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月掛東風應長庚 > 遙遙不相望(二)
    月瑤對著櫻花樹出了神,時光仿佛一下回到了以前,她想到了二叔長庚。

    月瑤一個人坐在花園的秋千上,手里拿著一束花,在哪里拔花瓣。在哪里,便走了過去,問“不高興嗎?”

    月瑤抬起頭看向長庚“二叔”

    “怎么了?”長庚摸了摸月瑤的頭。

    月瑤低下頭“他們都說我生的不祥,會給天宮帶來災難,說我脖子上的曼珠沙華是只在冥界開的花。”

    “怎么會呢?”長庚停下了摸月瑤的頭,轉而伸出手,將她從秋千上拉下來,抱著月瑤坐在了秋千上。“我們月瑤,是天族的公主,怎么會不祥呢。以前,有個姑娘,她的脖子上也長著一朵花。”

    月瑤驚訝的看著長庚問“真的嗎?”

    “當然,二叔什么時候騙過你。”長庚用手勾了勾月瑤的鼻子。

    “那她呢?”

    長庚的眼神暗淡了下來,“她死了。”

    “為什么?”

    “因為她只是一個凡人。”長庚的眼神一直看著前方,仿佛那個姑娘就在眼前一樣。

    “那她的花和我一樣嗎?”月瑤看向長庚。

    “傻孩子,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特點,怎么會一樣呢?”長庚被月瑤所說的話逗笑了。

    “那她是什么花?”

    “櫻花”

    思緒一下便被拉回了現實,“你是二叔帶來的嗎?櫻花”月瑤抬頭望著樹上的櫻花。“你是有靈性的對嗎?”

    月瑤忘記了這棵樹是怎么到的這里,她記得小時候還沒有這棵樹,就將喚阿竹。“阿竹。”

    “公主。”阿竹一直低著頭。

    “阿竹,你還記得這棵樹是怎么來的嗎?”月瑤用手觸摸這顆樹。

    “這是公主兩千年前從凡間帶上來的樹,因為長年在仙界便有了一些靈性。”

    “兩千年前,我都不記得了。我睡了兩千年嗎?”月瑤轉身看向阿竹。

    “是,公主”

    “我怎么睡了這么久。”

    “奴婢不知。”阿竹又后退了兩步。

    “下去吧,我想一個人休息下。”月瑤向著阿竹揮了揮手。

    月瑤睡了這么久,他們又怎會不知原因,只是不愿意說罷了。

    月瑤的心里也明白,自從醒來后,天宮的一切,都變得非常的陌生,陌生的寂寞。

    阿竹向月瑤行禮后便退下了。

    轉眼間,月瑤已經蘇醒了二十天了,此時的人間也已經過去了二十年。

    “扶風,過來,你看這是什么?”浮生向著柳扶風招手,示意讓他過來。

    扶風走到浮生的身邊蹲了下來,看了一會兒,說“這是車前草,一般都是生長在被車輪碾壓過得干燥的地方,用于止瀉,鎮咳,不過,蓬萊的后山,長年無人,更無車馬,怎么會有車前草呢?”

    “可以止瀉,那就把它拔下來吧。”浮生話音剛落便把車前草拔了下來,但扶風一直在那里出神。浮生看著他,說“你不會還在想這里為什么會有車前草吧。”

    “嗯,生不逢時逢地,這里常年陰濕,是怪象。”說完扶風便了起身,向山外走去。

    “這里可是蓬萊,世間所有的藥材都生在這里,即使設在凡間,但仍屬于仙家。”浮生耐心的和扶風解釋道,可扶風早已離開了原來的地方,“你這家伙,怎么走了。”沒辦法,浮生只能大跨步跟上扶風的步伐。他拿著手上的車前草,搖了搖,心想“這偌大的蓬萊,只有他一個凡人,他有這些心思,應該很正常吧。”

    在浮生出神的那一刻,扶風早已走遠了。“扶風,等等我啊。”說罷,浮生便去追扶風了。

    扶風回到了自己的屋內,想,“這是為什么呢?不合時,不合地,到底是怎樣生長出來的呢?”

    扶風捉摸不透,這些年,他見過不少藥材,大都合時合地。正在扶風思考的時候,老君來看他了。

    扶風看到老君進來了,便向老君行禮,“徒兒,拜見師父,師父請坐。”

    老君入座后,扶風給老君沏了一杯茶,遞給了老君,老君接過茶,扶風便站在一旁。

    老君喝完茶后,問道“扶風,今日可有什么收獲嗎?”他將茶杯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扶風搖搖頭,“師父,徒兒有一事不明。”

    “說來聽聽。”老君甩了甩自己的衣袖后,將雙手放到了腿上。

    “今日,徒兒和六師兄去后山采藥,后山的氣候長年陰濕,更無車馬,可卻長出來了一株車前草,徒兒不解。”

    老君聽到后,笑了,他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子說;“哈哈,原來是這件事啊?扶風,你來蓬萊多長時間了?應該有二十年了吧。”

    “是的,師父。”

    “走,為師帶你去個地方。”說罷,老君便帶著扶風來到了后山。老君在前面走著“你可知為何蓬萊包容著這世間所有珍奇的藥材?”

    扶風跟在老君的后面說道;“徒兒不才,徒兒認為,蓬萊擁有廣納百川的藥材,主要是由于這里有著良好的地勢和利于藥材生存的條件,但徒兒不了解車前草這類極其普通的藥材,竟有能力生長在這荒無人煙的后山中的原因,還請師父賜教。”

    老君捋了捋胡子,笑著并指著前方說“你看。”

    扶風順著老君所指的方向看去,陽光明媚,有往來的行人和車馬。“徒兒懂了,謝師父賜教。”

    蓬萊為所有藥材都提供了其適宜生長的條件,會模擬所有藥材生長所需的因素而提供生長所需的條件,就像剛才在外行走的人們,他們每天都在忙碌,在奔波,也有人在尋找蓬萊仙島。他們每一個人都生活在島上,只是他們看不到。

    近在咫尺,卻仍覺得遠在天涯,身在其中,卻仍隔海相望。

    “姑姑。”畫卿跑著來到了月瑤的宮內。

    月瑤正在一旁喝茶,畫卿便跑過來對月瑤說“姑姑,太子叔叔不和畫卿玩,你陪畫卿玩好不好。”

    月瑤握住畫卿的手,問道“那畫卿,你想玩什么啊?”

    畫卿抬起頭,想了一會兒,覺得天宮甚是寂寞,沒有什么好玩的東西,但聽剛從凡間提上來的仙女們說,凡間有很多好玩的東西,有美食,還有美酒,還有一個被稱作燈會的東西。

    畫卿想的出神,不禁點了點頭,“我聽剛從凡間上來的仙女說,凡間有好多好多好玩的東西,我們去凡間玩好不好啊。”

    凡間,月瑤想到自己也很久沒去過凡間了,不知道如今的凡間是什么樣子呢。“那你問過你父君了嗎?”

    畫卿聽到她父君的名字就嘟起了小嘴說道“父君,他才不讓我去凡間呢。”

    畫卿又搖著月瑤的胳膊說道“姑姑,你就帶我去好不好,姑姑。”

    月瑤是耐不住畫卿如此的搖晃的,剛想要答應他,畫卿的父君重越便趕來了,說“你姑姑才剛剛醒來沒多久,需要安心修養,你還讓她帶你去凡間玩,走,跟我回宮。”

    “大哥”月瑤還沒來得及說些什么,畫卿便被重越帶走了。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鑫牛配资 多赢策略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3G配资 股票推荐 全球股票指数排名 蚂蚁配资 有50万元存款如何理财 意大利股票指数 互联网理财平台安全性排名2019 春安配资 股票融资买入是好是坏 厦门股票配资利息多少 芝麻策略 炒股公式 基金配资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