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緣來(一)
    畫卿被老板這一舉動嚇的著實不輕,畫卿本來打算先將老板扶起來的,沒想到老板開始變本加厲。

    畫卿走進老板。伸出手扶她,卻被老板一把抱住大腿,搖晃著自己的身子,哭著說道“你賠我的攤子。”

    畫卿知道,自己肯定是被訛上了,便想要用手掰開老板抱著她腿的手,要不是因為凡間不能使用法術,她早就跑了。

    畫卿心想,“這老板的演技可以啊。不行,得想個辦法擺脫這個老板。”

    身邊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了,畫卿沒有辦法只能說道“老板,你不能這樣啊,我根本就沒動你的攤子啊。”畫卿用手拽自己被抱住的腿。奈何這老板的力氣太大了,畫卿根本掙脫不了。

    身邊的人也紛紛議論,“沒想到這姑娘看著這么漂亮,竟然毀了別人的攤子,果然人不可貌相。”

    畫卿現在真想找個洞口把自己埋起來。

    農凱旋來城中幫母親拿藥,正好路過時畫卿所逛的攤子,看到了剛才所發生的一切,他本想趕緊回去幫母親熬藥,卻看到這老板訛上了那個姑娘,可他的心不允許他熟視無睹。

    農凱旋推開了圍在畫卿和老板之間的人們,走到了最前方說道“我剛剛看到了,是這個老板自己推到了自己的攤子。”

    畫卿被農凱旋的畫驚到了,她的心很驚訝,驚訝有人為她說話了,同樣她也很開心,原來除了家人之外的保護,她還可以被這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保護。

    老板一聽農凱旋這話,立馬站了起來,指著農凱旋的鼻子,大哭著說道“你怎么能污蔑人呢。”

    說完老板又拍著自己的大腿,蹲了下去,哭著“這世道,人心不古啊。”

    周圍的人也紛紛指責農凱旋“小伙子,不能睜著眼睛說瞎話啊。”

    農凱旋走到被老板推到的攤位胖說道。“我說沒說瞎話,你們看一看這攤位的倒向就知道了。”

    眾人紛紛低頭看著攤位的倒向,沒有看出什么所以然來。

    農凱旋也并未指望著這些凡夫俗子能夠看出些什么,他直接指向這攤子的頭部和尾部給大家看,說“這個攤子,很明顯,就是從老板所站的位置推到的。”

    眾人問“為什么?”

    畫卿和一旁的老板都一臉的驚訝,畫卿倒是很想聽一聽農凱旋的解釋,而一旁的老板已經開始心虛了,說道“你別胡說,我怎么會自己推到自己的攤位呢。”

    “呵,這可能只有你自己才會知道了。”農凱旋指著這攤位的頭部以及尾部說道“這個攤位,頭部倒的方向向外,尾部向內。如果是這位姑娘推到的,那肯定是頭部向內,尾部向外,而且,老板肯定會被攤位砸倒,你們在試想一下,如果一個人想要砸一個攤子,誰會跑到對面去推到攤子呢。那肯定是推面向自己的一方啊,所以,這個攤子,一定是老板推的。”

    眾人聽了農凱旋的話,覺得非常有道理,畢竟當一個人想要欺負另一個人的時候,誰會轉頭浪費很多的精力去實施呢?

    老板聽完農凱旋的解釋,被懟的有口無言,碰瓷技術還是太微弱了。

    眾人幫忙趕走了那個老板,還了畫卿一個清白。

    畫卿走到農凱旋的身邊,向農凱旋道謝。“謝謝你幫我。”

    農凱旋幫畫卿解決了問題,家中的母親還在等他的藥,這件事已經耽誤了農凱旋很多時間了,他急著回家,并沒有理睬畫卿的道謝。

    他生活在這里這么多年,幫助過很多人,也有很多人向他道謝,但那些人總會給他一大堆錢,然后不知所蹤,有的時候總會想,也許這就是凡人表達謝意的方式吧。

    因為這些人的大方,農凱旋便也算不上貧窮了,但也算不上富貴。

    農凱旋不想再要這樣的錢財了,這一次,他沒有多跟畫卿說一句話,轉身就走了。

    畫卿呆滯在哪里,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人,明明做了好事,為什么話也不說扭頭就走了。畫卿想要讓他停下來,就叫他“喂,你等一等呀!”

    農凱旋并沒有理會畫卿,一直向前走,畫卿在后面跑著,想要追上他,好在農凱旋是凡人之軀,畫卿稍微的用了一些小法術,就追上了他。

    “喂,你等一等我呀,你救了我,我還沒報答你呢?”畫卿追上農凱旋后,便攔住了他的去路。

    農凱旋沒來因為被畫卿攔住了去路,很生氣,但當他扭頭看向畫卿時,他的怒氣卻突然消失了。

    農凱旋一直盯著畫卿看,也許是方才離的太遠,沒有看清楚,他從未見過如此清澈又單純的眼神。

    “喂,你怎么了。”畫卿用手在農凱旋的面前晃了晃,農凱旋這才反應過來。

    “沒事。“農凱旋看了看天,已經很晚了,母親還在家中等他,他必須快點回去了。

    即使面前的女子如何美麗,單純,也比不上他凡間的母親。農凱旋扭過頭,繼續向前走,卻被畫卿拉住了胳膊。

    “我說過我會報答你的。”畫卿依然緊緊的拉著農凱旋的胳膊。

    “我不需要你的報答。”農凱旋使勁的甩開了畫卿拉著他胳膊的手,向前走去。

    這么美麗的姑娘,不是他一個短命之人可以擁有的,也不是他一個魔君之子配的上的。

    農凱旋失落的回到了家中,完全沒有注意到畫卿一直跟在他的身后,進入農凱旋家里后,畫卿便用了隱身術。

    畫卿來到農凱旋的家里后,她的心不由的揪了一下,她在天宮的時候向來都是錦衣玉食,吃喝都有人伺候,從來沒有親自下過廚,做過飯,也沒有為人煎過藥。

    農凱旋煎好了藥,給躺在病床上的母親端來過去,母親還在睡覺,農凱旋將藥碗放在了桌子上,先去床邊叫醒了母親,將母親扶起,靠在床邊。

    他過去端藥,一勺又一勺的親自喂給母親。

    母親喝完藥后,農凱旋便要出去,卻被母親叫住了“凱旋啊,娘想跟你說說話。”

    農凱旋將藥放在了桌子上,又坐回了母親的身旁,“娘,您說。”

    母親用手捋了捋農凱旋的頭發,說道“凱旋,娘的身體,娘自己心里清楚,娘就是想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你高中狀元。”說著母親的眼淚就落了下來。

    農凱旋握住了母親的手說“母親,不要多想,您一定會長明百歲的。”

    “傻孩子,不要再安慰娘了,這么多年,娘吃了很多藥,都沒有什么用,娘不想在拖累你了。”母親眼里的淚水包含著很多的虧欠與內疚。

    “不,娘,您永遠不會拖累孩兒。”農凱旋離開了母親的身旁,背對著母親,他的眼淚也落了下來。心想,“娘,都怪孩兒無用,不能讓您盡早得到醫治。”

    農凱旋走出了母親的房間。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6月7日股票推荐 股米网 股票指数期货是什么意思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 炒股是什么意思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股票配资平台哪家安全 牛客栈策略 股票推荐·天牛宝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股票融资买入额什么意思 银行还能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买股票 股票行情分析 茅台股票分析论文 股票涨跌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