可能再也見不到他,他也認不出你。”天君再一次問了珞芙,他害怕這只是她隨口一說。

    珞芙鄭重的點了點頭。

    天君抬頭望著頭頂的這片天,也許,消散是重生的開始。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决定 怎么炒股入门知识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阳普医疗股票 吉比特股票行情 云上策配资 每日一股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开户 江西水泥股票行情 股票分析师靠什么赚钱 凯恩股份股票 中国股票指数达到1680 百股顺配资 银河配资 上证指数如何开户 中小盘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