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逆襲總監 > 第二九九章 凌亂
    吃完喝完,王榮勝帶著滿口的酒味回到辦公室,舒服的躺在老板椅上,也許是喝了一點酒,王榮勝的心里很不爽“這余佳佳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什么年終獎,什么需要大家的幫助,說句謝謝都那么虛偽,不就是變相的說酒店離了她不轉、大家都要靠她吃飯嗎。”

    王榮勝在心里對余佳佳一萬個不滿意。

    有句話說得好,當你對一個人產生惡感時,你看她做什么、說什么,都覺得不滿意,所以,心理學上有一種首因效應。

    王榮勝對送自己回來的部門經理表示自己沒事,需要在辦公室處理一些事情,把送自己回來的人打發走。

    王榮勝打開電腦,順便點了一些今日新聞,不過越看心里越煩,他本來年紀不大,又是老板的親戚,算是年輕有為,不過,一到gy龍城大飯店,就遇到余佳佳這一卡在喉嚨里面的刺。

    為了這件事,王榮勝還專門跑帝都一趟,和前任總經理劉永平討論一下。

    以劉永平的話來說,余佳佳算是一個白眼狼,算是放棄了余佳佳,劉永平還說,當時自己走的時候,可是和余佳佳意見不合,針對對麥芒了一下。

    當時王榮勝本來不相信,特意的又讓人從旁邊打聽,得到的結果也差不多。

    不過,劉永平提出的建議是讓蕭雨欣上位,但王榮勝是誰,怎么可能是會聽從劉永平的建議,在他看來,劉永平只是一個刷馬桶上位的,那比得上自己的身段地位,雖然沒當場反對,但是也不想驅虎引狼。

    但對于余佳佳的性格和為人,兩人心里面想的出奇一致。

    但是,一個從刷馬桶能上位來的劉永平,同樣也讓王榮勝忌憚,對方一樣不平凡,機遇和手段的運用更是爐火純青,讓王榮勝不得不防。

    不過,還好,這次是老板親自考核選人,這樣,蕭雨欣也在候選人名單中,這樣既不得罪劉永平,也把大家就站在一個水平線上了,唯有拼各自的眼光了,算是平等競爭。

    畢竟,老板親自考核,加上集團在擴張,一切唯能力,唯品格,大家的可操作性都不強,都沒必要為了一個副經理的職位改老板留下不好的影像。

    王榮勝覺得,劉永平有欺負自己年輕的行為,特別是劉永平還時不時的提人事部何主管的那些話,讓王榮勝心里特別不爽,他媽的,你都走了,手還伸得這么長,當我是木偶嗎。

    想到這些,王榮勝覺得有必要提點一下徐凌霜,當然,王榮勝還是比較清醒的,首先看了看表,時間快要晚上十點,也不算晚。

    俗話說,喝酒就是在這種有點暈乎的時候想法最多,這完美地體現在王榮勝的身上。

    “喂,小徐啊,你睡了嗎?”

    王榮勝還是決定給徐凌霜打個電話,以他看人的標準,這市場銷售部的副總監就在蕭雨欣和徐凌霜之間了,至于馮山山,不過是陪選而已,當然不排出對方是一匹黑馬,不過那也是自己看好的,至少對自己的影響比較少。

    此時的余佳佳,也暗自在房間里面謀劃著,當然是在酒店的房間,她故意說自己有事,就是為了不和大家同路。

    這段時間,余佳佳煩心事越來越多,上一段感情,本來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刻,但是,在余佳佳提出婚前財產公證時,對方慢慢的就撤離了。

    在余佳佳看來,對方雖然是做生意的,資產上億,但是,那都是那個男人的,和自己沒有關系,和對方結婚,只不過是合作而已,自己完全有能力養活自己的孩子。

    而且,就算對方有錢,但是做生意,誰又能保持常勝,說不定最后把自己好不容易積蓄起來的幾百萬都陪進去,那自己找誰哭去。

    余佳佳是一個非常有危機意識的人,她不后悔自己的決定,只是她想不通,按理來說,對方的資產超過自己許多,應該會欣然同意婚前財產公證才是。

    “哼,王榮勝,你以為你把徐凌霜推上來,她就能上位了嗎,我就不信在劉永平和李總的操作下,徐凌霜對上蕭雨欣,能有勝算,你可能還不知道蕭雨欣和小何主管的關系吧。”

    “徐凌霜,你也不要怪我心狠,實在是你的業績太突出了,而且你太有主見了,又不懂得迎合別人,你上來,實在是對我沒什么用,逮到機會,還會是我的一個威脅,加上你沒有后臺,所以,從始至終,你都是我手下的一個打工女而已,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小心思,只不過是為了讓我放松警惕,推薦你而已,哼,既然你不聽話,和我不是一路人,那我就只能讓別人來當這個副總監了。”

    “哼,我在想什么呢,其實他們一個都不上來最好,那樣我的銷售總監就穩當了,等明年升個副總,再扶持一個聽話的副總監,那就最好了。”

    喝了酒但不醉的夜晚,注定是一個失眠的夜晚。

    “王總,您找我,我還沒睡。”徐凌霜看是王榮勝的電話,趕緊接通。

    本來徐凌霜已經睡下了,但是想著王榮勝估計有事情要詢問自己,只好把精神打起來。

    “如果沒睡的話,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啊!”

    徐凌霜的驚叫沒傳到王榮勝的耳朵里。

    這下輪到徐凌霜胡思亂想了。

    “哎,這么晚叫自己去辦公室,難道是潛規則,還是真的有事。”徐凌霜心里一片凌亂,握著手機在床上,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做。

    作為一個新時代的女性,對于職場有潛規則這這種東西,徐凌霜心里是知道的。

    “辦公室,是辦公室,應該王總不會真的想做什么吧!”

    “上次聽張悠露說,劉永平也私下叫她去過寢室,所以在辦公室,王總不可能潛規則我吧,這里是公司,以張悠露和蕭雨欣的經歷來看,潛規則要么在酒店開房間,要么去小區,要么在寢室,不可能在辦公室。”

    “咦,我在想什么呢,王總是那樣的人嗎,再說如果真是那樣,大不了不參加競選就行了,自己絕對不可能變為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

    徐凌霜胡思亂想,心里面暗自決定,自己去的時候,一定要留一個心眼,不能把總經理辦公室的門關死,不能離王榮勝太近,事不對頭,馬上開溜。

    這樣想著,徐凌霜馬上把工服穿好,盡量的中規中矩、公事公辦的樣子,讓王榮勝一看到自己就沒那種。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3 彩8彩票苹果 江西适合种什么赚钱 黑龙江6+1 捕鱼大富翁能赚钱吗 足彩比分直播雪缘园 彩金捕鱼 沂源开个什么店赚钱 雪缘园比分直播lanqiu 冒险岛2 打野怪赚钱 足球竞彩比分结果 淘宝分享宝贝赚钱 加盟除甲醛代理赚钱吗 雪缘园即时足球比分 想赚钱别去国企 188比分直播4月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