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餓郎纏身:買個娘子生娃子 > 第777章 他們也在找玉佩
    “這么快?

    難道這些東西沒用?”

    秦月崢十分懷疑地看著江鴻遠。

    江鴻遠敷衍地點頭:“嗯,的確沒啥使用,你趕緊地給人還回去,別讓人發現端倪!”

    秦月崢:“你畫我呢?”

    江鴻遠冷笑:“老子有必要耍你?”

    秦月崢聞言就揚著手中的幾個包袱急眼道:“不是……我出賣了好些天的色(相)你就一句沒用……江鴻遠你別以為你現在是驍勇伯我就不敢……”    江鴻遠瞇了眼,一絲危險從他的眸光中透了出來:“咋的?

    想比劃兩招啊?

    秦月崢這個時候想起了杜修竹的話頓時就慫了,他撇開眼道:“誰樂意跟你比劃,你真是想得美!好了好了,我走了,再耽擱下去天都亮了!”

    十一哥都打不過的人他還是算了吧。

    不過不管怎么說這事兒算是結束了,還趕在主子生辰這天結束就已經很不錯了。

    就是想著他在春風樓被惡心了好幾天心里就難受,受這么大的罪到頭來還寸功沒有!!!    好氣喔!    江鴻遠回屋后林晚秋就說他:“你欺負秦月崢干什么?

    他都夠可憐的了。”

    江鴻遠撇了撇嘴:“那你讓我怎么說?”

    林晚秋:……    是喔,復制的事情不能說出來,除了說沒用還能說什么?

    江鴻遠指了指自己的唇:“你給老子委屈受,不親滿意了休想老子原諒你!”

    林晚秋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道:“行吧,那你就繼續委屈著,別原諒我。”

    說完就縮進被窩里,把背脊對著他。

    江鴻遠笑了笑,他抬手搓了搓臉,然后俯身親了親林晚秋的后腦勺:“我去書房看這些信,你先睡。”

    “嗯。”

    林晚秋知道龍尾山的山匪是他心中的一根刺,所以也沒攔著他,只道:“別看通宵,看一會兒就回來睡。”

    江鴻遠應下,大手隔著被子拍了拍她的腚,然后才轉身去拿放在桌上的信件,又把屋里的等都吹滅了。

    第二天早上林晚秋是在漢子的懷里醒來的,漢子摟著她的腰,臉埋在她的脖頸間,呼吸間噴薄的氣息十分燙人。

    她小心翼翼地拿開他的手,又往他懷里塞了個枕頭,輕手輕腳的往外爬,結果卻被漢子抓住腳裸給拖了回去。

    漢子的大手放開腳裸后又攀上了她的腰,把她重新圈進懷里:“陪老子再睡會兒。”

    林晚秋推他:“我還要練功呢!”

    江鴻遠道:“一會兒老子陪你練,就躺一刻鐘!”

    哼,一個枕頭就想打發他,門兒都沒有!    林晚秋不掙扎了,一刻鐘她還是能夠接受的。

    “那些東西都看完了?”

    江鴻遠點頭道:“看完了。”

    林晚秋又問:“有什么發現?”

    江鴻遠:“他們在找玉佩,但是沒找老叟垂釣圖。”

    林晚秋覺得奇怪:“為什么沒找老叟垂釣圖?

    不是說這張圖能找到神策軍的所在么?

    如果沒有這張圖,光要玉佩有什么用?”

    江鴻遠搖頭,片刻他又道:“也許舒雅的任務就是找玉佩,找圖另有人在!”

    林晚秋也覺得有這種可能。

    她想了想又道:“龍尾山的山匪為什么會知道玉佩和老叟垂釣圖的事兒?

    這種事情不是很隱秘只有皇室的人才知曉么?”

    “不清楚啊,所以咱們還得查。”

    江鴻遠道,“所以龍尾山弄的山匪聚會……是不是也是為了玉佩?

    如果是的話,仇皎月這個女人就沒有跟老子說實話!”

    “在仇皎月不怎么離身的東西上做點兒手腳,龍尾山的山匪聚會不可能一直不開,只要他們再開聚會咱們就能摸出龍尾山老巢的位置,或許還能知道些他們開會具體是些什么事兒。”

    “那你跟我去一趟清風寨?”

    要怎么動手腳這事兒得林晚秋親自來。

    林晚秋點頭,她還沒去過土匪窩呢,也想去看看。

    “對了,那個村長找舒雅說了什么?

    秦月崢打聽出來沒有?”

    “是去打聽周二能的。”

    江鴻遠道:“不過秦月崢去晚了,并沒有探聽到他跟舒雅說了些什么。”

    “沒關系,我們只要知道他們在找玉佩就行了。

    嗯,這件事還能問問杜修竹,他當初也奉命找過那副畫。”

    因此還滅了漕幫當時的幫主滿門。

    “對了,今天晚上杜修竹要過來吃飯。”

    林晚秋跟江鴻遠說。

    江鴻遠的臉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你的生辰,他過來做啥?”

    想挨揍么?

    林晚秋道:“是我邀請他的,難得他在這附近。”

    具體杜修竹在什么位置她是不知道的,就知道皇帝讓他在這附近辦事兒。

    “老子不高興了。”

    江鴻遠松開林晚秋,轉身背對著她。

    林晚秋還有的話就不好再說出來火上澆油了,她本想告訴江鴻遠說她認了杜修竹當哥哥。

    可漢子卻忽然鬧起了別扭。

    “別生氣了,明年的生辰我跟你兩個人單獨過,誰都不叫,今年就算了,反正鴻博和鴻寧,姚老先生夫妻兩個和褚老神醫都要來,他們都來也不少杜修竹一個位置不是。”

    林晚秋伸手摟著江鴻遠的腰,把臉貼在他的背脊上輕輕緩緩地說道。

    江鴻遠想了想,好像也是,就算杜修竹不來還是有那么多礙眼的人跟著摻和。

    “你知道的,我以前很孤獨的,在跟你之前,幾乎每個生日都是我自己一個人過的,以至于我總是會忘記自己的生日……    謝謝你遠哥,謝謝你讓我覺得幸福。

    謝謝你給我一個家,讓我可以宴請朋友……    謝謝你一直慣著我,寵著我……”    媳婦幾句話,說得江鴻遠的心都酸了,他真是個混蛋,媳婦都怎么可憐了,他還鬧脾氣。

    “你是老子的媳婦,老子不慣著你又去慣著誰?”

    他轉過身摟了林晚秋,把她的腦袋往自己胸口按。

    真想將她嵌在自己的身體里,禁錮在自己的胸腔中,這樣,他們就能一輩子不分離。

    兩人之間安靜了一會兒,林晚秋又跟江鴻遠說起王貴香的事情:“一會兒我讓人送些補品過去,貴香這事兒……真是沒想到。”

    江鴻遠道:“各人的命罷了,咱們送些東西過去就行了,你心里別多想,這些事兒都怪不到你頭上來!”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