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殘魄御天 > 第七百一十七章 諾維
    “該結束了~”

    四個清脆的聲音重重疊疊的響起,兩個沖向靈身,兩個直襲烏啟。他的靈身已經被藤蔓纏住,現在無論是化解還是收回都來不及了,而最致命的是他沒有更多的本源之力來催動更強大的符術來支撐雙線作戰了。

    這么看來一切都被算計好了,她和自己靈身纏斗就是為了消耗自己的本源之力,到現在她出現在自己面前時導致自己已經多少戰力。縱然還能催動一些低等級符術,但是也只是垂死掙扎。

    “我認輸了。”烏啟無奈的說。

    話音落下,眾人盡皆沉默,菲櫻的身影也戛然而止。花朵瞬間散去,四個聲音飛舞重合,生命和境界的氣息也都回到她的身體里。

    所謂內行看門道,在座的都是修煉之人,除了極少數智商欠費的人還不明白之外,其他人都知道烏啟的認輸有多么無奈。

    表面上看他既沒有受傷也沒有到了什么絕境,甚至從頭到尾菲櫻也不曾碰到過他一根汗毛。可是實際上他體內可調動的本源之力已然所剩無幾,這點本源之力催動的符術不可能對菲櫻再造成任何傷害,所以再打下去還是個輸字。

    而對于這一場戰斗的觀后感,除了菲櫻這詭異的手段無人能堪破之外,還有就是她的戰斗意識。如此兵不血刃就輕松戰勝了御極門的不動法王,不管接下來如何,至少從這一刻起這位玄魄天尊的名聲將會傳遍宗洲。

    “琉璃小姐,作為木屬世家,你可曾知曉那花那藤是什么植物。”諾維,靈闖,東冥落羽和北辰琉璃四人聚在一起。

    “這應該是以詭異著稱的鬼棘夢蘿。”北辰琉璃回答道,她也一直在思索,直到剛剛看到那花的蔓延她才確定。

    “鬼棘夢蘿?”三個人都皺起眉頭,他們都沒聽過這種花。

    “如果說花的話,它有三種效果,其一是帶有侵染性的麻痹毒素。不用劃破皮膚,甚至不用接觸到,只要這種毒素在空間中的濃度達到一定程度就能使人中毒。”

    “其二就是剛剛看到的蔓延,能夠無視空間的進行蔓延,這個過程是不可控的。當然如果是體術那就不好說了。”北辰琉璃說。

    “那么第三呢?”東冥落羽問道。

    “第三大家都看見的了,可以兩個傀儡分身。”她回答道。

    “兩個?”三人疑惑的看著她,剛剛他們明明看到了四個。

    北辰琉璃點點頭,說“一種元素屬性可以兩個,有些鬼棘夢蘿也會有木暗雙屬性,那就能

    四個分身。如果是體術的話,修煉者體內每有一種純元素屬性就能有兩個分身。”

    “這么說她最起碼也是雙屬性修煉者~”靈闖目光一凝,不自覺的看了看那剛剛下場的菲櫻。

    “說不定是三屬性,你們忘了之前她還被削掉了兩個分身嗎?”諾維沉聲說。

    “三屬性不太可能,雙屬性的矛盾體雖然稀少但也不是沒有,可是矛盾體再加一個屬性是絕然不可能保持平衡的。再說這世上又哪里去給她找能同時修煉三屬性的法訣。”

    靈闖搖搖頭說,嚴格來說同時存在的分身只有四個,如果是體術的話,被削掉兩個還可以重凝,因此他覺得菲櫻應該是矛盾體質。

    “管她是什么體制,多少個分身也總有一個是真的,找個強攻的人上去試試就行了。論到我上場了。”東冥落羽并不是很在意。

    在他看來輸給菲櫻的那些人都是不如他們的,所以并不算什么。就算她實力再強,最后團戰面對三十九個人又能如何。

    接下來三個人輪流出場,而到了菲櫻之時也有人和東冥落羽的想法差不多,認為不管是分身也好,幻影也罷,只要釋放強大的體術直接將一切化為烏有也就是了,所謂一力降十會。

    然而接下來所有人就明白當面對菲櫻時沒有強控和限制手段,或者比肩的速度,只有蠻力和無腦的體術爆發有多么的憋屈和凄慘。

    她的那四個身影藏在一條綢帶之中,每次你最多只能看到兩個。因為不能用氣息鎖定,所以本來是指向性的體術變成非指向性,不管怎么釋放都不能命中。

    就算原地爆炸也會發現爆炸之后那四個身影又如鬼魅一樣出現了,作為天尊她的確怕生死境的高爆發。可是硬扛不能還不能躲嗎,你再強打不到人也是白搭。

    到了最后要么是一個個體術使她不能靠近,最后自己本源之力耗盡而認輸,要么就是一個沒銜接上被她切入了,當場就被扇刃刀尖直逼喉嚨,后心和前胸,想不認輸都不行。

    所以隨著菲櫻出場的次數越來越多,很多人逐漸意識到這根本不是什么送分福利,相反的這第五組就是名副其實的死亡之組。

    三個元素世家老大哥老大姐打不過,一個之前默默無聞的小魔女碰不著。是真的碰不著,由于你感知不到她的存在,所以只能靠眼睛看,但是她對視覺的掌握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地府。

    特別是當那寬大的綢帶飛舞起來之后,你明明知道對方有四個身影,可永遠只能看到一兩個。另外兩三個

    就在暗中盯著你,只要行差踏錯那就對不起——直接下一場。

    很多人不服和憋屈,可是都是無能狂怒,因為就算子再換他們上場一百次結果還是一樣。全場幾百個至尊無數雙眼睛盯著,沒有一個人知道菲櫻的本尊在哪。

    到了最后第五組輪流下來,有三分之二的人都和菲櫻交過手,全都敗北而歸。這一組眼看就要成最快完成每人都至少參加一次挑戰的條件了。現在還有希望能夠與小魔女一爭高低的只剩下一個人,離水至尊的徒弟諾維,或許陣勢能夠和她的詭異變化一較高低。

    兩個人對面而立,看著那比自己矮了整整一半的嬌小身影,諾維才知道面對她的那些人是什么感受。看到平靜的菲櫻他就想起了一句話疾如風,徐如林,掠如火,不動如山動如雷震。

    “菲櫻姑娘,請!”

    諾維率先出陣,面對敏捷的對手,作為陣勢大師,他本身的自保能力和進攻能力都來自于陣勢,所以他率先出手是無可爭議的。

    菲櫻也沒有動手,等著他身上三個陣勢落下,就像是三個光環落在身上。陣紋大師和陣勢大師不同,他們是靠自己的本源之力激發陣紋從而形成陣勢。

    “還有嗎?”

    看著諾維落下三個陣勢之后就沒有動作了,菲櫻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凝視著他問道。

    “啊?”

    諾維被她問得一愣,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站在玄月大陣里的人都是面面相覷,之前她可是沒什么二話直接動手的。

    現在菲櫻已經是全場的焦點了,基本是另外幾個擂臺的關注度還沒有這邊的十分之一。所以她的舉動也是讓眾人一詫,難不成她是想等一個陣紋大師把所有陣勢的組合全都落成布置完畢才動手?

    “把你的陣勢都落完。”菲櫻面無表情的說。她想試試自己改良過后的扭曲沙漏,然后等會兒問問老師還有哪里不足。

    “這…這不太好吧。”諾維有點不好意思,如果對面是至尊,那他會毫不猶豫的將所有能提前的手段都使出來。可是面對一個小女孩這么做就太不厚道了。

    “我想一招決勝負。”菲櫻說道。

    她這么一說,諾維就明白她的意思了,神色也嚴肅起來。磅礴的本源之力激發,在他的身后一個個的陣勢一圈套一圈,一環扣一環。

    每一個陣勢收聚,他的氣息和威勢就暴漲數倍乃至數十倍。原本他是神魄九重,轉眼時間氣息就是生死境四重了,而威勢更是堪比至尊。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