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情不知起(二)
    “那個?”月瑤望著畫卿所指的方向,那里只有,魔族的新人魔君湛倧,其弟湛木,妹妹欒安。

    “就是那個看起來很呆的。”畫卿用手指著湛木說道。

    “哦,是嗎?”畫卿看著前方的湛木笑到,向對方敬了一杯酒。

    “嗯。”畫卿點了點頭。

    “等宴會結束,你可以去找他。”月瑤偷偷的對畫卿說。

    畫卿的父親總是盯著畫卿,生怕一轉眼,她又闖出什么禍事。

    “真的可以嗎?”畫卿疑惑的看著月瑤。

    月瑤對畫卿點了點頭,說道,“可以。”

    自從兩千年前那場大戰結束后,魔君被封印,新任魔君是魔君之子湛倧,湛倧并不喜歡父親的作風,所以繼任之后,一改往日的魔界做派。

    湛倧繼任以后,一直與天族交好,湛倧雖是魔族中人,但他卻非常渴望和平與安詳,神魔的戰爭總是會弄的生靈涂炭,流離失所,痛失至親,這不是他所愿看到的。

    眾仙家都來了,壽宴才正式開始。

    老君從蓬萊帶來了他壓箱底的補氣藥材,讓扶風呈上。

    天后收下了禮物,待扶風抬起頭,眾仙家都呆住了。

    原本熱鬧的氣氛一下子降到了冰點。“

    天君和天后也是很驚訝的表情看著扶風,扶風依然站在殿前,周圍的人都很驚訝的看著自己,這讓他渾身有些不適應。

    老君見狀,連忙走到扶風的旁邊,說道“這是我在凡間收的徒兒,很有仙緣。”

    哦?原來是老君凡間收的徒兒。”天君突然開口,看了看扶風,又看了看月瑤,隨后又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余陳和平若。

    平若的眼淚已經忍不住落了下來,但此時的她只能遠遠的看著扶風。

    扶風和老君回到了座位,余陳也盯著扶風看了很久,“太像了。”

    宴會結束后,老君被天君叫走了,畫卿偷偷的跟著湛木去了天宮為他們安排的住所。

    月瑤也趁此機會想要和扶風與浮生敘敘舊。

    月瑤剛走到扶風的旁邊,余陳與平若就走了過來,他們向月瑤請安,與月瑤說明了來意。

    余陳個平若知道,月瑤蘇醒后就失去了一部分記憶,所以并沒有詳細的解釋,只是對月瑤說“他像我們死去的孩子,我們想跟他說說話。”

    月瑤走后,余陳與平若就抱著扶風落下了淚,扶風知道他們失去了孩子很痛苦,便沒有推開他們。

    就這樣,三人抱了很久很久。平若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淚水,對扶風說道“對不起,失態了。”

    “沒關系。”

    “你是叫扶風對嗎?”余陳看著眼前的扶風,就像是看到了當初自己的兒子一樣。

    扶風點點頭。

    “那你的父母?”余陳忍不住多問一下,畢竟扶風是一個凡人,就這樣來到天宮,并修習仙法,不知道他凡間的父母會不會擔憂。

    扶風垂下來了眉眼,失落的說道“我出生后沒多久,他們就去世了。”

    扶風剛說完這句話,平若的眼淚就又落了下來,她緊緊的抱住扶風說道“真可憐,以后我們就是你的父母,好嗎?”“好。”

    平若聽到扶風這么說,內心更是歡喜了許多。余陳也很高興,他們熱情的邀請,日后請扶風到府中一聚,他們會親自帶著扶風向老君辭行。

    扶風從小就沒有父母,所以平若那么說的時候扶風也沒有拒絕他,甚至平若和余陳抱他的時候,他卻覺得這感覺很是熟悉。

    天君將老君叫來了內殿,問道“你的這個徒兒”

    天君的話還沒有說完,老君便搶先回答了出來“天選之人。”

    “他?”天君疑惑的看著老君。

    老君鄭重的點了點頭。

    仲啟自從兩千年前神魔大戰后,憑一己之力封印魔君,將其關入鎖妖塔內,靈力損耗過度而神形俱滅,在無復生之可能。

    “那他真的是仲啟?”天君還是覺得有些不能相信,當年仲啟就死在月瑤的懷中,神形俱滅,怎么會有機會再次復生。

    老君回答的話讓人有些捉摸不透,道“既是也不是,您是否還記得雙生鏈。”

    天君聽完老君一席話,終于明白了,“原來是雙生鏈救了他一命。”

    畫卿一直在后面悄悄跟著湛木,不覺已經來到了他住的地方,湛倧與欒安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間。

    湛木知道畫卿一直在后面跟著他,所以他就假裝推開門,進屋。然后扭頭嚇了畫卿一跳。

    畫卿大叫了一聲,還差點摔了下去,幸虧湛木反應快接住了她。“還是這么好奇心重。”

    “額?我們認識嗎?”畫卿疑惑的看著湛木。

    湛木雖說在人間的時候化名為農凱旋,但樣貌是沒有變化的,心想,這家伙是在裝傻嗎?

    可畫卿依然呆呆的看著湛木,這張臉,真是越看越熟悉,越看越覺得喜歡,不禁畫卿的臉就就紅了起來,她還不忘介紹自己。“我我叫畫卿,是天族唯一孫子輩的公子,我父君是重越”

    畫卿可是快要把自己的家底都介紹完了。

    湛木聽著畫卿這樣介紹自己,他本來想不理畫卿了,誰讓她一回天宮就假裝不認識自己,可聽完她那一席話后,忍不住笑出了生,說道“還是那么愛說。”

    畫卿聽到他那么說自己,明明她沒有見過他,但他卻對她很熟悉的樣子,畫卿又離了湛木進了一步,仔細的盯著湛木的臉,左瞧瞧,右瞧瞧,就是沒有一點印象。

    畫卿離湛木很近,近道可以聽到對方的呼吸與心跳聲。

    湛木感到有些不適應,說道“你干嘛離我這么近?”

    畫卿每靠近一步,湛木就后退一步,現在湛木已經被畫卿堵到了墻上了。

    “我覺得你很眼熟。”畫卿依然逐漸靠近他,又看了看他的面孔。

    “你你在靠近我,我就”湛木的心跳的很快,說話也有些結巴了。

    “就怎么樣。”畫卿盯著湛木的眼睛說道。

    “我我就不客氣了”湛木從來被女人離的這么近過,即使是在凡間的時候,他都會與畫卿保持一段距離。

    “那,你想怎樣?”畫卿的語氣里帶著幾分的挑撥。

    “我我就”湛木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湛木突然吻上了畫卿的唇,這個吻來的猝不及防。

    畫卿的瞳孔放大了許多,湛木卻遲遲不敢掙開眼睛。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世界主要股票指数 今日上证指数行情 10大可靠的p2p理财平台 股票融资风险有哪些 鼎禾配资 鑫东财配资 金点子配资 众昇策略 股票配资是什么 股票指数4000怎样算出的 淘股吧股票论坛 股权基金配资 股票融资是利好吗 中石化股票融资的成功 日本股票涨跌幅限制 佳人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