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時空迷途之遠古女巫 > 第156章 只想離近些
    草地上,篝火已經成為了灰燼,上面還被撒上了土。

    這黑瘦的女孩子兩只手齊上,正在低頭狂啃著大鳥肉。對面是云清正拿著一個石碗,喝水漱口。

    e,這個鳥肉實在是太香了。

    她看著不遠處的河泡子,關鍵是看著河泡子上的大鳥,沒忍住,還是拿出了回旋鏢。看看這女子吃的歡,沒理她,自己拍拍屁股,又奔過去。

    云清這回旋鏢現在練的,算是入了點門道。兩次起碼能打中三次,主要是這大鳥有點笨笨的,還不禁打,一打到,立刻蒙。

    她想存幾只,除了離開這里,自己還想吃外,她還想帶回去,給達達和小草也嘗嘗。這種鳥肯定不是香鳥,因為達達說香鳥飛的奇快,非常的難捕捉。

    她不知道,她一轉身,那個還在狂吃的女人,馬上就抬起了頭。

    看著云清在河邊打鳥,這片鳥飛跑,她又轉到另一邊,看著身形有些笨拙,但是鳥更笨。只一會的功夫,她就撿了好幾只鳥。

    這女子,皮包骨的臉上,眼睛卻大大的,就是有些空洞。現在空洞的眼神,看著云清,有了一絲亮光,甚至她還嚼著的嘴,還有點往上咧。

    等云清回來的時候,那女子已經把鳥骨頭都嚼碎吃了,這牙口也是不一般的好。

    云清手里拎著一只大鳥,另外十一只都被她放到空間里了,那些鳥也只是被打蒙而已。

    她盡量多打了幾只。這些鳥一看就是遷徙過來,肯定待不了幾天,就得飛走。到時候想吃,都沒地找去。

    看到云清回來,這女人趕緊站了起來,腳下有些虛浮,好歹站穩了,這多虧吃了些鳥肉。

    云清把提著的大鳥放在那女人面前,又扔給她一個石矛。她一愣,眼神很茫然是拔毛么?那為什么還給她石矛?

    云清也不管她聽不聽的懂,對她說道“就此分開吧,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云清真不知怎么帶這人,她也知道,把這女子單獨撂下,就只能賭她是否命大了。

    但是,云清也有自己充足的理由。第一,她不想讓別人知道她空間的秘密。第二,就算是她勉強同意,危機時把她帶進空間,可是,很多危機都是瞬息而至。

    就比如,上次她遇到的毒蛇,還有那個巨大的豹獸。捕殺獵物,都是閃電般的速度,你根本反應不過來,也跑不脫。除非她倆時刻挨著,但,怎么可能?

    云清騎著驢子,才能把驢子瞬息帶進空間,但是,人,真不行。

    這女人還傻傻的,不知所措。

    聽不懂。

    這女人一醒來,云清就問了。果然,語言不通。

    云清指了指遠處的小湖泊,又指了指地上的矛。意思是,你要靠自己打獵為生了。

    那女人順著云清的比劃,往大湖那邊看去,有湖,湖上有鳥,湖和自己中間,還有個大獸在吃草。

    明白了。

    這女子從地上撿起石矛,握緊、端好,貓著腰,氣勢洶洶,往湖那邊走去。

    這怎么回事?大鳥不要了?現在就要狩獵,自力更生啦?

    云清不解,跟在她后面,想看她到底怎么狩獵。

    走著走著,哎呦喂,不對勁,這女人,直奔云想容去了,不會把云想容當獵物了吧。

    越接近驢子,這女人渾身越發的繃緊。沒疑問了,就是奔驢去的。

    云清趕緊快走幾步,超過那女人,擋在驢前面。

    這女人果然端著矛一愣,疑惑的看向云清。

    云清拍拍驢,又拍拍自己,不想再跟這人廢話,直接騎在驢上。這女人臉上露出佩服的神色。可這些,云清已經不關心了。

    拽了拽韁繩,這傻驢就沒停下吃。可能是被人養了一段時間,不怕人了。它不知道,除了豢養它的人,其他人,都是魔鬼。還不知道危險剛剛擦肩而過,只長了個吃心眼兒。

    云清硬下心腸,拽拽韁繩,拍拍驢屁股,驢子就開始走起來。云清又連拍幾下,云想容就顛兒顛兒的跑了起來。

    云清沒回頭,但她聽到后面有喊聲,還是沒回頭。心里很煩躁,越發使勁的催驢子快跑。驢子跑的還算快。很快,身后聲音就消失了。

    云清不知道,就在她身后。

    荒原上,一個骨瘦如柴的身形,一手拿著石矛,一手拎著大鳥,踉踉蹌蹌的在狂奔著,說是狂奔,看她腳上拌著蒜,比正常走路快不了啥。

    她的眼神不再空洞,眼里有一種執著。她奔走的方向,正是云清消失的方向。

    曾經她生活在深山老林里,族里有三十幾個人,雖然辛苦,可還算相親相愛。更何況,有自己親愛的母親。

    可是從有一天開始,部落就開始出現恐慌。

    原因是,部落開始失蹤人口,這樣的情況,始終沒有得到解決,人口降到不足十人。

    人少了,惡魔也不想偷偷摸摸的了,直接沖擊了自己族地,把他們全部抓走。可這還不是噩夢。

    噩夢是,族人一個個被吃掉,包括她的母親。而自己,是年輕的女子,沒被吃掉,是身體讓她有了活的機會,可她希望還不如沒有,好跟隨母親而去。

    她不肯吃肉,不肯喝血,她不知道那些肉、那些血,是不是自己的族人,或是自己母親的。吃人的惡魔們就硬喂,這樣的結果就是讓她不停的嘔吐。惡魔們沒辦法,就采來野果強行喂她。

    她骨瘦如柴,眼淚早已流干,生不如死。

    想死,食人惡魔們看的緊,絕望到最后,她的心已經麻木。

    直到,惡魔首領死的那一刻,她會笑了。

    山洞雖然昏暗,但是殺死惡魔的女孩,卻發著光,那是救她的天神,終于降臨了。

    那女孩給了她一個果子,她毫不猶豫吃下去,哪怕是毒藥,更何況,是從來沒有的香甜。

    再然后,自己竟然睡著了。

    再醒來,自己在一片曠野上。刺眼的陽光,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這光,讓她眨巴了半天眼睛,才慢慢適應。

    不是在山洞里,那顆已經麻木的心,有了些微松動。她轉頭看到一個吃的噴噴香的女子,果然,白的發光,跟自己想象的一樣,是自己的女神。

    不是女神是什么,不僅能取了惡魔性命,還能從魔窟中帶她出來。說不是,她都不信。

    她想流淚,有委屈,有感激,有回家的感覺,可是淚流光了。

    香味四溢,她聞到了。自己肚子開始咕咕作響,她輕輕的坐起身,怕吵到對面的人。

    對方還是看到了,說了一句話,她聽不懂。估計看出她不懂,就撕下一塊肉給她。她接過來,就像毫不猶豫接過對方給她的果子。

    這是一個鳥的肉,她看出來了,她吃了,也沒有吐。

    再后來,就是看對方到水邊打鳥,甩著一種武器。再回來,明明打了很多只,手里提的卻只有一只。

    給了她大鳥和石矛,卻攔住了她襲擊大獸。看大獸對她聽話的樣子,也只有神才能做到吧。

    只是……

    她的女神走了。

    她現在活著的唯一理由,就是離這個放光的女子近些,再近些,這讓她覺得安全。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3 别桥螃蟹赚钱 广西十一选五 新手如何倒卖发票赚钱 二分彩 在广州国际轻纺城怎么赚钱 190aa即时比分指数kk 成都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梦幻西游的赚钱攻略视频 3d试机号 解锁屏幕赚钱的app dota比分网即时比分 聊城一体机赚钱多少钱 澳洲幸运10 酷赚手机能赚钱 安徽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