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霸道總裁寵上天 > 第1905章 我的薰兒,你一定要幸福
    “還不急。我今晚能留在這兒睡嗎?”祁軒走到床沿坐下,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額頭。

    凌若薰有一絲慌張,往后縮了縮。

    畢竟坐在這里的是一個人高馬大的成年男人,還是自己的合法丈夫。

    他要求睡在這里,該不會……

    “祁軒哥哥,還記得我們合同上怎么寫的嗎?”

    “我知道,我都能把那合同內容背下來了,我怎會不知道,我只是……”祁軒垂下腦袋,神情似乎很糾結和痛苦。

    從鄰市回來的時候,她就感覺到了他有一絲絲的和平時不一樣,他雖然表面上還掛著笑容,但內心似乎有些抑郁難過,他掩飾的極好,但終究還是被她發現了,畢竟他們同在屋檐下住了四年、

    “算了,收回我剛才的話,晚安。”

    祁軒苦澀的笑了笑,然后站起身,離開她的房間,還為她輕輕的關上房門。

    凌若薰拒絕他之后,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她了解祁軒哥哥的為人,她不同意的話,他絕對不會對她做什么非分之事的。

    可一想到跟他睡在一起,她就渾身不是滋味,很別扭的感覺,在感情上,她還是排斥他的靠近的。

    她只有一顆心,一顆心都被靳痕占據了,根本無法讓別人再闖進來。

    走出房間之后的祁軒,去酒柜處拿了一瓶酒,走到陽臺上,一邊吹風一邊喝酒。

    一個人喝了很久很久,他一句話也沒說,家里的傭人都不知道他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今日的他會這般傷感愁悶。

    翌日。

    凌若薰睡醒之后,洗漱好下樓吃早餐。

    每天祁軒都會照顧好圓圓吃早餐,然后借著上班,順路先送圓圓去幼兒園。

    今日也如往常一樣。

    坐到餐桌上,桌上已經準備好了一大桌豐盛的早餐。

    看起來這不是廚房的廚師做的,而是祁軒自己做的。

    凌若薰端起一杯溫牛奶準備喝,卻看到牛奶瓶下有一張小卡片。

    她拿起卡片一看,祁軒俊秀的字映入她的眼簾。

    “早餐一定要乖乖吃完,這樣才有助于恢復。我送圓圓去幼兒園了,今天幼兒園有家長會,我先去參加了,你在家乖乖養傷,另外,書房的電腦桌第一個抽屜里有一份文件,你吃過早餐沒什么事就去把它簽了吧。”

    什么文件?

    凌若薰哪里還有什么心情吃早餐。

    離開餐椅,便起身去書房。

    打開書房門,書房的桌上竟放著一束粉色的玫瑰花,還有一只白色的玩偶熊。

    這又不是什么節日,為什么祁軒要送她這些啊?

    來到書桌前坐下,拉開抽屜。

    一份離婚協議書躺在那。

    凌若薰的心仿佛被扎了一下。

    她沒有想到祁軒會突然同意離婚。

    拿起那份離婚協議書,翻看著里面的條款。

    幾乎每一條都是在為她著想的內容,所有的東西歸她,什么都是她的,祁軒兩手空空的離開。

    離婚協議的最后,有祁軒秀氣的簽名,還有日期,就是今天的。

    她突然明白,為什么祁軒哥哥昨晚突然提出要留在房間跟她共睡一晚,那應該是為了想跟她告別。

    他早就知道她還要提離婚的事,而他也沒有拖延,居然就這么輕易的答應了。

    握著那份離婚協議書,凌若薰很不是滋味。

    終究,她還是傷害了祁軒哥哥,讓他跟自己假結婚的那一刻,就注定會有今天的結局。

    整整四年的時間,他做了四年的努力,都沒能讓她愛上他。

    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問題。

    拿起手機,給祁軒打了個電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號碼已關機。”

    因為是在給孩子開家長會,所以把手機關機了。

    而此刻圓圓就讀的國際幼兒園內。

    小一班的教室里。

    家長會已經開完了,祁軒牽著圓圓的手站在老師面前。

    “老師,我想給圓圓請一天假。”

    “圓圓爸爸,圓圓平時非常的乖巧,而且他特別的聰明,什么都一學就會,真的是所有學生的好榜樣,能把孩子教育的這么出色,一定少不了您的功勞啊。”老師笑瞇瞇的對著祁軒當面夸贊。

    圓圓緊緊攥著祁軒的手,無比自豪。

    “都是你們老師教的好,那我先帶他回去了。”

    “好的好的,路上注意安全。”

    圓圓牽著祁軒的手走出幼兒園大門,“爸爸,為什么給圓圓請假啊?”

    “因為爸爸要帶圓圓去玩一天呀。”

    “哇,太好了,爸爸,你要帶圓圓去哪里玩?”

    “圓圓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爸爸都答應你好不好?”

    “爸爸,圓圓愛你喲。可是你不上班嗎?”

    圓圓抓著祁軒的手很奇怪,平時爸爸都是要上班的人,再說了今天不是周末呢。

    “上班哪里有圓圓重要,今天一天爸爸都陪你。”

    “爸爸太棒了,我想去迪士尼樂園。”

    “好,爸爸帶你去。所有你喜歡玩的都玩一遍。”

    “爸爸,我能坐在你脖子上嘛?舉高高那種。”

    “哈哈,從小你就喜歡這樣,今天爸爸也一樣滿足你,走咯。”祁軒將圓圓拎起來,夾在自己脖子上,然后扶著他的雙手走在大街上。

    他不怕有人認出他是什么祁家大少爺,今天的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爸爸,一個陪兒子來游樂園玩耍的爸爸。

    整整玩了一天,凌若薰打了他一天電話,他電話都是關機的。

    去公司找他也沒找到他人,就在凌若薰急的團團轉的時候,祁軒牽著圓圓的手從車上下來返回家中。

    “你去哪里了?”凌若薰走過去質問他。

    圓圓開心的奔向凌若薰:“媽咪,爸爸帶我去游樂場玩了一天哦。圓圓可開心了。”

    “這樣啊。”凌若薰牽著孩子的手,表情怔然的看向祁軒。

    祁軒笑著回答凌若薰,“不好意思,沒有提前跟你打招呼,害你擔心了。圓圓,你去玩具房里玩一會兒,爸爸有話跟媽咪說。”

    “好的,爸爸。媽咪,我走咯,你們倆是要玩親親嗎?”圓圓笑嘻嘻的問。

    “小孩子家家整天想什么呢,快去吧。”

    凌若薰給傭人使了個眼色,讓傭人帶走了圓圓,讓他暫時回避了。

    祁軒轉身進書房,凌若薰一起跟了進去。

    來到書房,祁軒看到那份放在桌上的離婚協議書,他拿起來一看。

    她的那一欄竟然還沒有簽字。

    “怎么回事?”

    凌若薰走過去,把離婚協議書搶過來放在桌上,“為什么突然同意離婚了?”

    “你不是一直就希望我跟你離婚嗎?現在我想通了啊。”祁軒坐到椅子上,淡淡的拾起一抹笑容。

    “為什么突然就想通了?”

    “你今天是十萬個為什么嗎?哪里有這么多為什么,難不成你又不想離婚了?”祁軒笑著問。

    他的笑容背后其實有那么一絲期許,期待凌若薰給出的答案,會是肯定的,她不想跟他離婚了。

    如果是這樣,他會毫不猶豫將她擁入懷中。

    而且這一輩子都不會再放手。

    她不知道,在簽下這份離婚協議書的時候,他下了多大的決心,說服了自己無數次。是該放手了。

    昨晚他喝了一夜的酒,一夜沒合眼。

    今早他在電腦前把離婚協議書完善好打印出來,簽好字摁了手印。

    他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要成全她跟靳痕了。

    靳痕為她付出的比他多的多,他更應該和薰兒在一起,即便是他沒有多少時間了。

    但在這最后的時光里,他終究還是希望薰兒陪在他身邊的吧。

    “我想離婚,可是我這樣真的對不起你,祁軒哥哥,你告訴我,我該怎么辦?圓圓那么喜歡你,我又該怎么跟他解釋。”

    “慢慢跟他解釋,他那么懂事,他會理解的。”

    知道了她的答案,祁軒也徹底涼透了心。

    她終究是沒有半點留戀于他。

    拿起那份離婚協議書,再拿了一支簽字筆和一盒印泥遞到她面前。

    “趕緊簽了吧,現在簽完,再拿去民政局受理的話今天就能完成。”

    “可是……”

    凌若薰眼中含淚,離婚她是很堅決的,可是這一切是不是對祁軒來說太殘忍了,她想為他做點什么,可是除了不離婚,他應該什么都不想要吧。

    “別可是了,簽吧。放心,以后我還是你的祁軒哥哥,但是我們永遠只可能是兄妹關系了喲”

    祁軒笑著提醒她。

    凌若薰緊緊握著那支筆,接過離婚協議書,放在桌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只要離婚了,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去找靳痕了。

    哪怕他還只剩下一天的時間,她也要待在他身邊陪著他。

    祁軒親眼看著她把自己的名字寫下去,一筆一劃就像是一刀一刀劃在他的心尖上,血肉模糊的疼。

    這一切都是他自己自找的,如果他當年沒有挺身而出跟她假結婚,今天也不會這般心痛到無法呼吸的地步。

    “好了,你自由了,薰兒,能夠再給我最后一個擁抱嗎?”祁軒提出了最后一個要求。

    凌若薰吸了吸鼻子,重重點頭:“當然可以。”

    兩個人緊緊抱住,這算是代表告別的擁抱。

    “薰兒,他要是再敢欺負你,可以隨時告訴哥哥,哥哥給你出氣去。”

    凌若薰的下巴抵在他肩膀上,聽著他說的那個他,儼然知道他說的是靳痕。

    “嗯,謝謝你,祁軒哥哥。”

    祁軒抱的很緊,他的眼眶泛著酸澀,想哭但他不能哭。他不想松手,但卻不得不放手。

    再見了,我的薰兒,你一定要幸福。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