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注定相遇(一)
    這是扶風二十年來,第一次踏入凡間,也是他第一次見到了父母生活過得地方,這個地方很美,卻也有著那些不好的回憶。

    扶風回到客棧后,看到眾師兄弟都在他的房間里等他,浮生看到他后,問他“你剛剛去哪兒了,大家都在等你。”

    “看花燈。”扶風淡淡的回了一句。

    浮生聽到扶風這么回話,生氣的對他說,“看花燈,不帶我。”

    鏡湖扇了一下浮生的頭,“這些年你偷偷來看的還少嗎?”

    蓬萊的所有人,除了扶風,他們都來過很多次凡間,看過凡間的種種繁華。

    鏡湖看出了扶風此刻的心情,便帶領著眾師弟出去了。

    浮生從扶風的屋內出來后,不解的看向鏡湖,“他怎么了。”

    鏡湖想在扇一下浮生的頭,浮生卻早早的抱住了自己的頭,“再扇,就真的傻了。”

    “在思親。”鏡湖說完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間。

    “思親?”浮生撓了撓自己的頭,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扶風有走出了客棧,抬頭望著天,“父親,母親。這就是你們守護的世間嗎?這里真美。”

    扶風一直盯著天空,而此刻的月瑤依然站在橋邊,盯著那個他曾經救她的地方。

    “你還在看什么?”月瑤問自己。“該走了。”

    月瑤看了看即將散去的人們,她也該找個地方住下了。

    月瑤覺得困意上來了,“到了凡間,作息也開始和凡間相符了嗎?”月瑤問自己,伸了伸懶腰,看到自己手上帶的雙生鏈一直在發光,她抬手,看了看,“它怎么亮了。不管了,先找個地方住下吧。”

    月瑤來到了一家客棧,扶風剛好進屋,月瑤剛好在那一刻看到客棧上面有個身影,覺得非常眼熟,只出了一會兒神,身影就消失了,“也許看錯了吧。”月瑤大步踏進了客棧,此時雙生鏈的光芒更強了。

    扶風也看到了手上雙生鏈的光芒,“父親,母親,是你們感受到了孩兒對你們的思念了嗎?”

    也許,有這樣的兩個人,他們注定相遇,沒有因果。

    扶風馬上就要離開這個地方了,在走的時候,還不忘回頭看一眼這個父母曾經生活的地方。

    浮生看到浮生還在盯著那個地方看,便叫他“扶風,快走啦。”

    這是扶風第一次對某樣東西產生依戀,也許是這個地方實在是太美麗,也許是他的心還不夠靜。

    盡管有很多的不舍但還是離開了凡間,離開了這個羨慕,而又傷心的地方。

    他生來便有著不可抗拒的命運,生來就給家人帶來了不幸。

    “扶風,走吧。”鏡湖拍了拍扶風的肩膀。

    “嗯。”扶風點了點頭。

    也許這個地方生來便不屬于他,也許他就不應該來到這個世間。

    扶風和師兄們回到了蓬萊,而月瑤還在這凡間行走,在觸摸和接觸這個她既熟悉又陌生的凡間。

    等到月瑤一覺睡醒的時候,扶風他們早已離開了客棧,月瑤手上雙生鏈的光芒也逐漸減弱了。

    “滅了,你發光是因為你感受到了什么嗎?”月瑤又開始對著雙生鏈說話。“我真是傻,怎么總是對你們這些沒有生命的東西說話呢?”

    月瑤盯著手上的雙生鏈,突然一些回憶便進入了她的腦中。

    那日月瑤去找長庚,想要長庚給她講故事,想要讓他將,講那個和她一樣脖子上長著花一樣的女子后來的故事。

    長庚告訴月瑤,那名女子死了。長庚給月瑤講完故事后,便離開了天宮,在離開天宮之前,長庚還送給了月瑤一對雙生鏈,告訴月瑤,雙生鏈可以實現她三個愿望。

    長庚離開天宮以后,很久,月瑤才知道,長庚講的那個故事,是他自己的故事,故事里的主人公便是長庚和那名喚為珞芙的女子。“二叔,她死以后你一定很傷心吧。”

    “等等,一對雙生鏈,可我的身上只有一個,那另一個去哪里了。”就在月瑤思考的時候,她的腦海里突然又浮現出了另一個面。“仲啟哥哥,這個送給你。”她對那名喚為仲啟男子笑的很開心,當她想要看清仲啟的臉時,她的頭突然疼了起來。

    “怎么這么疼。”月瑤差一點從床上掉了下來。“不想了,不想了。”這才緩解了頭疼。

    月瑤又開始對雙生鏈說話了“你是感覺到了他的存在嗎?”

    自從那天以后,雙生鏈再也沒有亮過,不知不覺,月瑤已經在人間玩了一個月了。

    月瑤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已經快要到蓬萊了,心想,自己來了凡間這么久了,該玩的也玩夠了,正好路過了蓬萊,要不就進去看看吧。

    月瑤剛剛邁進蓬萊的大門,浮生就拿著劍向月瑤沖了過來。“何人擅闖我蓬萊。”

    還好月瑤反應快,躲開了浮生向他刺來的劍。“在下江櫟喬,久聞蓬萊仙島收納這世間所有的藥材,便想來求的一些藥材來開一開眼界。”

    “我蓬萊的藥材,啟是你一屆凡夫俗子可以得到的,看劍。”浮生便又拿起劍刺向月瑤。

    月瑤本不想和他比劍,奈何不了他這樣的攻擊,便只好出手防衛一下。

    浮生不是月瑤的對手,月瑤也沒有帶武器,只用法術便將浮生打倒了,浮生這些年,一直在蓬萊采藥,識藥,沒有已經很久沒有練過功法了。

    月瑤也已經有兩千多年沒有活動過筋骨了。便就借助浮生攻擊她這一次好好的活動了一下,不出兩下便將浮生的劍收到了手下。

    盡管自己被打的傷很重,浮生也不愿放月瑤進入蓬萊。

    沒有辦法,月瑤只能將他打倒一旁,拿劍指著浮生,說道“你不是我的對手,放棄吧。”

    “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會放你進去的。”說著浮生抱住的月瑤的大腿,并沖著府沒喊到,“師父,有人擅闖蓬萊。”

    “我是不會殺你的,你放開。”

    “不放。”浮生依然死死的抱著月瑤的腿。

    沒有辦法,月瑤只能將他甩到了一旁。“不自量力。”

    老君早就聽到了府外打斗的聲音,只是一直沒有出面。“該來的總會來的。”老君不禁說道。

    鏡湖一直待在老君的身邊,聽到外面打斗的聲音后,便想要出去看看是什么情況,卻被老君攔下了。“也該讓浮生吃一些苦頭了。”老君捋了捋胡子笑了出來。

    鏡湖疑惑的看著老君,直到浮生喊出“師父”的那一刻,老君才決定要出去看一看。

    月瑤甩開浮生以后,便向府內走去,剛走幾步,老君便從府中出來了。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台湾股票行情软件 怎么买股票 理财最好的方法 顺市配资 第一理财投资怎么样 全球股市实时行情一览全球股市指数行情一览全球大盘指数有哪些 金证通配资 芝麻策略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基金配资比例 炒股专用多屏电脑如何实现 非公开发行股票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2010年茅台股票行情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软件下载 股票行情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