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抗日之暴力軍團 > 第2640章 明白了
    趙廣才和李德福的失敗,讓他們立馬撤退到了守門村。

    當徐利來知道他們竟然雙雙失敗,那是大為惱火,可不嘛,他們多少人?竟然都失敗了!

    當徐利來剛剛見到了李德福。

    那李德福驚魂未定,他一把抓住徐利來的胳膊,“司令,司令,八路軍來了!”

    徐利來皺起眉頭,把他的手甩開,然后說道,“怕什么?恩?”

    “八路軍從野狼谷過來,他們勢如破竹!”李德福咽了一口唾沫,“司令,咱們打不過他們的!”

    “真是丟人,你的人呢?我可是聽見了槍炮聲,怎么?沒有和八路軍怎么打?”徐利來問道。

    “司令,我把人派過去打趙廣才了,那個家伙,我覺得,八路軍能來,八成是和趙廣才有關系,您覺得呢?”李德福看著徐利來,眼睛中充滿了恐懼。

    “那趙廣才呢?你把他打敗了沒有?”徐利來問道。

    “我讓初八去打了,想來,我們也給趙廣才痛揍了一頓,司令,趕緊下令,先把那趙廣才給抓住才行啊!”李德福說道。

    徐利來也有些頭疼,他實在不知道,這個趙廣才這這其中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如何能夠讓八路軍突破了野狼谷和盤龍坡?這兩個地方,那可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啊,有如此的地利優勢,他們怎么這么不珍惜?

    不過,趙廣才確實讓人懷疑。

    “李德福,你不要緊張,現在我已經派人守住了谷口,沒有人能夠進來,我們就在那里架設一架機槍,八路軍過不來!”徐利來說道。

    剛剛說完這句話,就有人進來,“司令,有人來了,說是李副司令的**!”說完,徐利來就讓人進來。

    只見李初八進來就一下子跪下,“司令,我有罪!”

    李德福趕緊過去,“初八,到底怎么回事兒?那趙廣才呢?殺了沒有?”

    李初八搖著頭,“司令,沒有,本來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殺他,結果,八路軍在背后襲擊,那趙廣才奮起反擊,讓我們也損兵折將,這孫子,八成是投了八路了,不,百分百的投了八路了!”

    這么一說,徐利來心里頭的石頭就越來越大了,“你說的當真?”

    “當真!司令,我一句假話沒有說,八路軍打我們,趙廣才也打我們,他們的槍口就沒有對準過八路,他們不是投敵是什么?”李初八說道。

    “好你個趙廣才!”剛剛說完這句話,徐利來就喊道,“來人,不管如何,都得把趙廣才給我抓到,這小子竟然敢投敵!”

    沒一會兒,就有人進來,“司令,趙廣才來了!”

    “他來了?”徐利來一拍腦袋,“把他給我帶進來,我倒要看看,這小子的嘴臉是什么樣子的!”

    說完,兩個人把趙廣才五花大綁的就綁了進來。

    趙廣才一看這架勢,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是進來之后,就被人摁著跪下。

    “趙廣才,你可知罪?”徐利來問道。

    趙廣才還一頭霧水呢,那李德福就站在徐利來的身后,然后說道,“趙廣才,你投了八路軍了,現在還敢來,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投敵?”趙廣才一聽,這才明白了,他立馬從地上站起來,“李德福,老子還沒有找你算賬呢,你什么意思?讓李初八去打我,什么意思?”

    “跪下!”李初八過去,又把趙廣才給摁下。

    “司令,李德福平白無故的讓李初八去打我們辛江村,不是我命大,怕是已經死在他的手上了,我看,這小子才是心懷鬼胎吧,八路軍從他們野狼谷過來,連累了我們村兒!”趙廣才說道。

    “放屁,你小子投敵,現在敢胡亂說話,看老子不打死你!”說著,李德福過去舉起手就要打。

    “等等!”徐利來喊道。他走到趙廣才的跟前,“我還有話沒有問他!”

    “司令,李德福這小子來了一個惡人先告狀,媽的!”趙廣才喊道。

    “他是不是惡人先告狀,我暫且不知道,但是,你得老實給我說清楚,這是怎么回事兒?”說完,徐利來把那封信給了趙廣才。

    趙廣才愣了一下,他趕緊拿過來,然后看著,上面的內容,著實把他自己也嚇了一跳。

    “這……”

    趙廣才驚訝一時語塞。

    李德福笑了,“看看,司令,這真是證據確鑿啊!”

    “王八蛋,真是哪個狗日的污蔑我?”趙廣才說完就站起來,“司令,我絕對沒有寫過這個!”

    “你沒有寫過?那你可曾經收過八路軍的信?”徐利來問道。

    “收過,下午的手,我收到過!說是讓我投敵,然后八點準時進攻野狼谷,我對此嗤之以鼻!”趙廣才說完,“這封信我扔了,真的,司令,我沒有騙你!”

    “這不是你寫的回信?”徐利來又問道。

    “司令,你可不能相信這個家伙呀,這家伙要是沒有投敵,他為什么要對初八開火?”李德福喊道。

    “李德福,你小子敢賊喊捉賊?不是李初八干我,我能干他?”趙廣才喊道。然后他扭頭看著徐利來,“司令,我趙廣才認識幾個字,可是,讓我寫,我可寫不出來這么漂亮的字兒,你不會也認為,這封信是我寫的吧?”

    徐利來看著他,按照他們的意思,他有了一種感覺,他們上當了,上了八路軍的反間計了。

    他緊緊的握著拳頭,那趙廣才又說道,“司令,我要舉報,他李德福和土匪勾結,土匪剛剛也打了我!”

    “土匪?”徐利來看著他問道。

    “是啊,司令,那土匪確實打了我,看那樣子,我就能夠認得出來,那確實是土匪!”趙廣才說道。

    聽到這兒。李德福趕緊說道,“放屁。那土匪是幫著老子打八路的,怎么可能去打你?再說了,我讓初八去的時候,就讓土匪守著野狼谷!”

    這話一出,徐利來立馬一巴掌就打在了李德福的臉上。

    他很生氣的吼道,“狗東西!”

    很明顯,這一切都很明顯了,徐利來一下子明白了,這所謂的土匪肯定是和八路軍一起的,然后來了一個內外夾擊,先從野狼谷進來,攻占了業戶村,然后合兵攻打下來辛江村,這是多么簡單的事兒,到了他這兒,竟然想了這么半天。

    但是,李德福還是不明白,他看著徐利來,然后問道,“司令,你打我?”

    “李德福,你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咱們都中計了,而你,現在還蒙在鼓里!”徐利來說道。

    “啊?”李德福還是有些不明白。

    “很明顯,八路軍是竄通了土匪,野狼谷,竟然能輕而易舉的攻占了,這也是夠了!”說完,徐利來攥緊拳頭,然后砸在桌子上。

    這下子,就是一個糊涂人,他怕是也明白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了。

    “司令,那……”

    李德福結結巴巴的說不清楚話。

    “什么也不要說了,現在也不是我清算你的時候,接下來,我們要先要守住谷口,然后見機行事!”徐利來說道,

    “是!”

    徐利來讓人把趙廣才的繩子解了,然后就說道,“這次,我們在八路軍身上可是栽了大跟頭,不過,接下來,你們就不要輕舉妄動了,沒有幾個人,就不要一天天的想著報仇,報仇是早晚的事兒!”

    當天晚上,徐利來睡下,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他的床邊,徐利來想起來,但是被黑衣人摁住,“徐司令,這敗仗,敗的夠可以的!”

    “這次我們上了八路軍的當了,要不然,我們不會輸得!”徐利來說道。

    “我答應給你的東西,明天一大早就到,人員我也給你配備了,當然,為了統一指揮,我會派我的助手去幫你,一切軍事上的行動,你聽他的就行了!”黑衣人說道。

    “誰?”徐利來趕緊問道。

    畢竟,這是要奪權的節奏,他徐利來再不濟,也是這次的領頭人,要是真的有人來指揮打仗,那他可就真成了一個架空的司令。

    “我剛才說了,是我的助手,至于叫什么名字,明天你就知道,好了,祝你晚安!”說完,黑衣人就要走。

    徐利來一下子起來,“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嗎?”

    “名字不過是一個代號,不過,你要叫我,那就叫我老黑吧!”說著,黑衣人出了門兒,然后把門兒給他帶上就離開了。

    徐利來趕緊下床,到了門口,開了門兒,那黑衣人卻已經消失了。

    這么短的時間,黑衣人已經不在了,這讓他覺得有些可怕。

    不過,這老黑到底是什么人?

    迫切想知道的徐利來這次怎么也想不通,鬼子?還是國軍?

    果然,到了第二天的時候,村子外頭就來了很多人,這些人穿著普通,但是那精氣神看起來和他們這些村匪一點都不一樣。徐利來趕緊迎過去,“你們好,你們好!”

    這時候,一個高個子,濃眉大眼的男子出來,他穿著羊皮襖子,頭戴羊毛帽子,但是腳上卻穿著一雙靴子,“你就是徐司令?”

    徐利來趕緊點頭,“是是是,閣下怎么稱呼?”

    那男子看著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叫我蔣英吧!”

    徐利來點著頭,然后又問道,“那老黑讓你過來,說讓您擔任什么職務了嗎?”

    “參謀!”蔣英說道,

    “參謀?”徐利來怎么會知道,這參謀是什么意思。不過,既然有職位,那就不發愁了,他趕緊的把蔣英等人接到屋子,然后讓人倒了茶水。

    說起來,那蔣英也有意思,他在村子中來來回回的走了好幾遍然后,用筆在一個本子上寫寫畫畫,徐利來叫了他好吃讓他喝茶,他就沒有理會。

    為了安頓這些人,徐利來就讓人去把很多老百姓的房子搶占過來,然后象征性的給了一些賠償。

    好不容易等到蔣英進來,徐利來就笑著彎著身子,“蔣參謀,不知道,你在村子轉什么呢?”

    蔣英看了他一眼,“有些事兒你最好別問,老黑沒有和你說嘛?軍事上的事兒,我說了算,你只要給我負責好后勤工作就行。”

    吃了閉門羹的徐利來那是有苦說不出,趙廣才和李德福一樣,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徐利來怕過誰,這個人可是第一個,可見,眼前這個人那是他們誰也不敢得罪的。

    簡單的喝了茶,然后,蔣英就讓他們去休息,而他又到了谷口的位置,上下比劃著,然后點點頭。

    徐利來全程跟著,他的腳都快凍僵了,但是,他蔣英還在走。

    就在徐利來準備說他想要回去歇歇的時候,蔣英就問道,“徐司令,不知道你們這兒還有多少兵馬?”

    徐利來趕緊回答道,“蔣參謀,實不相瞞,我們現在這里,還有四百三十七個人!”

    “也就是加上我們來的,有五百二十多個人,也行!”蔣英說道。

    說完,蔣英就看著他,“徐司令,你先回去吧,我再轉轉!”

    “好好好!”徐利來早就想走了,這冰天雪地的,難道,這蔣英是在賞雪?他這么大的雅興?先不管其他的,他趕緊的跑著回了屋子,在炭盆跟前烤著火。

    而蔣英,依然在轉著。

    好不容易看到蔣英回去休息,趙廣才和李德福趕緊到了徐利來的房間,“司令,這個蔣參謀有什么來歷嗎?”

    “打聽那么多干什么?”徐利來問道。

    “就是看著這個蔣參謀很高冷,這家伙,到底是做什么的?竟然能夠來我們這兒耀武揚威,我看不慣他!”李德福說道。

    “就是,司令,司令可比參謀的官兒要大吧,怎么可能讓他在軍事上說了算?這兒,可大部分是咱們的兄弟,他們頂多來了五十個人,怎么著?這五十個人來了就想鳩占鵲巢?”趙廣才說道。

    徐利來冷哼一聲,“你們知道什么?恩?不知道,就不要在這兒瞎說,小心哪天你們的舌頭不在了,可不要來我這兒哭哭啼啼的找存在感!老子可不稀罕!”

    說的也是,這倒讓趙廣才和李德福兩個人閉口不談了。

    另一邊的楊飛第二天也開始風風火火的進行土地改革,村子的很多地痞惡霸跟著到了守護村,這是反身農奴,所有的田地一下子被分給了那些農民的時候,他們高呼萬歲。

    雖然這些事兒在進行,但是,楊飛的心里還有一塊石頭,那就是他們背后這座山后的守門村,如何能夠拿下守門村,似乎成了亟待解決的問題。

    他們坐在一起,楊飛把這事兒和大家說了之后,大家也暫時沒有辦法,畢竟,能直接到達守門村的谷口,現在被村匪占據著,他們只要露頭,肯定就被打的粉碎。

    “團長,雖然守門村暫時我們拿不下,但是,我相信,村匪也不敢再來了!”趙啟發說道,“昨天我們已經把他們打怕了。這土匪死傷幾百,應該沒有什么戰斗力了吧?”

    “但愿如此,但是,這始終是一個隱患。這些村匪還在我們眼皮下面,不過,這也給我們提了一個醒,對敵人,不能掉以輕心!要是我們先占領了谷口,就全部把敵人扼殺在這里了,只怪我們對這里的地形不熟悉!”

    “團長,不要自責了,我們昨天其實已經打了非常漂亮的一個仗了,想要對付那些村匪,應該只是時間的問題。,。我認為,要徹底消滅這些村匪,就必須繞過大山,然后徹底消滅他們,雖然我們繞過去會花費一些時間,但是,這也是最便捷的一個方法了!”劉集說道。

    “劉集說得對,既然村匪是隱患,我們就要制定策略,繞過去,給他們一個措手不及!”瘦猴也說道。

    “不過,你們注意到一個細節沒有?”楊飛看著他們問道。

    “細節?”他們相互看著,然后搖頭,“團長,你說的是什么?”王志飛問道。

    “按理說,這些村匪只是普通的村匪,可是,昨天和他們打的時候,他們手上竟然還有沖鋒槍,這武器比我們的都好,我擔心,這里面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勢力參與?”楊飛問道,

    “沖鋒槍?”一想到這兒,趙啟發就說道,“是啊,我怎么把這個給忽略了,昨天,那些村匪確實有用的是沖鋒槍,我們繳獲的武器中,確實有沖鋒槍,團長,你說,這會不會是鬼子遺留下來的?或者說,是不是鬼子暗中幫助的這些村匪?”

    趙啟發想的不是沒有道理,可是,楊飛搖著頭,“我擔心的,其實并不是鬼子,鬼子已經被我們殲滅了,這些鬼子想要指揮這些村匪,怕也不容易!”

    “那就是國軍了!”趙啟發說完,然后你就驚訝起來,“團長,前段時間,那鄧奇走了,你說這鄧奇……

    “不是吧?”王志飛驚訝道,“鄧奇是國軍的,難道,是國軍暗中幫助的村匪?”

    楊飛皺起眉頭,“很有可能,這些村匪短時間內竟然有了沖鋒槍,這足以說明,這個問題的不簡單!”

    “要是國軍,咱們也不怕,他們不露面,咱們就敢打,怕什么?”瘦猴說道。

    “我也不怕,可是,這牽扯的利益很多,劉集,開完會,你直接去縣城,找到旅長,把咱們的猜測和旅長說一說,看看旅長是什么意思!”楊飛說道。

    “是!”

    “不是國軍還好,一旦是國軍,我想旅長也不會不管,他們既然敢和我們打,老子也不怕他們,誰說小米加步槍不行,老子偏要給他們看看,看看小米加步槍是怎么打的勝利的!”楊飛的手一拍桌子。

    讓很多人精神一顫。

    “團長,那咱們是不是要繞道去守門村?”瘦猴問道。

    “不管旅長怎么說,咱們先做好打的準備,瘦猴,完了之后,你就趕緊吧兵馬給我集合起來!”楊飛說道。

    “是!”瘦猴立馬回答道。

    “即便是暫時不打,也得讓同志們把精神繃起來,做好隨時戰斗的準備。”楊飛說完,然后看著秀才,“秀才,這里藥交給你,這里的事兒比較多,你就負責兩個村子的土改,有什么不知道的,就去問問席項沖。”

    “團阿哥,你放心吧,我在席項沖身上學習了很多,這次,我相信我能夠自己完成!”秀才說道。

    “好,既然這樣,大家散會,在沒有得到旅長的答復之前,大家先去協助搞好兩個村子的土改工作,我么一定要齊心協力的把這個土改搞好!讓老百姓徹底解放土地,讓大家有安全感!”楊飛說道。

    “是!

    劉集帶著楊飛的疑問找到了李繼光。

    ;李繼光和王偉兩個人商討了一下,要是真的是國軍,他們到底要怎么辦。

    王偉看著李繼光說道,“旅長,這事兒確實是牽扯到國共合作的大事兒,但是,要是國軍敢打第一槍,我認為,我們有要還擊的必要!”

    “政委,我完全同意你的說法,但是,需要楊飛注意的是什么,你得和劉集說清楚,楊飛這小子,能在你的話中,找到對策,我擔心,他還闖禍!”

    “根據國際法,要是你們去打守門村的村匪的時候,遇到了國軍,國軍沒有開槍,你們就沒有必要開槍,要是發現是國軍和你們開槍了,你們也就不要藏著掖著了,打就是了,你們打,我頂著,我和老總匯報就可以了!”王偉說道。

    劉集一聽這個,立馬熱血沸騰,“是!政委,按照您說的,那么,我們可就不客氣了!”

    “打可以,但是,一定要找到村匪的要害打,我們八路軍,不打沒有準備的仗,但是,別人挑釁,就必須給我還擊回去,我也相信,楊飛這小子不是吃虧的那種!”

    “旅長,你就放心吧,我回去把您說的話和我們團長傳達!村匪一時囂張,我們就要把他的囂張憋著,讓他們無處撒野!”劉集說完,轉身就走。

    李繼光看著王偉,“政委,這第一槍很是重要啊!”

    “是啊,但愿,咱們不開第一槍!”王偉說道。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在国外开按摩店赚钱吗 重庆幸运农场 如果一个男人向赚钱看齐 北单比分直播500 极速飞艇 赚钱鸡汤文 极路由怎么赚钱 山西11选5 英雄联盟封号查询 加工餐巾纸赚钱吗 球探网足球前瞻分析 卖蔬菜能否赚钱 辽宁快乐12 录快递单号赚钱现实吗 网游麻将充钻怎么赚钱 雷速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