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霸道總裁求抱抱(最好的我們) > 第1633章,誰有女兒?
    袁鳳華怎么看秦歆月都順眼。

    如果能讓她做主,恨不得明天就讓兩人領證辦婚禮。

    只是袁鳳華不敢操之過急,怕這樣做會逼急了顧東城,當初他能答應秦歆月的追求,也都是她哭天抹淚的結果,鬧了很久才讓他松口。

    這次的訂婚也一樣,袁鳳華以顧懷天身體不好的借口為幌子,和顧東城說,若是有他訂婚這樣的喜事一定高興,所以還是不能太著急,慢慢來,一步步來。

    如此合適的門楣,她會牢牢抓住的。

    秦歆月陪袁鳳華說了好一會兒的話,然后不經意的提了嘴,“伯母,dn在家嗎?”

    她實際上有些心虛。

    自從上次中華杯半決賽結束后,顧東城當著她的面拂袖離開,之后兩人就再也沒見過面。

    秦歆月知道顧東城惱了她。

    說到底還是她理虧,所以她故意借著來看袁鳳華的機會,想要緩和一下兩人的關系。

    袁鳳華搖頭,“沒,他一定又在工作室呢!你也知道,這孩子一涉及到音樂方面,就跟瘋了一樣,好幾天都沒回來看我了!”

    隨即又笑著道,“不過,歆月你今天來的正好,我中午才給他打的電話,讓他回來吃晚飯,你到時留下咱們一家人一起!”

    秦歆月欣然的點頭。

    然后她起身道,“伯母,我也給dn買了很多新衣服,都是品牌高定,可以出席活動和演奏會時穿!”

    袁鳳華就直夸她,“哎喲,歆月,你太賢惠了!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你快點進門!”

    秦歆月露出嬌羞的模樣,然后問,“伯母,dn的房間在樓上嗎?

    那我先去幫他把衣服拿上去整理一下吧!”

    袁鳳華連連點頭,“好好,就在拐角第二間!”

    秦歆月讓下人把其中的一部分袋子拿上了樓。

    到了顧東城的房間,她直接躺在擺放在中央的床上,貪婪的吸著被褥之間留下來的男性氣息。

    兩人在一起時間不短了,哪怕現在訂了婚,他們的親密行為少的可憐。

    或者說,近乎沒有。

    秦歆月呼吸著他的氣息,想象著仿佛被簇擁在懷里一樣,直到下人將衣服全都送進來,她才下了床。

    她親自動手,替顧東城將衣服一件件掛進柜子里。

    秦歆月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

    而且,秦家的這一輩里,只有她一個女孩子,所以免不了就更被寵愛些。

    秦歆月從小到大都是被人伺候著,哪怕是這些年在國外,家里也要給她雇幾個下人,什么時候親自做過這種整理的活,但現在為了顧東城,她卻心甘情愿。

    她放低姿態,很想討他歡心。

    秦歆月將新衣服掛進去時,順便幫他整理了下。

    她把一些不好看以及已經過時的款式,全都拿出來丟了。

    她的男人就該擁有最好的。

    快整理完時,秦歆月在角落里又發現了套西裝,款式設計的雖然不錯,但顯得過于陳舊,布料看起來似乎已經穿了很多年,在一柜子的名牌高定里顯得很突兀。

    秦歆月皺眉,翻了翻,也沒找到什么牌子。

    她想都沒想,直接抬手丟進了廢棄的紙盒箱里。

    驀地,顧東城的聲音響起:“你干什么!”

    秦歆月被嚇了一跳。

    她的手還頓在半空中,回頭便看到顧東城站在臥室門口,似乎是剛回來的樣子。

    秦歆月喜笑顏開,“dn,你回來了?”

    顧東城幾個箭步的走過來。

    離得近了,秦歆月才發現他眼睛里冒著火。

    顧東城將丟在紙盒箱里的西裝拿出來,高聲怒問,“我問你在干什么!誰準你把這件西裝給丟掉的!”

    臥室里都仿佛有了回音。

    秦歆月被他震懾到,嚇了一跳,“我……我只是看它太陳舊了,想著幫你清理一下,反正你留著它應該也沒什么用!dn,我給你買了好多新衣服,都比這件貴也比這件好看的……”“你懂什么!”

    顧東城臉上像是凝聚了風暴。

    他怒火滔天的瞪著秦歆月,像是下一秒就會將她千刀萬剮,“這件西裝對我來說是無價之寶!你不許再碰它,聽清楚了嗎!”

    秦歆月先是有些懼怕他的火氣,隨之也很委屈,不悅的嘟嚷道,“dn,你這么兇干什么!不就是一套破爛的西裝!”

    聽到后面一句,顧東城的火燃燒的更旺。

    他伸手指向她,點名道姓,“秦歆月,我的話你聽不懂嗎?

    它對我非常重要,無價之寶,不許你的手臟了它,也不許你說它是破爛!你現在給我出去!”

    “我不!”

    秦歆月咬牙。

    顧東城俯身,將手里的西裝鋪陳在床上。

    像是呵護珍寶一樣,特別的赤城,他甚至是單膝跪地的姿勢,小心翼翼的將西裝堆出來的褶皺一點點磨平。

    這模樣,也只有他對待鋼琴時才會有的一面。

    秦歆月心中很憋屈。

    不過是件陳舊的西裝罷了,扔了又能怎么樣,顧東城竟為了它沖自己發了這么大的火。

    這是顧東城第二次沒了紳士風度。

    秦歆月想到上次讓顧東城這樣的原因,是因為郝燕的關系,這次不會也是……她視線再次落在那件西裝上。

    顧東城此時已經站起身,他皺著眉,似乎布料上輕微的褶皺都令他心疼至極。

    秦歆月想到郝燕是中華杯的參賽設計師,腦袋里突然有閃過個念頭,她磨牙,“有什么了不起的,你這么寶貝,難不成是前女友送給你的!”

    她故意這樣說,其實是試探。

    顧東城動作微頓,表情滯了下。

    他沒有否認。

    見狀,秦歆月就瞬間全都明白了。

    她差點把牙給咬碎。

    這套西裝竟然真的是郝燕送的!又是郝燕!她從沒這么討厭一個人。

    秦歆月的大小姐脾氣頓時也蹭蹭上來了,她憤聲道,“郝燕她有什么好,你和我二堂哥兩人一個被她迷得團團轉,一個對她余情未了!她也就長得有幾分姿色,還有個四五歲的拖油瓶女兒……”顧東城的身體一僵。

    他猛地轉頭看向秦歆月,沉聲問她,“你說誰有女兒?”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