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緣來(二)
    農凱旋出去后,他的母親一直靠在床邊偷偷的抹淚,“如果不是因為我,也許,你早就高中狀元了。”

    農凱旋從母親的房間出來后就遇到了畫卿,農凱旋的眼角還有殘留的淚水,他看到畫卿后,很慌忙的扭過頭去,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擦完淚水后,他扭過頭看畫卿,問“你怎么來了,你都聽到了?”

    畫卿知道偷聽別人家的事情這個習慣不好,可她也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單純的想要報恩,報答農凱旋幫助她的恩德。

    畫卿就像平常偷偷溜出去被抓包那樣,低著頭,雙手放在腰后,手指不停地轉圈圈,“我,我不是故意要偷聽的。”

    “你都聽到了些什么?”農凱旋看向畫卿的眼神有些恐怖,就像隨時會殺人滅口一樣。

    當然,現在的農凱旋根本就動不了畫卿一根手指頭,畫卿隨便動動手指頭,就可以將農凱旋放倒,但畫卿不會這樣做,畢竟這是她初到凡間救了她的恩人。

    “沒有,我其實什么也沒有聽清楚。”畫卿依然低著頭,就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

    農凱旋的母親,耳朵并不是很好用,即使外面有多大的動靜,她也聽不清楚,所以農凱旋并不擔心她與畫卿說話會吵到里面休息的母親。

    “你走吧。不要跟著我了。”農凱旋其實并不想要畫卿走,自從他第一眼見到畫卿的時候,他便淪陷了,可他的身份和命運,并不能給身邊的人任何的保障。

    農凱旋轉身離開了母親的房門,他向著自己的屋旁走去,畫卿再一次拉住了農凱旋的胳膊。

    畫卿依然低著頭,“那個,我可以幫你照顧母親,你去科舉吧。就當我報答你的恩德。”說著這些話的時候,畫卿的臉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農凱旋輕輕的用另一只手撥開他拉著自己胳膊的手,說道“男女授受不親,我的母親,我自己會照顧。”

    農凱旋依然背向畫卿,畫卿沒有體會過生老病死,但她知道,凡人最看中親情,她真的很希望農凱旋可以接受她,讓她來報答他的恩德。“可,你的母親希望在她的有生之年能夠看到你高中狀元,就連這點愿望,你都不愿意滿足她嗎?”

    畫卿隱身在農凱旋母親的屋中的時候,看出了他母親的壽命,只剩下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了。當她想要看一看農凱旋的壽命的時候,卻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在阻攔她,禁止她觀看。

    農凱旋知道自己的母親想看到自己高中狀元,可他的時日無多,根本撐不到考下狀元的那一天。

    “我又何嘗不想呢。”農凱旋說完這句話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關上了門,在屋內思考。

    他是魔君之子,卻被親生父親打入凡界歷劫兩千年,這是他在凡間最后的年限,他不想在給自己留下任何的遺憾了。這兩千年來,他的每一世都活不到20歲,每一世,都是白發人送黑發人,他虧欠了很多的凡界父母,這一世,他不想繼續下去了,他帶著記憶轉生,所有的痛苦都只能一人承擔。

    這一次,他只想安安穩穩的送母親走完最后一程。

    農凱旋每一次重生之后,都會打聽自己上輩子的父母生活的怎樣,他們大多都很不幸,在他的每一世死后,家庭的變故和國家的戰亂,都會導致父母不幸身亡。

    他經歷了太多太多,即便他會因為自己帶著記憶的轉生,比同齡人更加的成熟,知識更加的豐富,可他的體力和武力卻一世比一世弱。

    這一世的農凱旋徹徹底底的成為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了。

    農凱旋回到屋內以后便睡著了,他本以為畫卿會因為他的冷態度而知難而退,可當他早上出門的時候,卻發現畫卿在他的門外呆了一個晚上睡著了。

    畫卿睡著的樣子很是可愛,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臉頰,將她抱回了屋內,放到床上休息。

    農凱旋安置好畫卿以后,就去廚房給母親準備早飯了,等他將飯端到母親的房中之時,畫卿就坐在一旁跟母親聊天。

    畫卿坐在農凱旋母親的旁邊,說“阿娘,從今天開始,我來照顧你。就讓凱旋哥哥去科舉吧。”

    “好啊,好啊,阿娘就喜歡你這樣的孩子。”

    畫卿依偎在農凱旋母親的懷中,像極了向母親撒嬌的孩子。

    農凱旋看到這一幕,他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了起來,多希望時間永遠停在這一幕啊。

    農凱旋將粥端了過去,站在母親的床前,“娘,來喝粥。”

    畫卿伸出手,示意農凱旋讓他把粥給她,笑著說道“你去忙吧,讓我來喂阿娘喝粥?”

    畫卿笑起來很甜,即使在白天,她的眼睛也非常的明亮,就像是夜晚的星星一樣可愛。

    農凱旋被她的笑容深深的吸引了,雖然很不愿意承認,也不愿意將粥遞給畫卿,但就是不自覺的遞了過去。

    母親看出來農凱旋很喜歡畫卿,她也非常喜歡畫卿,她多么希望農凱旋可以娶到一個像畫卿一樣可愛的姑娘。

    農凱旋感覺自己的臉很燙,就飛快的離開了母親的房間。

    畫卿跟農凱旋的母親在屋中呆了很長時間,農凱旋的母親講了很多農凱旋小時候的故事。

    她握著畫卿的手說“姑娘,凱旋其實就是面冷心熱。你以后要多多的包容他。”

    畫卿點了點頭,不久,農凱旋的母親便睡下了。

    畫卿在農凱旋母親睡下后,就從房間里出來了,她一出門就看到正在劈柴的農凱旋,她走到農凱旋的旁邊說“你走吧,我會照顧好她的。”

    農凱旋停下了手中剛要劈的柴,扭頭看向站在一旁的畫卿說“這一次,我只想好好的陪一陪母親,你也不用勸我了。如果你想清楚了,你就走吧。”

    畫卿雖然在天宮的時候總顯現的沒心沒肺,無所事事,但畢竟她也是一個心思細膩的女子,她知道關心人和體諒他人,她知道那是作為一個母親最后的遺愿,所以,她一定會勸農凱旋去參加科舉考試的。“我是不會走的,我知道,你非常的有孝心,你的母親,生前最后的愿望就是看到你高中狀元,難道就連這小小的心愿都不愿意滿足她嗎?”

    農凱旋又何嘗不想滿足母親的愿望,以前是因為沒有人能照顧好母親,自己不能離開,如今是,自己恐怕撐不到趕考的日子,反而走在母親的前面。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保本理财哪个高 基金配资条件 澳通金服配资 友钱网 p2p票据理财平台 股票推荐 2014上证指数预测 金呈配资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 qq飞车要什么电脑配资 日赢配资 怎么炒股入门知识 a股大盘上证指数 正规理财平台 易融网配资 李嘉诚的理财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