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鮮妻撩人:寒少放肆愛! > 第1248章:你是在邀請我嗎?
    牧南楓聽著安魅的話,背脊蹦得筆直。

    眼睜睜看著父母弟弟在自己面前慘死?

    她知道安魅是孤兒,從小父母雙亡,但是,他卻不知道安魅竟然經歷過這樣的遭遇。

    那個時候的她應該還沒有成年吧,父母親人在自己面前失去,卻無能為力,她一個小女生,怎么受得了。

    牧南楓收緊了手臂,想要將安魅抱得更緊一點,想要給她更多的安全感。

    “安魅,別去想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都過去了……”牧南楓盡量將自己的聲音放得柔和一些。

    牧南楓看著懷里的安魅,她的眼神是他從未見過的恐懼和悲涼。

    沒有一點光亮。

    “牧南楓。”安魅對上牧南楓的視線,鼻子突然有些發酸。

    她不是一個輕易將自己最真實情感暴露在別人面前的人,更不是一個會將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現在別人面前的人。

    就算是澤光,也幾乎沒有見過她現在這種樣子。

    可是這會兒,安魅卻真的難以控制的自己的情緒。

    因為眼前這個男人,是她這么多年唯一愛上的人。

    “安魅。”牧南楓將安魅抱進懷里,“我知道我不能和你一樣做到感同身受,但是,我向你保證,從今以后,我不會再讓你經受半點那種痛苦,絕對不會。”

    牧南楓這番話說得很堅定,目光始終盯著安魅,沒有一絲閃躲。

    安魅抬起頭,盯著牧南楓,心里的陰霾在看見他眼底流露出來的情感后漸漸的退散了很多。

    “牧南楓……”安魅第一次在牧南楓面前流露出小女人般嬌弱的神態,她將頭埋在牧南楓的懷里,蹭了蹭,最后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他的懷里。

    “你自己說的話,最好算數。”安魅悶悶的開口。

    “當然算話,隨時監督。”牧南楓拍了拍安魅的背,順手拉起被子披在她的背上,免得她著涼。

    兩人就這么抱著,誰也沒說話。

    隔了一會兒,牧南楓揉了揉安魅的頭,問道:“把衣服換了再睡吧,汗水都打濕了,再穿著會感冒。”

    安魅搖了搖頭,看著窗外漸漸變白的天際,“不睡了。”

    反正她也睡不著了。

    “我想就這么待一會兒。”安魅雙手環上牧南楓的腰,聲音低沉的說。

    “好,我陪你。”

    牧南楓盯著安魅,眸光似水。

    雖然他很想問問她以前經歷的事情,但是看剛才安魅的樣子,牧南楓也知道,那些往事對她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舊事重提,無異于是在她傷口上撒鹽。

    牧南楓看著懷里的安魅,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想要了解更多她以前的事情,只有私底下去調查了。

    ……

    兩人就這么在床上相擁著坐了半個小時。

    等安魅再次抬起頭時,眼里流光四溢,嘴角掛著她那一貫驕傲的笑意。

    “牧先生,早呀。”她笑意盈盈的看著牧南楓,眼神清明無波,就好像剛才做噩夢驚醒的人不是她一樣。

    牧南楓低頭親吻了一下安魅的唇,“早。”

    “唔,黏糊糊的不舒服,我要去一個澡。”安魅離開牧南楓懷抱,撩了一下長發。

    安魅看了眼時間,從床上下來赤著腳往浴室走。

    走到浴室門口,安魅突然想起什么,回頭看著牧南楓,嫵媚一笑,“牧先生,要一起嗎?”

    牧南楓挑眉,眸光暗了幾分,“你是在邀請我嗎?”

    安魅點頭,響起如銀臨般悅耳的笑聲,“當然。”

    話落,安魅不再理會牧南楓,走進了浴室。

    牧南楓掀開被子下床,跟了上去。

    ……

    今天是周末,再加上安魅也在這里,所以管家牧叔以為牧南楓今天會多睡一會兒。

    誰知道八點不到,兩人就雙雙下了樓。

    “少爺,安小姐,早上好。”牧管家恭敬地打著招呼,心里卻在疑惑這兩個人怎么不多睡一會兒呢。

    牧南楓應了一聲,然后帶著安魅在餐廳吃早餐。

    “你今天有事情嗎?”牧南楓問道。

    今天周末,他倒是沒有什么事情,不知道安魅是不是也一樣,如果她也沒什么事情的話,牧南楓想帶她出去逛逛,就像普通情侶一樣,約會。

    “嗯,有事情。”安魅一邊吃著碗里的肉粥,一邊道:“最近有點忙。”

    至于忙什么,安魅自然不會說,牧南楓也心知肚明。

    “好。”牧南楓點點頭,頓了頓,又開口:“待會兒我送你去公司。”

    “不用,我要先回去一趟拿東西。”安魅搖頭,她要先回去拿文件,還有事情要和w匯報,得下午才去公司。

    牧南楓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

    安魅抬頭看著牧南楓,撲捉到他眼里一閃而過的失望神色。

    她想了想,開口道:“現在時間還早,待會兒吃完飯,陪我練練吧,好久沒動手了,我感覺自己快要生銹了。”

    “嗯?”牧南楓揚起眉頭看著安魅,笑了起來,“你確定?”

    “確定!”安魅調侃的看著牧南楓,笑道:“怎么?牧少爺該不會是怕了吧?”

    “呵。”牧南楓笑了起來,端起水杯潤了潤嗓子,“輸了不要哭鼻子。”

    “切!”安魅翻了個白眼,我會輸?

    開什么玩笑。

    飯后。

    安魅和牧南楓稍作休息后,兩人就來到了花園。

    安魅說自己很久沒動手了,不是說著玩兒的,她確實如此。

    自從來到了帝都,她就沒有再接過任務了,最近又和澤光一起忙著處理公司的事情,整天都是面對電腦,就連基本的每天三個小時體能訓練有時候都會落下。

    安魅看著面前正在解襯衫袖扣的牧南楓,嘴角勾起一絲邪魅的笑,“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牧南楓挽起了袖子,“正如我意。”

    話落,就看見安魅眸光一凌,周身的氣場幾乎是在瞬間變化,招式凌冽的朝牧南楓襲去。

    牧遠站在旁邊,看著纏斗在一起的兩個人,扶了扶額。

    這兩個人,招式也太狠了吧,就不怕對方接不住,誤傷?

    不過了看了一會兒,牧遠覺得自己想多了。

    安魅的身手確實很強,和牧南楓兩個人勢均力敵,眼看二十幾招對下來,兩人還是平手,誰也沒有吃虧。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