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注定相遇(二)
    月瑤看到老君出來后,月瑤便停止了步伐,對老君說道“沒想到,老君竟教出了如此無禮的徒弟。”

    浮生捂著自己的胸口,勉強從地上站了起來,說“你”話音未落,便咳了兩聲。

    月瑤又看了兩眼浮生,又說到“難道,這老君只有這樣的徒弟嗎?”

    “你”一旁的鏡湖竟也被月瑤的話激怒了,卻被一旁的老君攔下了。

    沒有辦法,鏡湖去扶一旁的浮生,浮生剛才與月瑤打斗時受了很重的傷,老君讓鏡湖帶著浮生下去療傷了。

    當月瑤一進來的那一刻,老君便識破了她的身份,只不過沒有說破。

    “不知,公子來我這蓬萊有何貴干。”老君早就聽說月瑤醒了,只是礙于這些年一直在培養扶風,便沒有去天宮看望過月瑤,即使他有萬般的才能,也猜不透此刻的月瑤,到底想要做什么。

    “求仙,求藥,求師。你可以隨便理解。”月瑤通過和浮生比武,發現浮生的性格急躁,不懂得交流,有其師必有其徒,所以認為老君糊涂,也認定,老君不會猜出她來比的真正目的。

    只是,月瑤在走到蓬萊之前,發現手上的雙生鏈亮了,只是不太明顯,可是到了蓬萊以后,這雙生鏈亮的是越發的明亮,便認為另一條雙生鏈也許就在蓬萊,也許是他也在蓬萊。

    “不是求仙,亦不是求藥,求師我看也不是,老朽實在是猜不透啊。”老君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笑著說道。

    “哦?是嗎?萬一我真的是來做這三件事情的呢?”月瑤認為老君此刻必定是在裝糊涂,不染父君也不會將蓬萊交給他打理。

    “不妨我們到府內談如何?”他們說了很多話,卻一直站在外面談話,著實有些不妥,老君便邀請月瑤,去府內談話。

    月瑤跟著老君進了府內,“請坐。”老君指了指旁邊的座位。

    月瑤看了看那個座位并沒有坐下。“既然是來求師的,又豈能坐著拜師呢。”

    “哈哈哈,既然你誠心要拜師,我便收下你這個徒弟吧。”老君捋了捋胡子笑著說。

    月瑤很是不解的看向老君,心想,“他是真糊涂還是裝糊涂。”月瑤又打量了一下老君,看樣子是真的糊涂,便問老君“你收徒,都不考驗一下這個人的品質嗎?”

    “已經考驗過了。”老君笑著說,“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第八個徒兒了。”

    “在你的前面有七個師兄,剛剛你打倒的那個是老六。”老君對月瑤說著,順便從外面喚來了鏡湖。

    “鏡湖,你帶他去老七的院子吧,老七哪里還有兩間空房,讓他挑一間。”老君吩咐道,突然想到還沒有問月瑤她的名字,即使老君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既然選擇了不說穿,也是要走走過場問一問的。“你叫什么名字?”

    “江櫟喬。”

    “嗯,鏡湖,以后櫟喬就是你們的八師弟了。”老君說完,便讓鏡湖帶著月瑤去了她以后得住所。

    鏡湖這一路上一直在思考,盡管他來到蓬萊這么多年了,但他還是不明白師父這是何用意,竟然會讓她當徒弟,還讓她和扶風住一個院子。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鏡湖帶著月瑤看了看剩下的兩間屋子,最后定在了扶風的旁邊。

    “看來師兄,很不喜歡我這個師弟啊。”月瑤一眼便看穿了鏡湖的心思。

    月瑤一來便欺負了鏡湖的師弟,做師兄的怎么能看到他人欺負自己的師弟的,更何況是一個來路不明的人,當然心里會有些不爽和看不慣。

    “那你只能忍一忍了。”月瑤拍了拍鏡湖的肩膀,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鏡湖即使心中憤懣,也沒有說出口。看到月瑤回了房間,鏡湖才回蓬萊殿找師父復命。

    鏡湖回到殿內后,見到老君一直站在窗戶前,抬著頭,望著天,便沒有打擾老君。

    老君知道鏡湖的心中一定對月瑤有很多的看法,便把鏡湖叫到了身邊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既然她來了,你就好好的做好你大師兄的本分就可以了。”老君依然看著窗戶外面,讓鏡湖回屋去休息了,天色已經很晚了,月亮也是非常的圓。

    “該來的總會來的。”老君對著月亮意味深長的說道。“該相遇的人,早晚都會相遇的。”

    雖說蓬萊是仙島,這作息卻和人間一樣,月瑤不是很困,但聽說,她旁邊住著的是她的七師兄,她來這么長時間了,也沒見有人進去,也沒見人出去。

    月瑤決定去會一會這個所謂的七師兄,她走到他的門前,想要用手去推他的門,卻感受到了很強的結界。

    “呵,結界,以為這就能攔住我嗎?”月瑤正準備施法解除這結界。

    扶風剛從外面回來,看到有人站在他的門前,想要打開結界,又聽說老君新收了徒弟和他住在一個院子里,法術很強,覺得她應該可以打開結界,便沒有叫她,一直站在她的身后。

    可,即使在高強的法術,也有打不開的結界,月瑤還是被這結界彈了出去,扶風見到這種情況,很快便接住了月瑤。

    月瑤愣神愣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反應過來,自己是又被救了嗎?月瑤扭過頭,去看救她的那個人的臉龐,“是他。”

    扶風也看清了他這位所謂的師弟。“是你。”

    扶風將月瑤放了下去,月瑤站穩了才說,“嗯,沒想到,我們這么快就相遇了。”

    “嗯,沒想到,你就是師父新收的徒弟。”扶風對著月瑤笑到。

    月瑤撓了撓頭,說道“每一次的相遇,都是你救我,我都是這樣的囧相,你不會就是為了救我而生的吧。”

    “也許吧。”扶風走到自己的屋前,打開了結界。

    月瑤聽到扶風那樣的回答后,便驚在了哪里,呆呆的看著扶風。

    “進來坐一坐嗎?”扶風打開結界后,轉頭,看向月瑤。

    “啊,昂。”月瑤跟在扶風的身后。

    扶風進了屋內,可門卻不小心關上了,月瑤呆呆的跟在扶風的身后,也沒有推門,頭撞在了門上,又被結界彈了出去,扶風聽到了聲音,便動用法術去了外面,還好及時,又接住了她。

    月瑤用手捂著自己的頭,說道“結界不是打開了嗎?”

    扶風讓月瑤放下捂著頭的手,發現她的頭已經破了,便帶著他回了屋包扎傷口。

    “對不起,這個結界是設在門上的,剛剛只是暫時打開了,門關上后,結界便又關閉了。”扶風給月瑤的頭包扎著紗布,說道。“一遇到我,你就陷入窘境,真是對不起。”

    “額,這不是你的錯,我這個人倒霉慣了。”說著月瑤摸了摸自己的頭,笑著對扶風說道,希望扶風不要將這些事放在心上。“再說了,如果我不倒霉些,怎么讓你來救我啊?”

    扶風被月瑤的話逗笑了,說道“你是我第一個,見到祈禱自己倒霉的人。”

    “額?”月瑤又尷尬的撓了撓頭,扶風卻將他撓頭的手,從頭上拿了下來。“剛包扎好的傷口。”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全球股票指数一览 我要配资网 炒股指标哪个最好用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k线猎手配资 股神配资 股票配资排名 杠杆炒股推荐保利配资 股票融资杠杆ˉ杨方配资 红牛策略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我要配资 网络理财平台可信吗 5月22日股票推荐 投资分析师 期货配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