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命運的開啟(三)
    扶風雖然是凡人,但他仍然能感受到,屋內是兩個人的氣息。月瑤沒有多說,他也沒有在問下去,不說,不是不知道。

    月瑤的心里也明白,扶風一定是知道了,即使他什么也沒有說,但扶風的心是那么的細膩。

    “你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練功。”扶風囑咐道。

    “嗯。”月瑤一直看著門窗上映著的扶風的身影,直到他離去。

    “姐姐,你喜歡他嗎?”琯珣注意到了月瑤看扶風的眼神,即使扶風并沒有出現在月瑤的眼前,但她眼神里的深情是難以掩飾的。

    月瑤被琯珣突然的問話嚇到了。“我這樣的人,有什么資格去喜歡人呢。”月瑤坐到了桌子旁邊,琯珣也坐了下去。

    月瑤的命運從一開始便注定了,她的命運,就如同這曼珠沙華,花開不見葉,葉生不見花。即使有了喜歡的人,也注定不能相守。

    琯珣沒有在繼續這個話題,月瑤也沒有在說下去,可這件事,一直月瑤的心中壓抑著,總有一天,它會突然的爆發。

    琯珣向月瑤簡述了他為何來到蓬萊,從明天起,琯珣便要和月瑤一起與扶風練習了。

    琯珣陪月瑤到很晚才回屋休息了,即使他并不是很困,但畢竟來了凡間,來到了蓬萊,便要遵守這里的規則。

    這一個晚上,琯珣睡的并不是很安心,他做夢了,夢到了月瑤。

    他夢到月瑤沉睡之前。

    月瑤的懷中抱著仲啟,她看著仲啟消散,哭的很傷心,她想要抓住仲啟消散的光芒,卻怎么也捕獲不到,只是一直大喊,仲啟,不要走。

    她傷心的在哪里坐著,在仲啟死去的地方,在鎖妖塔的外面,看著周圍的一切,好久好久,她突然站了起來,慢慢的走。琯珣一直跟在她的身后,他知道跟她說再多的話,只會讓她越來越傷心。

    仲啟走了,月瑤才發現,原來,她的命運真的和這曼珠沙華一樣。他們的愛情沒有結果。

    “你走了,我便永遠的沉睡下去。等著你回來,等你。”月瑤邊走邊想。可她的身體已經支撐不住她走下去了,她走到了天宮的門口,倒下了。

    琯珣看到倒下的月瑤,他的心里很急,他抱著月瑤跑到了宮內,找來了最好的天醫,卻沒有任何的效果,天醫只說了一句話,“一個決心不想醒來的人,是怎么也叫不醒的。”

    琯珣被這個夢嚇醒了,他的頭上出了很多的汗,日有所思才會夜有所夢,琯珣真的很害怕月瑤再次沉睡下去,他起身,跑到了月瑤的房門前,正碰上月瑤打開了門。琯珣一把抱住了月瑤。“不要在睡下去了,好嗎?”

    月瑤抱著琯珣拍了拍他的后背。“嗯。”

    月瑤不想醒來,這個天宮已經沒有了太多可以值得她依賴的地方了。

    長庚沒有騙月瑤,雙生鏈的愿望真的可以實現。月瑤在將雙生鏈送給仲啟的時候,便許下了愿望。

    雙生鏈有兩條,每一個都可以許愿,月瑤在仲啟的雙笙鏈上許愿,希望它可以在他最危險的時候保護他的性命。在她自己的雙笙鏈上許了三個愿望。

    一,如果有一天仲啟走了,那我便永遠的沉睡下去,直到他回來了,我在醒來。

    二,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希望我可以變成櫻花樹,來守護他們,下一世,我不想再是曼珠沙華。

    三,我希望,我的親人都平平安安,快樂無憂。

    月瑤的蘇醒并不是因為琯珣將她痛苦的記憶封存而醒來,只是因為雙笙鏈間的呼應而醒來。

    仲啟死后,相應的雙生鏈也就沉睡了,盡管在沉睡,但它也發揮著自己的作用。

    扶風出生后,相應的雙生鏈也就覺醒了,月瑤手中的雙生鏈感受到了它的蘇醒,便一直在喚醒月瑤,可就在月瑤即將蘇醒時,琯珣拿走了月瑤的記憶。

    月瑤忘記了仲啟,自然也認不出來扶風便是仲啟。

    扶風出來時正好撞見了月瑤與琯珣抱在一起的畫面,他的心不由得有一陣的刺痛。他看著他們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月瑤看到了扶風出來了,便松開了擁抱,對扶風笑了笑。

    扶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也只是禮貌式的微笑。

    月瑤,琯珣,扶風,三人一起去了后山練功。

    琯珣這次下凡,本是來修行醫理的,但老君卻讓他來幫助扶風提升功力。

    琯珣和扶風比試了一下,發現他的法力并不輸給曾經的戰神仲啟,甚至還略勝一籌。

    一個凡人,竟然擁有著這么高的法力,實在是讓人難以想象,就連容貌都與仲啟是如此的想象。可仲啟卻在兩千年前灰飛煙滅了,要不然琯珣還真的以為他就是仲啟。

    月瑤的武功和法力都是仲啟教的,雖然她已經不記得了,但月瑤的法力在天宮與仲啟不相上下,跟扶風比試,不應該會輸,但月瑤確確實實輸給了扶風。

    琯珣跟扶風的比試,同樣琯珣也輸了。琯珣看了看旁邊的月瑤,月瑤也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沒有說什么。

    扶風覺得琯珣和月瑤的關系非常的親密,他的心里很難受,這感覺,從未沒有過,心里不禁閃過一個念頭,“他們是戀人嗎?”

    “沒想到扶風師兄的功力如此的厲害,失敬了。”琯珣收起了劍,伸出握在一起的雙手,低下頭。

    “太子殿下,也不錯。”扶風也伸出了握在一起的雙手,低下頭,向琯珣行禮。

    “不是說過了嗎?我們有緣以后你便叫我琯珣就好了。”琯珣笑著對扶風說。

    “好,琯珣。”

    月瑤看到他們這樣,心里很是開心。“要不,我們去喝杯茶。”

    琯珣與扶風齊聲回答道“好啊。”

    他們三人一起去了扶風的房間內喝茶。

    “長庚,你看這花真美。”一朵櫻花從樹上飄落掉到了珞芙的手中,珞芙的眼中飽含笑意。

    長庚幫珞芙捋著發梢的頭發,說“再美得花兒,都不及你的笑顏。”

    自從魔君變換過珞芙的人形后,長庚總能想起珞芙在他身邊時的一點一滴。

    “長庚,你說這花,和我脖子上的一樣嗎。?”珞芙拿著那朵櫻花,在脖子上對比,讓長庚看。

    長庚拿過了珞芙的那朵花,看著那朵花和眼前的人,說“一樣,都是那么的美麗,讓人著迷。”

    珞芙聽了長庚的話笑的很開心,長庚也對著珞芙笑,可就在那幸福的一瞬間,珞芙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長庚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內心的焦急全部展現在了臉上,他開始大聲的呼喚,希望珞芙聽到他的聲音后,來回應他。可他并沒有得到珞芙的回應。

    “珞芙,珞芙。”長庚喊完那兩聲后,睜開了眼睛,眼前依然是那一片的漆黑,沒有什么變化,她依然沒有回來,也永遠不會回來了。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山东11选5走势 今晚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长春麻将规则 赢在投资 贵阳微乐捉鸡麻将下载安装安卓 3d今晚的试机号和 除息日 海纳策略配资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 配资炒股找久联优配 南宁配资 昨天3d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低于多少要强制平仓 闲来贵州捉鸡麻将 科乐长春麻将对宝窍门 安徽快3和值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