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春妝 > 第091章 叮嚀
    “聽明白了,姑姑。”眾女齊聲應道。

    袁尚寢這話幾乎已經挑明了,就是讓她們留神西苑的那些淑女。

    那位彈了半夜琴的華淑女,如今可是名傳六宮的。

    而在昭和、樂成兩殿,至少還住著二十來位淑女,其中一些是始終不曾晉位的,便如華淑女之流;另有一些則如之前與梁美人打架的吳淑女,因了各種各樣的原因被降了等。

    無論是她們中的哪一種,眼見得皇帝舉宴,天顏近在眼前,那還能坐得住么?萬一有哪個膽大包天的,硬要往陛下跟前湊,那就是大事了。

    袁尚寢此言,意在提醒諸人小心,莫要被這些人利用了,亦莫去招惹這些閑事。

    紅藥便暗自搖頭。

    袁尚寢這話,說得太過于輕松了。

    宮人本就是奴婢,那些淑女位份再低,也是主子,主子若是定要奴婢做什么,奴婢能說個“不”字兒?更何況她們這些小宮女,根本就是草芥一般的存在,隨便來個管事就能定了生死,又哪有本事與主子抗衡?

    袁尚寢這是當女官當久了,渾忘了宮人難為。

    思及此,紅藥不由滿腹憋屈,無力更兼無奈。

    前世的時候,根本就沒這些麻煩事,而今生卻是一樁連著一樁,讓人防不勝防。

    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

    立在煙波橋上,望著眼前的千頃波光,紅藥委實很想一頭扎進去,干干脆脆地病它一場,躲開這些麻煩。

    卻也只是想想而已。

    外安樂堂如今也不太平。

    有個老太監得了傷寒,已經傳了十好幾個了,病死的至少有一半兒,如今那地方是有進無出,堪比閻羅殿。

    紅藥不想去冒這個險。

    自個的身子,自個保重,備不齊明晚什么事都沒有,平平安安就過去了呢?

    紅藥不停地這樣安慰著自己,心里仍舊七上八下地。

    再發了會呆,眼見得天將向晚,她只得怏怏回了屋,用了一頓無滋無味的晚飯,方才睡下。

    一夜無話。

    次日一早,東邊的天空方現出一抹鴨殼青,紅藥便醒了。

    昨晚她睡得早,此刻精神完足,躺了一會,到底躺不住,索性起床梳洗,又去窗外給芍藥澆了些水,收拾停當,便去大膳房用早飯。

    半路上,恰遇著紅梅并另一個叫劉壽芬的司輿處宮人,亦是要去西苑當差的,三人便做了一路。

    “我昨兒還以為,今天下晌才去西苑幫忙,不想竟是一早就要去。這一去,怕要天黑透了才能回。”劉壽芬當先道,圓潤姣好的臉上,含了幾分憂色。

    她在宮里呆了好幾年,頗知“宴無好宴”的道理。

    紅梅卻是一臉歡喜,濃眉大眼都笑開了,拉著紅藥一個勁兒地道“那多好哇,那多好哇。聽說瓊華島晚上還要放焰口呢,咱們正好瞧瞧。”

    見她一臉地神往,紅藥與劉壽芬對視一眼,搖頭不語。

    紅梅此前一直在大凈房當差,紅藥兩世與她結識,都是在刷恭桶之時,而自自來到尚寢局,她又在司燈處打雜,平素很少有機會出門兒,如今得以去西苑,自是歡喜不禁。

    去大膳房用了早飯,三人復又轉去尚寢局小院兒,與眾人匯合。

    此時已是卯正時分,天邊的魚肚白漸漸轉作艷麗的緋色,再數息,紅光耀目,流金般的薄云擁出一輪紅日,屋脊上金波流轉,刺得人張不開眼。

    “這天氣倒真不錯,晚上的月亮想必也好看。”抬頭看了看天,于壽竹含笑說道。

    她今日負責把眾人領去西苑。

    說罷此言,她又轉眸望向紅藥等人,柔聲道“你們好生當差就是,不過一天的功夫也就得了。袁尚寢說了,等回來了,都有賞。”

    諸人齊聲應是,其中又以紅梅的聲音最為響亮。

    能瞧熱鬧,又有賞錢,她快要樂暈了。

    于壽竹便命眾人排了隊,挨次將她們喚至近前,從頭到腳細細端詳一遍,見眾人穿著打扮并無逾制之處,方頷首笑道“很好,咱們這便去吧。”

    說著便當先提步,眾女魚貫跟上。

    因有東平郡王府一家入席,且六宮差不多的貴主兒們皆要于西苑領宴,故這一路前往西苑,關卡比往常嚴了數倍不止。

    除尚宮局并宮正司的人手外,御林軍、金執衛及內府亦加強了巡視,行不上數步,便會有一隊拿刀仗劍的兵卒或侍衛,肅容而過。

    至此,紅藥等人盡皆斂首低眉,大氣不敢出,只埋頭趕路。

    沿玉帶河一路南行,過了五、六道關卡,復又轉西,出了西華門,便是西苑了。

    此時已是天光大亮,眾人才一跨入苑門,便有一陣清淺的花香,攜風而至。

    “好香啊。”一個小宮人悄嘆一聲,抬頭四顧。

    院門處,幾樹晚黃開得正好,翠葉間碎金點點,地上滿是落英,半萎的花朵殘香裊娜,雜在新開的花香中,恬雅清瑟,直叫人心神一爽。

    這里不比那些關卡,倒是用不著那樣嚴守規矩,于壽竹便笑著輕聲道“聽說這木樨樹還是成祖皇帝親手種下的呢,如今也快百年了。”

    包括紅梅在內的三、四名小宮人,皆是頭一次來西苑,此際便免不了東張西望起來,時而悄聲議論。

    唯有紅藥,目不旁視,行止端莊,很有些鶴立雞群之意。

    于壽竹見了,暗自點頭不語。

    據她所知,紅藥沒來過西苑。

    前番中元節時,紅藥自愿替了芳葵的班兒,在小庫房守了半宿,遠遠躲開了那熱鬧。

    此際,她雖然人在苑中,卻仍舊謹守規矩,一眼不多看、一步不多行,于壽竹越發覺著,這孩子她真是要對了。

    在拐角的梅花門驗過腰牌,眾人便直奔瓊華島,一路上,于壽竹有意放慢腳步,逐一指點著各處殿宇亭臺,不只說出其名目,更細說了這些地方派什么用場,何處有人看守、哪條岔路通往哪里等等,末了又道

    “你們只把這幾處記牢了,若等會兒得了閑,再自己走上一遭。只要記熟了路,便不會跑錯地方,有什么事,你們也知道往哪里去找人。”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