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情不知起(一)
    月瑤睡不著覺,就在客房的走廊里走來走去,倚著欄桿看看月亮,覺得很是無聊。

    走著走著,來到了扶風的客房門口,他想要敲門,又怕打擾了扶風休息。

    也許扶風也睡不著吧,他隱約看到門外有人影,想要敲門,卻又停止了敲門的動作。

    扶風走過去打開了門,月瑤也鼓足了勇氣要敲門,手剛落下去,就打在了扶風的頭上。

    扶風也因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打,很蒙。月瑤看到這一幕,立馬收回了自己的手,低下了頭。“對不起。”她還會時不時的抬頭,看一看此刻扶風的表情。

    “無妨。”扶風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說道。“這么晚了,你怎么還沒休息。”

    “我睡不著。”月瑤突然轉身向走廊的西面走了兩步,回過頭,停住了,道,“我想,想和你,一起欣賞月。”

    “好。”扶風對著月瑤微微一笑,這是一個隔了很久的微笑。

    自從琯珣來到了他們身邊,扶風就在也沒有笑過,整日里沉著一張臉。

    月瑤帶著扶風走到了客棧的院子里,這家客棧很大,他的后院也是裝修的很精美,好像平常就回有客人來一樣。

    他們剛進入院中,就看到了從天上飄下來的櫻花,月瑤伸手接住了一朵櫻花。“好美。”

    月瑤看著這櫻花,非常的入迷。她帶著扶風坐在的院中的石凳上,抬頭看著天空。

    月亮很大,很圓,夜很寧靜。櫻花飄落四方,雖然是晚上,但在月亮的襯托下,這櫻花就顯得更加美麗了。

    月瑤看著天空飄落的月亮,問道“你說,這世間,真的有人哭泣會帶來櫻花雨嗎?”

    “有。”扶風抬頭看著天空,回答的很篤定,月瑤驚訝的扭過頭看扶風,問道“你怎么這么確定?”

    “因為,這就是一場櫻花雨。”扶風扭過頭,看向月瑤,看著月瑤的眼睛。

    他們就這樣對視了很久,月瑤突然扭過頭,站起來,伸了伸腰,說道“我累了,我回去休息了。”

    扶風點了點頭,依然坐在石凳上,月瑤則是大跨步,趕緊離開了哪里。

    回到房間后,月瑤立馬關上了門,靠在門上,摸著自己的胸口,心跳的很快。她在哪里站了很久,很久。

    扶風則是一直坐在石凳上看著天上的月亮,和飄落的櫻花。

    隔日,月瑤他們便起身離開了,老君曾途中給他們傳遞消息,天后壽誕在即,需前往,讓他們抓緊時間完成任務,趕回蓬萊。

    “可師父到頭也沒說,任務是什么啊?”浮生一臉懵的看著周圍的人。

    “任務,我們已經完成了。”扶風淡淡的說道。

    “沒錯。”琯珣在這一方面也與扶風達到了一致。

    即使老君讓他們出發之時只是讓他們收復在人間作亂的妖怪統計數據,并在人間發放藥物。

    他們來到凡間這么長時間了,妖物是有收復,但聽途中并沒有作惡的小妖們說道,“最近有一大批妖怪失蹤了。”

    他們所說的那些妖怪都是作惡多端的妖怪,可那些妖怪并不是他們收復的。

    “查到了嗎?”琯珣他們又回到了靈夢山,這是他們回蓬萊的必經之路,可這一次他們來到靈夢山,失蹤的已經不再是那些妖怪了。

    扶風搖搖頭,這時月瑤,長落和浮生,都從其他方向,回到了結界中的院子里。

    “會是誰干的。”浮生生氣的用一只手錘了錘一旁的櫻花樹。

    “月瑤,查到什么了嗎?”扶風轉頭問月瑤。

    月瑤搖了搖頭,“不知道到底是誰會這么明目長膽的動手?”

    “是魔君。”長落忽然開口說道。“魔君要出來了。”

    長落這么開口,琯珣才想起,自己下凡前,曾聽天君說,魔君即將蘇醒,甚至會逃出鎖妖塔。

    “魔君不是被封印了嗎?”浮生聽到這句話,突然覺得很慌,如果魔君蘇醒,那么神魔之間,畢將有一場惡戰。

    “沒錯。”琯珣看了一眼旁邊的月瑤,說道“魔君在兩千年前,被仲啟將軍封印了。”

    “是啊,我還聽說,仲啟將軍為了封印魔君,神形俱滅了。”浮生從未見過仲啟,但從小就聽過仲啟將軍的威名,是他的榜樣。

    浮生本打算要去天宮,當一名天將,卻被父母阻止,送到了蓬萊。

    當浮生聽到仲啟死了的那一刻,他還為此傷心了很久。

    月瑤聽到浮生這么說,她的心像是被什么揪了一下,很痛。她用手捂著自己的胸口。

    琯珣看到月瑤的動作,關心的問“姐姐,你沒事吧。”

    月瑤搖了搖手,說“沒事。”話音剛落,月瑤就暈了過去。

    月瑤再次蘇醒后,她已經在自己的宮殿內了,長落也回到了天宮來伺候月瑤。

    “姑姑。”畫卿從外面蹦蹦跳跳呢來到了月瑤的宮殿。“你醒啦。”

    “嗯。”

    畫卿撲到了月瑤的懷中,月瑤拍了拍畫卿的頭。

    明日,就是天后的大壽了。

    湛木在自己的宮內看著畫卿的畫像,“明日,我便可以見到你了。”

    天后大壽,蟠桃盛宴。

    “月瑤公主,真是好久不見。”眾仙家見到月瑤來到這大殿之上,都圍了過去向月瑤行禮。

    月瑤也是很禮貌的回過禮后,便找到座位坐了下去。

    不久老君就帶浮生和扶風來了,老君就坐在月瑤的旁邊,浮生和扶風坐在老君的身后。“月瑤公主,身體可還好。”

    “尚可,勞煩老君掛念了。”月瑤自從上次暈倒后,就沒有回蓬萊,想必老君已經知道他的身份了。

    “姑姑。”畫卿從對面跑了過來,說道“畫卿要和你一起坐。”

    “好。”月瑤給畫卿騰出了位置,讓畫卿坐到了自己的旁邊。

    突然三個黑衣人來到了大殿之上,他們向天君天后行禮。

    “魔君湛倧,其第湛木和妹妹欒安,拜見天后。”他們三人行禮很是恭敬。

    這是魔族兩千年來,第一次來到天宮為天后祝壽。

    湛木從來到天宮,就一直盯著月瑤身旁的畫卿看。“是她,便好。”

    畫卿也注意到了湛木在看他,他的神情很溫柔,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湛倧帶著湛木和欒安坐到了月瑤的對面。

    “姑姑,那個人好熟悉。”畫卿突然開口,用自己的小手指在桌下指著對面的湛木。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今日短线股票推荐 股票配资平台一直牛 乾鑫配资 有50万闲钱怎样理财 基金配资10倍 卓信宝配资 升利配配资 搜搜配资 福州股票配资公司联系方式 股票操盘手回忆录 银行业股票分析 股票分析师头像 基金配资地址 今天股票行情指数 国外股票指数 2010年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