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北斗帝尊 > 第兩千二百七十四章 天機不可泄露
    “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我盡全力也只拖了七天的時間,七天后一場血戰將不可避免。”

    凌霄寶殿內,天庭眾高層匯聚一堂,其中包括圣靈百族的眾強者以及九大戰將,李木已經將仙墟界外面的情況詳細說了一遍。

    “沒想到他們來的這么快,好在我們九人在天帝所贈本源之珠的輔助下,七天內足以恢復到往日的巔峰,這樣一來我們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勝算的。”

    聽完了李木的所述之后,孔宣緊握著雙拳道,戰意高昂。

    “什么?始祖你們這么快就能恢復到往日巔峰,那要是這樣的話,我們根本不需要怕了啊!”

    “就是啊,雖然對方有四個半步仙王級別的存在,但始祖們處在巔峰時,都能力敵半步仙王,即便是在短時間內無法取勝,至少拖住一段時間還是沒問題的,這樣天帝大人便能一一收拾他們了。”

    一聽孔宣所言,圣靈族眾高層當即臉色大喜,原本較為悲觀的心情,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你們太高估我們了,雖然我們九人能力敵半步仙王,拼盡全力甚至還能擊殺半步仙王,但像九天之主那種級別的存在,我們根本無法力敵。”

    “九天之主乃天道分身所化,全都精通三千本源大道法則,這樣的人物都是同階無敵的存在,更何況我們還未到半步仙王的境界。”

    鳳凰面露無奈的插嘴道。

    “啊,那怎么辦,若是無法力敵四大半步仙王,我仙墟界根本就沒希望了啊。”

    侯君尐臉色難看道。

    “辦法我的確是沒有,不過天帝大人既然要了七天的時間,我相信心中應該已有良策了吧。”

    鳳凰轉頭看著李木道。

    “唉,艷彩戰將太看得起我了,良策說不上,只能說有一個或許還算可行的辦法。”

    李木苦笑著感慨道。

    “還算可行?那請天帝說來聽聽,若是可行的話,那我們就照法執行。”

    一聽李木所言,斗天戰將眼露精光道,其余眾人也都將目光匯聚在了李木的身上。

    “雖然我只爭取到了七天時間,但我卻可以延緩我天庭時間的流逝速度,大概能將七天變成七年。”

    李木說出了他的辦法。

    “七年?這莫非就是仙帝昨天和我們所說,改變時間流轉速度的那件事?”

    孔宣神色古怪的問道。

    “不錯,昨天我因為這事太復雜,所以沒有和你們說清楚,其實我早就讓我天庭第一陣法師,在準備布置一座禁忌仙陣了。”

    “這座禁忌仙陣名為永恒仙陣,是一種罕見能逆轉時間規則的陣法,目前此陣已經布置的差不多了,只要將這陣法布置在我天庭,那便能讓我整個天庭的時間流轉速度變慢三百多倍。”

    “到時候我天庭一年,外界才一天,這樣我們便擁有近七年的時間來備戰了。”

    李木詳細的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可就七年的時間,我們還是不足以和神之盟此次前來的大軍相抗衡啊,畢竟我們不論是兵馬還是頂尖戰力,都和神之盟大軍相差甚遠。”

    “七年時間對我們這種修為境界的人來說,根本起不了多少所用,連突破一兩個小境界都成問題,神之盟一方不說四個半步仙王,光是仙級人物都有三四十人之多,還有三千多帝級戰力。”

    “實力相差太過于懸殊,別說七年時間,就是七十年,哪怕是七百年,以我仙墟界現在的實際情況,都難以追得上神之盟。”

    白嵐情緒低落的說道。

    “雖然我不太喜歡白嵐道友的悲觀,但不得不說,他這話說的還是比較中肯的,修為境界上的差距,這是無法逾越的鴻溝,更何況神之盟的人現在還以北斗來要挾我們,天帝應該不會對北斗界置之不理吧。”

    不死邪王石破天突然開口問道,他出身北斗,所以對北斗界的安危格外關心。

    不單單只是石破天一人,青龍妖尊和侯君尐等北斗盟高層,也都露出了一絲擔憂,他們全都出自北斗,雖然以現在的修為足以遨游萬界,但北斗依舊是他們心中的牽掛。

    “北斗我當然不會置之不理了,畢竟我的根在那里,所以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北斗出事的。”

    知道石破天等人的心思,李木微笑著保證道。

    “天帝,現在我仙墟界已經被神之盟徹底包圍了,我相信整個界面都已經被徹底隔離了,在這種情況下,你如何去解北斗之圍呢?”

    虎賁戰將白嘯目露疑光的問道。

    “誰說我要去解北斗之圍了,區區三個神帥就想拿下我北斗,他神之盟的人也太小看我北斗了!”

    李木面露傲然道,一副對北斗信心十足的樣子。

    “哦,莫非我北斗還有隱藏力量,能抵御神帥的力量?這不可能吧,魔劫動亂幾乎都快將我北斗給毀了,也沒見有什么人站出來啊。”

    “就現在而言,也就藍天行和胡乣他們幾個,還留守在北斗,可他們連真仙都不到,根本不可能對抗神帥級別的戰力啊,更何況還是三個神帥。”

    見李木如此有信心,逍遙帝尊任天星微皺著眉頭道。

    “放心好了,我既然能說出這話,就肯定是有十足把握的,正所謂天機不可泄露,有些事情咱們只需看結果,至于過程嘛,并不重要。”

    李木并沒有過多解釋的意思,他隨口笑道,同時還不忘偷偷瞟了亙古一眼,正好撞上了亙古朝他投來的目光。

    “我知道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哈哈哈哈,這次神之盟要倒大霉了!”

    突然,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吳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似乎是用天機術算到了什么,頓時將大殿內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過去。

    “吳良,你這是算到什么了么?”

    就坐在吳良身旁的任逍遙忍不住開口問道。

    “無良兄!不得多嘴!”

    不等吳良開口回話,李木突然大聲的呵斥道,神情異常的嚴肅。

    “這任兄,你還是不要多問了,有些事情現在的確不可說,不可說啊。”

    看著李木神情嚴肅的樣子,即便是一向多嘴的吳良,也強行管住了自己的嘴巴,他知道有些事情的確不能開玩笑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