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命運的開啟(二)
    扶風很禮貌的回復了琯珣。可琯珣此刻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心想“不知道,姐姐見了他會不會想起他。”

    老君正準備將他們都帶回府內,卻發現少一位徒弟,便問道,“小八呢?”

    鏡湖連忙說道“櫟喬師弟,身體不舒服,回去休息了。”

    琯珣聽到這個名字不由的心頭一陣,看向鏡湖,心想“是姐姐嗎。”

    琯珣下凡之前曾去天宮找月瑤,卻被阿竹攔在了門外,但在他下凡之前,畫卿曾與月瑤一同飲酒,畫卿的酒還沒醒,月瑤應該也還在睡著。“應該不是吧。”

    老君讓其他的徒兒都退下了,老君有要事要與琯珣商討。琯珣總是看著扶風離去的背影。

    琯珣這次是自己一個人來的蓬萊,本想著來到蓬萊,遵天君旨意,也是順心而為,學習醫理,沒想到卻在這里見到了那個與他神似的人。

    老君知道琯珣在看何方,也可以預見以后將要發生的事情。老君捋了捋胡子,走到琯珣的身邊,說“該來的總會來的。”

    老君看著琯珣看的方向,說“扶風,是我從凡間帶來的徒兒,他的身上背負的天命,必死。雖然他死了,但卻可以換回天屆的一世太平。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該來的總會來的,即是命定的相遇,也是命定的分離。”

    琯珣依然在擔心,他擔心以后月瑤遇到了扶風,便想起了那個人怎么辦。“那有什么辦法,能夠讓他們永遠不要相遇嗎?”

    老君看了看天,說“應天。”

    老君又與琯珣商討起了往后的日程,與安排。

    “長庚,我回來了。”珞芙依然從后面抱著長庚,長庚看著珞芙,眼神里充滿了愛意,他用手去撫摸她的臉頰,突然,長庚的眼神不在向剛開始那樣的溫柔,他施法打散了魔君變換的珞芙。

    魔君依然沒有放棄,又變換出了一個珞芙。珞芙走到了長庚的對面,她與長庚對視,眼睛里充滿了濃濃的愛意與思念,她伸出一只手去撫摸長庚的臉頰。“長庚,忘了我吧,我走了。”

    長庚看著珞芙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間,他真的以為珞芙回來了,回到了他的身邊。即便這是魔君幻化的,但他依然狠下心來,打散了幻影。

    “魔君,你總用這種方法來迷惑我,有什么用?你還是趁早放棄吧。”長庚在打坐的地方閉上了眼睛,他覺得只有眼睛看不到,才不會去想念。閉上眼睛后,才發現,她的樣子,在印象里越來越深刻。

    “哈哈哈,我是不會放棄的,你就不要強裝了,你早就動搖了,難道不是嗎?”魔君的聲音在這鎖妖塔的四周回蕩著。

    是啊,長庚的心早就動搖了,在魔君一開始幻化出珞芙的人形的時候,他就動搖了。但他只能強撐著,讓自己不被魔君所迷惑。

    魔君是不會放棄對長庚的迷惑的,“珞芙不是被天雷劈死的,她是被你最尊敬的天君哥哥,害死的。死的時候,連尸體都沒有保留下來,你說天君多么的狠心啊。”魔君依然堅持著在長庚的身邊飄蕩,為長庚洗腦。

    “長庚,這么多年過去了,難道你的心中就沒有恨嗎?”

    長庚依然在哪里打坐,不管魔君怎么說,他臉上的表情從未改變,從容,淡定。“恨又如何,不恨又如何,那又能改變什么。”

    這一次,不論魔君怎么勸說,長庚都沒有在回答他,只因,珞芙臨死前說的那一句話。

    “謝謝你,送我來這里。”琯珣向扶風道謝。老君與琯珣商討完事情后,便叫來扶風,讓他帶琯珣去住所還剩下的哪一間房。

    “太子客氣了,我就住在對面,有事的話,您可以來找我。”

    “好。”琯珣用余光看到扶風隔壁的房間亮著燈?便問道,那個是“櫟喬師兄的房間嗎?”

    扶風點點頭。

    琯珣到了這里,就沒有見過這個神秘的櫟喬的影子。他想要去拜訪他一下,可他的房間熄了燈,許是睡下了吧,便沒有打擾他。

    琯珣跟扶風道了別,向屋內走去,扶風也向屋內走去了。

    扶風本想要去看看櫟喬,但他也害怕打擾到櫟喬,想要敲門,還是放棄了,轉頭回去了。

    月瑤聽到了扶風與琯珣的對話,她偷偷的走到了門旁,低了下去,想要聽清楚他們在討論什么,可當她準備好偷聽時,外面的聲音停止了。

    躲得了一時,卻躲不開一世,月瑤不想要琯珣為她擔心,更不想讓他知道她現在在哪兒,只想得到一些快樂,這樣的快樂不需要遮掩。

    外面沒了聲音,月瑤也就不在偷聽了,當她剛離開門口時,自己房屋的門被打開了,他被人一把拉住了手腕。

    “真的是你。”他的聲音聽起來很震驚。

    月瑤扭過頭,看到了琯珣,她掙扎著,想要擺脫琯珣拉著她的手。“你認錯人了。”

    琯珣怎么會認錯呢,這是他的姐姐,他最愛的姐姐。

    “不會的,就算你換了臉,你脖子上的曼珠沙華也不會消失的,姐姐,更何況,你下凡并沒有易容,這怎么會認不出呢。”琯珣依然拽著月瑤的手。

    “你放開。別讓扶風聽到了。”月瑤用自己的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是啊,這印記,是永遠也消除不掉的。

    琯珣一眼就認出了她,她想,即使老君在怎么糊涂,自己脖子上的曼珠沙華,也許早就已經被識破了吧。

    琯珣松開了手,“你下凡了,怎么不跟我說一聲。”琯珣很生氣,以前他的姐姐,不管去哪里,他都會和她說的,不管是什么時候,他的姐姐都會見他,不會有所隱瞞,也不會有所欺騙。

    “你不是回房間了嗎。”月瑤離開房門的時候雖然有聽到些什么,但從門縫中還是可以看到琯珣走回了房間。

    琯珣是回房間了,可就在他回房間之前,他聽到了她房內的動靜,他知道,她是在躲著他,剛開始他還有幾分的不確定,當他推開門的那一刻,他確定了,是她。

    “如果我不回房間,你怎么會放下心來。”琯珣的話語中有著一些生氣。“姐姐,你變了。”

    是啊,她變了,自從她醒來的那一刻,她就已經變了,她失去了太多太多的記憶,甚至失去了對家人的信心與依賴。

    扶風聽到了月瑤屋內的動靜,便走到了月瑤的門前,敲門。“櫟喬,你沒事吧?”

    “額,沒事。”月瑤的嗓音聽起來有些心虛,扶風也沒有多問。只是說“沒事就好。”

    “嗯”

    扶風依然站在門口,月瑤沒有打開門邀請扶風進來坐一坐,琯珣沒有出聲。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股策略 股利多配资 2008上证指数最低点 2019年每月上证指数 金桥大通 e路配资 伊利股票涨跌 明利配资 点点金配资 拉伯配资 国内最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 吉比特股票行情 最安全的理财投资平台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中国配资服务网 股票涨跌原理知识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