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無限惡骨道 > 第40章 原委(補昨天的更新)
    夜色降臨,商彪盤坐在林間一塊凸起的巖石之上,深邃的目光遙望明月,思緒不知飄向了何處。

    不知過了多久,巖石旁窩著的大貓吉丸耳朵微動,大腦袋朝著樹林的某一方向發出嗚咽的示警聲。

    “果然是你這丑陋的人類,居然讓你茍活到現在,天照大神真是瞎了眼!”

    邪發姬絲羅的身影從陰影中走出,周圍已經布滿了為不可見的發絲。

    “我若是死了,這東西豈不是明珠蒙塵。”

    商彪掏出那根被雷火封印的肋骨,手中法力震蕩,絲羅立即慘叫一聲。

    “住,住手,你想怎樣!”

    半跪在地的絲羅捂著腦袋,怨毒的盯著商彪問道。

    “我的劍該物歸原主了,還有你的那把肋差借我玩玩。”

    “那把劍已經送給了益材,我的刀給你,就當賠償你那把破劍了。”

    猩紅的肋差被丟到商彪腳下,絲羅眼中閃過一絲陰狠。

    “居然還玩這種小把戲,看來你還沒吃夠苦頭!”

    商彪并沒有彎腰撿刀,手中法力凝聚成符,瞬間沒入手中肋骨。

    “嗬~啊!”

    絲羅不停拍打著腦袋,嘴里發出悲慘的尖叫。

    商彪隨手施展出一道今川家基礎靜音結界,隨后手中變幻不停,法力凝聚的符文源源不斷的出現又消失。

    直到折磨了絲羅半個小時,他才停手。

    若論磨滅鬼怪靈體的野性,陰山派的手段多不勝數,在這劇情世界中就算八岐大蛇怕也沒有商彪精通。

    所以對絲羅他還是留情了,雷火煉魂剛預熱了一番,看她承受不住便停手了。

    “嗡~”

    法劍被絲羅從腰間的皮包中掏出,輕鳴一聲,如倦鳥歸巢般飛入商彪手中。

    “老伙計,好久不見!”

    商彪摸著法劍,柔聲說道。

    相比于人,他還是最喜歡這冷冰冰卻永遠不會背叛自己的死物。

    之前便從無雙的口中得知法劍被絲羅搶走,她多次討要都沒有得手。

    在這點上,商彪相信無雙是不會撒謊的。若安倍益材拿到法劍,肯定會還給無雙,若是沒有這點人品,他也不值得眾多妖怪相助。

    “若是不想死就在葛葉生產那天出手殺了她,若是讓那孩子降生,死的便是你!

    只要葛葉死了,這寄身物還給你也不是不行。不要想著和我討價還價,你現在沒有這個資格,自己死或者葛葉死,就這兩個選擇!”

    絲羅低垂著眼皮望了商彪一眼,口中的話咽了下去。

    商彪的一縷魂力融入她體內,絲羅沒有反抗,她知道這肯定是某種監視手段。

    在當初逃跑的時候,她就預想過有這一天。因此才會留在安倍益材身邊,尋求幫助。

    只不過之前安倍益材一心營救自己妻子,并沒有時間幫她解決后患。

    好不容易等到安倍益材功成,商彪這煞神卻找了上來。

    “葛葉從來沒有得罪過你,殺她是為了那尸傀么?”

    沉默片刻,絲羅起身走了幾步,開口問道。

    “你可以這么理解,這件事她并不知道,你若是多嘴,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魂飛魄散。”

    商彪見她誤會,也沒多解釋,順著絲羅的話警告了一句,便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幾天之后,風塵仆仆的厲雄趕來。之前和他通話的時候,青龍還沒有得手,現在不知如何,商彪開口問道。

    “任務完成了么?”

    “那還用問,你這邊什么情況。”

    “葛葉不是今晚就是明天生產,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你要是今天不來,我都準備晚上自己動手了。”

    商彪和厲雄簡單說了下這邊的情況,包括安插絲羅當內應,和手下僵尸叛變都沒有隱瞞。

    “臥槽,大兄弟,你特娘的還真是個人才。我在影院混了這么久,還真是頭一次真正遇到這種事情。以前都是聽他們老演員說過,沒想到還真被我見到了。

    不知道你是運氣好,還是倒霉。哥給你免費科普一下,省的你吃虧了還不長記性。

    影院對新人演員的前三場劇情,都會放松一些限制。比如寶箱的掉落率增加,或者免費收取一些無關緊要的龍套鬼怪妖獸寵物。

    你的那具僵尸估計最少是配角級別的劇情人物,否則不會出現這種主動參與其他世界劇情的事情。

    你怕是不知道,這種配角都有自己的角色安排,一般情況下你根本帶不出來。也只有借著新人的限制降低,才有那么一絲可能。

    而現在,她肯定是遇到了和自己角色安排相似的劇情,受本能的影響,才會叛變你插入這個世界的劇情發展。”

    厲雄吧嗒了下嘴唇,似乎還有些話沒說出來。

    “這么說,就算我這次強制帶她離開,以后還是會遇到這種事情?”

    “聰明,除非你讓她將原本自己的角色安排經歷之后,才會不受本能影響。

    不過這種劇情人物很容易受主角影響,沒點本事老哥勸你還是不要用的好。小心哪天泄露了影院信息,你可就死的太冤了。”

    “明白,我會處理。”

    不用厲雄說,商彪也準備抹除無雙的靈智。

    “不過說起來,咱們契約的式神也差不多。厲害是真厲害,不過他娘的,要是結束后得不到后續劇情邀演,完成這式神的后續角色安排。就算花大價錢帶回影院,以后也很容易叛變。

    媽的,要不是融合不了妖怪血脈,鬼才會契約這什勞子式神。”

    商彪聽到厲雄抱怨,疑惑著問道:“這么說白忙活一場,十二式神就能在這劇情里面用用?”

    厲雄撓了撓頭,忽然露出羨慕的神色看著商彪說道:“也不算白忙活,肯定會讓咱們花片酬將式神的天賦轉換為通用技能。

    老弟你這幾次影票收獲不菲,蘇瑾也是個富婆都能出得起。我可拿不出這片酬,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機會溜走。”

    商彪沒說話,他知道就算自己說現在身無分文,是個妥妥的窮鬼,厲雄也不會相信。

    聊完式神,商彪又將自己設想的行動計劃和厲雄說了說,讓他查漏補缺,看看有什么要增加的。

    之后,便一起等著葛葉生產的時間到來。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