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君策長安之醫手遮天 > 真相,惡心的幕后黑手
    蘭州城算是處于這一片山的最高峰,站在山頂上可以居高臨下。

    一個人垂首而立,背著手的時候。拿捏著中指,似乎已經思考了許久,卻并不敢上前一步一樣。皺著眉頭,似乎是在思考著以前發生過的事。

    另一個瀟灑自在,卻看著一片的景色出神,并沒有開口。

    一陣微風吹過,兩個人似乎還沒有說話的意思,只剩下一片藥草,香氣撲進人的鼻子。

    赫連驚鴻到底還是沒有忍住,率先打破了平靜。

    “你們一開始就認識,對不對?”

    “對。”淳于楓本來就沒有要隱瞞的意思,如此一說自然是更愿意告訴他了,經此一事,自己再也不希望慕容瓊的身邊還存在著這種人的存在,自然是希望撇清關系的好,所以才會毫無隱瞞。

    赫連驚鴻只覺得氣得厲害卻說不出話來,對方的話似乎一點缺口都沒有,卻讓自己覺得心里一陣又一陣的開始不舒服,到底是哪里不舒服自己也不知道。

    淳于楓聽了半響,對方沒了聲音,似乎還在思考該問什么問題,不由得輕蔑地笑了笑。

    “你我之間也算是舊相識了,因為這點事情問不出口應該是不至于的吧。難道高貴如您的太子殿下有什么事情不敢親自去問,那丫頭,反而是要問我嗎?”

    “就算是說了,也不會告訴我的……”

    赫連驚鴻這個時候似乎早就已經卸下了身份,在面對著曾經的知己時,難得露出了一點苦笑的笑容,或許自己的這一次迫不及待,能改善兩個人的關系也好,只可惜什么都回不去了。

    “對不起。其實有一些事情我明明知道會發生,但是沒有辦法去阻止你要恨便恨我吧,反正我們現在已經扯平了。慕容瓊心已經不在我身上了吧?”

    淳于楓雖然與他相識多年卻從未見過這個樣子的,他就像是被什么東西打垮了一樣,站不起來,無力去還手,而那如此喃喃自語的幾句話,更像是一條鞭子抽在人身上一樣難受,只可惜在自己眼里卻是如此之可笑。

    淳于楓說話之間上前一步一把掐住了赫連驚鴻的脖子,笑得更加嘲諷起來。

    “太子殿下這話似乎好有道理,人在你手里的時候,你也沒有多好好珍惜,就算是接了圣旨又如何,還是會被你的母后去追殺,就算是這小丫頭費盡千辛萬苦又回到你的身邊又如何你自己依然認不出她來,在你眼里你喜歡的那個不過是個皮囊或者是個念想而已,從未真正了解過一個人,你怎么知道?她心里曾有過你呢!

    拿你這點齷齪的心思去猜想,只會覺得那樣的她便是如此不堪吧,無論是經歷了什么,還是她受了多少的苦,在你這種人眼里全都是不值得一提的。慕容瓊也就算是以前瞎了眼才會喜歡上你這種人,到頭來沒把自己害死,還是要為你這種人越推越遠。

    不過你放心,本王沒有和你生氣的意思,有你的存在,才算是我這輩子,更有意思。哈哈哈。”

    淳于楓利落果斷的將他推倒,卻并沒有傷及他的要害,松開了手,笑了笑,更覺得諷刺起來。

    “赫連驚鴻,不管你之前是怎么想的,從現在開始的規則已經不再是由你制定的了,就算是自殺未成功陷害未成功,如今這一招棋走得已經把你逼到了絕路,你這個太子有心思還是關心一下自己能在那個位置上做多久吧,別有一天還為何我來得及逗就已經丟了命去!”

    淳于楓走的時候如同來一樣,就像是一陣風,留不下任何的痕跡,只留下空飄散了一陣又一陣的爽快。

    赫連驚鴻久久的站立在那里,回不過神來,如果要是都能回到以前該多好,自己不是什么太子殿下,只是一個將軍的兒子,可以和自己最好的朋友開懷暢飲,可以和她們一起去做最閑散的人,可是命運卻偏偏的,把這樣糾纏的幾個人放在了一起。容不得自己絲毫的反抗。

    “太子殿下。”

    當幾個侍衛發現太子殿下不見了的時候,趕緊追了過來,這一路上雖然跑得不快,卻還算是沒事,總算是找到了人。

    赫連驚鴻被這些人扶著從地上站了起來,卻是一陣腿軟。

    如果那丫頭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是愛上了自己的話,那么。大婚之日經歷的那些事情,只怕是會留給她一輩子的陰影。

    自己有的時候還想為她去做點什么,只可惜已經沒有這樣的機會了。慕容瓊確實給了自己機會,給了兩個人,第2次見面的機會是自己還是沒有認出來。

    這又能怪誰呢?

    赫連驚鴻閉上雙眼時將拳頭捏得叮叮響,就像是要自己牢記今天所受的所有的恥辱與不屑一般。

    臉色鐵青的嚇人的,充滿血絲的雙眼,一片猩紅。

    “京城那邊還沒有消息嗎?”

    “沒有。投毒的人一定是如此做的,只是這中間還經過什么人的手,又是誰下了這樣的命令,暫時還無法查到,目前只能知道這種毒出自于上古的一封羊皮卷,出自于宮廷之秘醫神藥神傳之手。那封羊皮卷一共分為兩份,一份落在了當今陛下和易王爺的手里,另一份早就已經不知所蹤。”

    “該死!”赫連驚鴻狠狠的一掌,那報信的人立刻斃命,跪著的幾個黑衣人哆哆嗦嗦地趴在了地上。

    “殿下息怒。我們已經盡力在找了。”

    “等你們找到了,這些人的命都沒了!父皇就算是喪心病狂,也不會費盡心思去對付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更何況父皇根本就不知她的身份。背后動手的人更像是沖著我來的這件事,若是做不好,受害最大的是我,而不是一個小小女子!”

    “是,殿下英明。只是眼下我們還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京城那邊沒有傳出來任何的證據。”

    “下去繼續查!”

    “是!”

    赫連驚鴻這一陣子總覺得像是被什么人盯到一樣,是絲毫找不到證據,盡管有那么多人在查自己,但是這件事真的和自己無關,自己也真的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京城里留下的那一部分人都算是自己心腹,不過是為了探聽消息,也好知道到底什么人在和自己作對。赫連驚鴻為了這么久的安排,本以為可以掩飾觸動,卻沒想到到最后反而是讓這些人給溜了,如此一來就實在是找不到了。

    與此同時。淳于楓下了山便收到了一封密函,看了之后立刻碾碎了……

    “知道了。傳令下去封鎖所有的消息。”

    “是。”

    幾個黑衣人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是從來都沒有出現一樣。

    慕容瓊不過是躺了一陣子便立刻又忙了起來研究新一輪藥方迫在眉睫,自己能耗這幾個人的力量是完全穩不住這些難民的,只有盡全力拿到真正的方子才是最主要的,只是自己實在是好奇這些人究竟是如何和幕后主使聯系上的,正想著靠在一棵樹下卻被突然跳下來的樹葉砸到了腦子。

    “咦。這是……”

    慕容瓊蹲下頭查看樹葉的時候,卻突然發現了驚天大秘密,所有落在地上的葉子似乎有哪里不對。

    原本并不是十分寒冷的季節落下的,這些樹葉有黃色有綠色,本十分自然,可怪就怪在這些樹葉上面竟然有缺口,按照這條小路所指向的后山后面的那口井,便是這蘭州城唯一的水源,似乎是所有的水都是從這里引過來的,唯一經過的這條小河便是這棵參天大樹……

    而這些樹葉上面的缺口似乎是被腐蝕而至,并不是平白無故自然產生的,就像是有一些人故意為之,而自己頭頂的這棵樹,本是枝繁葉茂,卻為何在這個季節破損成這個樣子。

    慕容瓊猛然之間才發現這里面似乎有所不對,立刻拿著自己的紗巾和上山采藥的一個小鋤頭,挖了起來,靠著這棵大樹,圍著它的一圈,全部都挖開了。

    剛開始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妥,直到將這棵樹的四周全部都挖開之后,自己才徹底的驚呆在了原地,原來這里面!

    慕容瓊覺得自己今天真是撿了一個大便宜,本以為是打算再次查看水源,卻沒想到對著一棵樹發了半天呆之后,竟然碰到了這個東西。自己在多年前曾經和師傅上過一次山,師傅說過對一棵樹來說需要狠狠地扎根于地上,吸收著附近所有的水。才能慢慢地茁壯生長。自己一直以為是有心之人動了這里的水源,直接在水里下了毒,卻沒想到這附近地里的所有的樹的根,居然是被人動過手腳的,早就已經被人禁錮在了地下!

    無法自己主動吸食水分的樹,只能靠著這些毒液去慢慢的活下來。……

    樹上飄落的每一片葉子就像是被腐蝕,一般是因為整棵樹都是有毒的,而這葉子最后只會落于水源,藏入地下,最后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像是被人下了毒一樣傳播出去。

    關鍵在于。自己看到了樹扎根的地方是用了京城里護衛軍才會用的鐵鎖!

    上面密密麻麻禁錮著一個又一個的小鎖頭……而在所得的末端,似乎是有一種黃色的毒液……

    慕容瓊正打算去上前試探,剛伸出手就被人一把摟回了懷里。

    “啊……”

    “傻丫頭,瘋了嗎。”

    突如其來的一陣天昏地暗,將自己靠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淳于楓一邊吼著,一邊將這丫頭緊緊的禁錮住。

    心里的擔心還未褪去,臉上的焦急便已經顯現出來,自己不知為何總覺得這丫頭圍著一棵樹發呆,有些不對勁便尾隨而來,卻沒想到讓自己見到如此危險的一幕,這丫頭真以為自己是神醫了嗎?這毒液滲入水中便已經可以讓人死傷慘重,若是直接碰到了,那豈不是會必死無疑!

    淳于楓看的是心驚膽戰才會及時出手攔住了她。

    一陣風吹過。慕容瓊紅著臉不敢說話。

    低下了頭嘟嘟嘴。“沒事。”

    兩個人近距離接觸之時,溫熱的氣息在兩個人之間徘徊著。

    慕容瓊緩了緩才伸手推開了他。

    “這東西有問題我一定要查出來,這到底是什么?”

    “別動。你根本知道那東西是有劇毒,若是傷了你,誰來為那些人解毒?傳令下去,立刻讓太子急召御醫過來。”

    “是。”

    慕容瓊算是第1次見過他如此著急,還是為了自己竟然出動了暗衛報信,看來過了今日之后,赫林驚鴻也會對他刮目相看,甚至是有所防備了。

    不由得有一些擔心。

    淳于楓看著這個小丫頭,有些心神不定,倒是輕輕的笑了笑。

    “擔心什么,若是擔心就不必給自己找麻煩。”

    慕容瓊只以為又是自己多管了閑事并沒有再開口,只是心里還隱隱不去的對他的擔憂,一個前朝被推翻了的太子。如今和太子走的卻如此的近,難保會讓人懷疑什么。

    看來那一日自己醒來之后,這兩個人肯定是出去說了些什么,不然今日不會有這樣的默契,沒過一會兒就來了幾位太子府上的御醫。

    這幾位御醫也算是有相當級別的,有了多年經驗的御醫坐鎮不一會兒就可以查出東西到底是什么,也不必讓自己在辛辛苦苦跑一趟,自己便坐了下來等待的結果。

    “啟稟王爺,這個黃色的毒液來自于羊群的腦子,是從死亡的大量的羊群頭顱之中提純過濾而來十分少見,古籍中也有記載,若是大批量的提純,并且放置這些羊群的尸體未加下葬,便會產生一種似乎與瘟疫的毒液……不知蘭州城附近可否有草原?”

    “是啊,若是老臣記得不錯的話,上個月的時候,從嶺南平息的那場戰爭里,死亡的牛羊無數,恐怕是從那兒來……”

    “那就一定是了。這東西平日里在中原極少能見到。”

    “確實。老臣這么久也算是只在古籍中見過……”

    幾位御醫仔細看了看,那東西流出來的結果,簡直是讓人驚呆,誰能想到那樣惡心的毒竟然是從死亡的動物的腦子里提出來的……

    慕容瓊年少之時便聽說大批死亡的牛羊,若是埋入水下便會污染一方的水源,卻沒想到有人未在井里下毒,卻在這樹木上動了手腳。

    “立刻通稟太子殿下,把那東西全部挖出來。用火焚燒。一顆也不許剩下。”

    “是。”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省体彩11选5 江苏快3走势图-百度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表 重庆快乐10分 浙江体彩20选5风采网 快乐飞艇开 qq四川麻将八条说的什么 2017中甲积分榜 股票涨停查询 网上如何开店赚钱 新国际棋牌 河北快三下期预测号码 北京赛车pk10猜冠军 北京麻将小游戏 长沙麻将群谁有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