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五千年來誰著史 > 第五百六十一章 斷后
    阿姆河畔燃起了一堆堆篝火。宿營地中,更是響起了孩子們的歡笑聲,就連那些滿面塵灰的婦人們也難得的露出了笑容。

    西喀喇汗國的殘兵敗將與塞爾柱迎來的大軍匯合了,他們有糧食了,也再不用擔驚受怕了。

    無論是貴婦小姐,還是隨侍的女仆——能夠跟隨馬黑木堅持到現在,隊伍里的女人就只有兩類人一類是非富即貴的上等人,一類則是伺候人的下等女仆——對于這些婦人們來說,苦日子就到頭了。

    再也不會有風餐露宿,再也不會有寢食難安,這是上等人物言;再也不會有人走著走著猝然倒下,再也不會有人一夜過后再也起不來,這是對于下等女仆言。

    的里安近在眼前,她們就要到家了,這一切苦難與危險都結束了。

    雖然她們還沒有進入的里安城。

    可誰也攔不住她們興奮的遐想,誰也不能遏制她們美好的憧憬。

    只有經歷了戰亂,吃過兵禍的苦頭的人,才能真正明白平和安詳的富貴日子是多么美好。

    沸騰的鐵鍋里那撲鼻的肉香,更是讓女人們感到安心。

    畢竟自塞爾柱興起的百十年光景里,在中亞地區,他們就意味著強大與不可戰勝。

    哪怕宋軍已經勢如破竹般的掃蕩了東西喀喇汗國,婦人們依舊對塞爾柱有著謎一般的信任。

    畢竟她們只是她們,而不是他們!

    在孩子們的嘻笑聲中,那些女人不由自主的就將未來愈發的美好化了……

    只不過,這些憧憬著未來的婦人們并沒有看到,在她們歡天喜地的憧憬著未來的時候,男人們依舊在忙碌。一隊隊人馬從吃飽喝足之后已經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宿營地……

    ……

    “岳帥有令,男子盡殺之,女子自行處之——”

    一片篝火連天的營地里,一騎快馬直奔中軍帳而來,在驗對了身份后,信使被人引到中軍帳。

    李彥仙、龐勒割、粘拔恩、粘八噶等先鋒部隊的將領軍官盡數歡笑起來。

    這支由宋軍、高昌騎兵及塞北游騎共同組織起的部隊,人數并不是很多,總數就七八千騎——吃下東西喀喇汗國之后,宋軍的機動力量顯然大為減弱——但他們的士氣卻亢奮到極點。

    “能一路追隨馬黑木西竄者至今,其上下皆屬頑固不化之輩。”李彥仙舉起了酒碗,渾濁的馬奶酒蕩溢出了少許,“岳帥素來愛民,今也下了這般狠辣的軍令,就可見一番。”

    “西喀喇殘軍不足為慮,如果只是他們,某自以為我部隨手可滅之。”李彥仙說的是有些夸大了。

    他部一直追在馬黑木的屁股后頭,不遠不近的吊著,一大原因就是要見一下塞爾柱人的反應,后者能派出多少人馬來接應馬黑木,接應馬黑木的塞爾柱人敢不敢戰,這都代表著很深重的意義。另一個原因卻也是他們完全沒把握拿下馬黑木。

    捉不住馬黑木,只收拾一些殘兵敗將,拿到一筆財貨,也沒什么可稱道的?

    還是等到塞爾柱前來迎馬黑木的人馬到了再將他們一網打盡,然后去到的里安城下,好好看看塞爾柱人的反應!

    “然塞爾柱賊心不死,的里安聽聞馬黑木消息后,必會使人相迎。也就是說前方不止有西喀喇的殘兵敗將,喪家之犬,更還有塞爾柱的人馬。”

    “諸位不可疏忽大意。”

    李彥仙端著酒碗出乎意料的給在座眾人潑了瓢冷水。

    等帳中的氣氛冷靜下少許后,才又展顏一笑“可也正是如此,才叫我輩立功更顯不是?一戰滅馬黑木不足為奇,再滅塞爾柱,方為大功。諸位且盡飲此杯,待明日一戰好掃滅殘賊,好好的掂量掂量塞爾柱人的手段!”

    話音未落,大帳中的氣氛轉眼就已經又高熾起來。

    ……

    馬黑木不是笨蛋。

    他雖然不知道宋軍為什么一路只尾隨于他,卻并不出擊。但他卻知道,自己人縱然與塞爾柱來迎的隊伍順利會師,那依舊不代表他就脫離危險了。

    所以,西喀喇的殘軍在飽餐一頓之后,很快就分出了大班人馬,匯合了塞爾柱人的兩千步騎,來到了宿營地東十余里處駐扎。

    當第二天來臨,宿營地的婦孺合著馬黑木等再度上路的時候,那十多里外的斷后部隊也迎來了宋軍的哨騎。

    馬黑木回首往東望去,太過遙遠的距離使得他根本就聽不到后方的萬馬奔騰。

    所以他現在只能在心底里祈禱,祈禱著那些殿后的人馬能回來的更多。那些人和眼前的一點人馬可就是他僅剩下的本錢啊。

    現在馬黑木身邊已經只剩下數百古拉姆近衛軍了。其他逃難的西喀喇貴人身邊也只剩下不多的寥寥護衛。

    女人們的哭泣聲不時的傳入他的耳中,昨夜里的憧憬和遐想,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就跟泡沫一樣一下子就戳破。

    萬幸的是,能堅持到此刻的婦人,要么是貴婦小姐,要么是她們的侍女。

    這些女人的父兄丈夫,或是老爺什么的,如今倒也不用親歷戰事。所以,隊伍和秩序都還能維持。

    阿姆河畔萬馬奔騰!

    即便是呼嘯的北風都擋不住那如同滾地雷似的轟鳴聲。

    凄涼的號角聲在天地間回響著的時候,那些兩支騎兵在曠野上野蠻的廝殺著。

    就像兩頭狹路相逢的野獸,都在拼盡自己的勇氣。

    牛皋一馬當先,領著數百騎兵撞入了敵軍叢中。

    他手持一柄大滾刀,只刀刃就有三兩尺長,殺起人來好不犀利。

    有名西喀喇將領試圖上前攔阻的時候,卻被他迎面揮刀朝著那人的腦袋上掃去。

    “咔嚓!”

    即便是在萬馬奔騰的戰場上,牛皋的耳朵里仍然可以聽到脖頸被砍斷的聲響,那人裹著頭巾的腦袋在刀身的拖動下直被挑飛了起來,腥紅的鮮血從斷頸處噴出數尺高……

    河中地區的武備也是不弱的。東西喀喇汗國都是受回鶻汗國的遺澤,鼎盛時期的重甲騎兵真的不弱于中原。

    但現在是什么時候了?

    馬黑木逃了上千里了,隊伍中如何還有真正的重甲鐵騎?

    所以他也順應時勢,用大滾刀替換了原先的鐵鞭。

    “殺光他們……”

    牛皋揚起手中的刀向半空中舉著,他的喝吼聲顯得很是殘酷。可這就是戰爭!

    這些人愿意追隨馬黑木逃到現在,他們有一個是一個,就都是馬黑木或信仰的死忠。活著對趙宋一丁點的意義都沒有。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琼崖海南麻将手机版 宇轩配资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 刘伯温期期选一期 2人麻将规则和玩法 快乐10分选三前直规律黑龙 中国铁建股票 安徽福彩快3app 网络捕鱼游戏赚分技巧 麻将连连看上海攻略 山西扣点点麻将 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幸运pk10是福彩吗 琼崖海南麻将最老版本 pc蛋蛋豆豆网 重庆宣和麻将机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